关于世卫组织

改变办公室–更换工作

Howard Sobel博士讲述了他根据西太区流动和轮换政策调动工作的经历。

联合国联合检查组在JIU/REP/2012/6这份报告中赞赏了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自2009年开始实行的流动和轮换政策,并建议本组织在此基础上制定一个全球流动政策。由于有了这一政策,在过去三年中有36名工作人员得以在本区域内移动。Howard Sobel博士在此讲述了他近期工作经历。他从菲律宾驻国办事处转到柬埔寨驻国办事处,后又转到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

Howard Sobel博士自1999年开始加入世卫组织,中间当他在一家设在华盛顿特区的非政府组织(在乌干达的一处难民营)工作以及在霍普金斯大学担任教员时有过几年停顿。就世卫组织而言,他曾在总部、驻圭亚那、柬埔寨和菲律宾国家办事处工作过。现在他在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工作。

请向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你的背景如何?在世卫组织工作了多久?

Howard Sobel:我是一位内科学家、儿科学家以及一名从事预防工作的医生——接受过三方面培训。1999年我自圭亚那开始从事世卫组织的工作,当时我担任扩大免疫规划官员。我也做妇幼卫生工作。就像在国家层面常常出现的情况一样,人们往往要做一种以上的工作。

你的工作从圭亚那开始,之后你又去了那里?

Howard Sobel:继圭亚那之后,我在华盛顿特区的一家非政府组织工作,之后去了乌干达北部的一处难民营。随后我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担任教员。2001至2003年,我重新回到世卫组织并在日内瓦艾滋病司工作。2003年,我转到世卫组织驻菲律宾国家办事处从事扩大免疫规划工作,最终我担任了妇幼卫生小组组长。2010年,我转到柬埔寨,担任妇幼卫生小组组长一职。这个小组的工作涉及孕产妇健康、儿童健康、扩大免疫规划、营养及其它事务。之后我又转到现在这个工作岗位,也就是区域办事处妇幼卫生和营养小组组长。

呆过七年,你对菲律宾肯定已经很熟悉了。转到柬埔寨的过程是否很艰难?你遇到了哪些挑战?

Howard Sobel: 前四年中,当发生不好的事情时我就把它应付过去,因为你也可以看到正在发生的好事。大约过了四年,每当发生一些不太令人满意的事情时,我就会想,“也许到了我换地方的时候了”,幸好每次我都呆了下来,一年内也发生了一些令人骄傲的事。

然而到柬埔寨工作属于一段非凡经历……在不同的体制、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情况下工作是非常不错的事。当你到了一个新国家,如果你有好的经验并且很实际,你就会发现你在哪里要做的工作存有更多相似之处,而非更多差异。

由于我在菲律宾已经积累了不少好经验,一到柬埔寨我真的就可以积极推动工作。正是由于这方面原因才使工作有了很大发展。起初我的家庭处于爬坡阶段——我的儿子已经在菲律宾定居下来。然而当他来到柬埔寨,却成为老师和学生等等方面的宠儿!人人都喜欢他,他变得成熟了,能够做许多事。在我最终决定要回来之前,我们经历了许多流泪的夜晚。对我的家庭而言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但当他来到这里,他立足的速度可能比我在目前的岗位上立足的速度更快一些。在穿戴方面他也没有落后,实际上他在柬埔寨变成熟了,现在他回来已经是一个十分成熟的将近16岁的孩子。

你认为西太区这种计划对其它区域和总部有何经验可言?

Howard Sobel: 我可以从自身经验说起,我本人的经验是正面的。我个人认为,区域办事处和总部几乎每一位技术官员都应当具有不同经历。这样他们就能明白,有的时候高层推崇的一些东西在国家这种脚踏实地的地方并不实用。每周我都会收到一些文件或要求,其中有许多对我本人的国家对口单位而言毫无意义。有了在国家的工作经验之后,人们就可以握有许多重要技能,我认为这是许多人所没有的。我希望这对许多人而言并不太晚,但我认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开始制定区域战略或者全球行动计划时每个人都能具备这种经验。

尽管我曾在其它国家工作过,但在那个时候去柬埔寨这个地方对我的职业生涯而言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它大大开拓了我的眼界,也真正充实了我在菲律宾所学到的东西,并将其用在一个在许多不同方面几乎完全不同的国家。

你认为每个人都要轮换?

Howard Sobel: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当往前走,我认为人们需要具有各类经验,这尤其是世卫组织赖以兴盛的方面。当我被派往加纳,帮助他们开展脊灰活动,这就可能是广泛接触。这是一次非凡经历,因为我带去了菲律宾的经验,我看到了一种另类文化,而到头来许多东西都是一样的——我当即看到加纳的问题与菲律宾是一样的,尽管情况大不相同。我认为每个人都需要在不同的领域具有广泛接触。

每个人都要轮换也是如此?我不能说这适用于每一个人,但我认为人们应该在获得广泛经验方面持开放态度,轮换是努力使人们所做的工作保持新颖的一种方式。

非常感谢你,仅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还会轮换,或者更换国家,或者你是否对你本人今后的路持开放态度?

Howard Sobel: 今后两年我肯定不会再换国家,也许再过两年也是这样。不过我再次表示,我并没有把自己框住,我对事情持开放态度。

留言

世卫组织改革秘书处欢迎各方对本篇以及Change@WHO通讯的其它文章所涉问题提出意见。

目前,我们可接收用英文和法文写成的意见并予以发布。如果你有意用其中一种语言发表评论,请使用本页上方世卫组织会徽旁的相关语言导航链接。

分享

联合国联合检查组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