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卫组织

会见执行委员会主席Joy St John博士

Joy St John博士是巴巴多斯的首席医务官员,并且是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的主席。执行委员会第132届会议之后,她与总干事办公厅的高级顾问Gaudenz Silberschmidt谈论了她的工作。

GS: 执行委员会主席做些什么?

JSJ: 执委会主席的责任过去已经作了规定。但作为执委会主席觉得很开心!我实在很喜欢在世卫组织主持会议!

“这是一次令人惊奇、令人振奋、令人愉快和极其有趣的体验。我热爱我所做的事情,我喜欢挑战,尤其是在出现一些摩擦时……从全球角度说,我们这些天取得的成果影响深远,这里不是清谈俱乐部,这里要产出许多成果。我认为我们基础良好,能够推动世卫组织改革并使其得到践行”。

Joy St John博士作为第132届执行委员会主席在其闭幕词中这样说。

GS:与其它会议相比更喜欢这里的会议?

JSJ:是!而且我要告诉你为什么。我所习惯的会议一般都是敞开心扉进行辩论,或者说,进行大量坦诚辩论,大家在会上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但在世卫组织,这种热情比较内敛,争论都在高技术水准上进行。挑战在于要达成共识和得出结论。这让我感到很有趣。

执委会主席还有监督改革的特权。所以开了很多会议(面对面的和虚拟会议),目的是推进世卫组织改革议程。参与一个组织的改革进程对我来说并不新鲜。在我刚被任命为首席医务官员后,巴巴多斯就负责主持“21世纪泛美卫生组织”进程,所以参与世卫组织改革就像是重温一个美好的回忆。执委会主席的另一个特权是主持一个小组工作,对世卫组织实施改革方面的准备状况进行评估。

我还是非传染性疾病专家小组的成员。因此与非传染性疾病和精神卫生部门有很多互动,尤其是最近在非传染性疾病行动计划方面,但过去我们也共同开展过工作,为讨论全球监测框架作准备。而且在此之前,我们还一起筹备了非传染性疾病问题联合国高级别会议。所以在努力推动非传染性疾病议程方面也与我密切相关。

我非常努力去做的另一件事是确保主席团(副主席和报告员)能够参与决策,我们讨论了执委会的议程并将在五月下届执委会召开前不久举行会议。主席团也是负责监督世卫组织改革评估工作的小组的一部分。我们有很多互动,尽管不如我所希望的那样多,但我们确实开展了很多互动。

GS:你将多少工作时间投入执委会?

JSJ:我无法将这一时间量化。我通常在早上2点到4点醒来,并着手世卫组织的工作,审查报告,阅读文件。一月份的会议有大量准备工作。我还在这个时间与世卫组织进行许多联络。所以,我每天很早就开始世卫组织的工作,几个小时之后,我前往卫生部处理我通常的工作,晚上回到家后又捡起要完成的工作。但我从未觉得这是种打扰,相反却总是感到很愉快。就好像我同时在做两天的事情。我的工作不是很一致,但我全年保持这样一种节奏。我还经常旅行,主要是定期去日内瓦。自我担任执委会主席以来每月都得去。这是个很好的百分比,可能没有高达50%,但可以说40%吧。

GS:作为执委会主席,你对改革方面取得的哪项成就感到最骄傲?

JSJ:关于改革吗?应该说是对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作用的加强。我没有经历过很多该委员会的会议,但我觉得对一个强有力的机构来说,这是巨大的浪费。不过在我们对该委员会进行改革后,可以说救了我的命。如果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没有按照我们期望的方式作为改革一部分发挥作用,我们将不可能完成整个议程。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的议程得到了拓展,其决策权也得到了加强,因此做了很多工作,很多重要的工作。这是一项巨大成就,你们可以实时看到结果。我对此感到很高兴。

GS:你希望在哪些领域看到更多成果?

JSJ:我感觉在动员世卫组织职员参与改革方面还需要多做些工作。同时,在世卫组织开展自己的业务时需要确立一个具体管理变化的程序和梯队,否则仅仅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手,该做的事情便做不了。不过我认为必须迅速推进并扩大各个层面职员的参与——必须特别强调是各个层面的职员,因为世卫组织不只限于总部 。而且我觉得可能需要有一个专门审查改革的小组。

GS:这么说我们希望这次访谈还将能够促进职员的参与!

JSJ:在世卫组织这样一个复杂的机构里,你很难总是让所有人都满意。我们知道全球卫生领域中有很多各自的利益考虑,我们也知道卫生组织范畴的政治,远远超越于政党政治之上,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你不可能总是正确,但你必须公正。在这方面,不仅仅是简单的必须,而是必须要负责地使公正原则得到伸张。

GS:在支持改革方面,你想向下一任执委会主席提出什么建议?

JSJ:做到良好交接。我的任期始于2011年1月,所以在过去两年中看到了执委会的发展。新来者不曾积极参与这一进程,决不可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因此,你必须清楚知道世卫组织是个什么样的机构,最好的建议就是做到良好交接,自己进行一些采访,特别是对秘书处。

GS:你希望对会员国提出什么建议,你希望它们在哪些方面给予支持?

JSJ:它们需要关注世卫组织的改革进程。那些向我们提供信息并让我们了解进展情况的文件非常好。各会员国要阅读这些文件,而且要提供意见和建议——不只是通过执委会的SharePoint。如果它们有机会访问世卫组织,应当同像你这样的秘书处人员进行交谈。当你开始一个如此复杂的改革进程时,反馈意见非常重要 。我肯定你们在收到一些反馈意见。但是某些国家的某些答复以及所有三个层面的某些答复,你们不一定能够获得。会员国得表明a)你们的工作做得好,或b)做得不好,以及c)我们正是希望这样来进行改善。

GS:这里你提出了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因为会员国和工作人员确实都面临这样一个挑战,就是尽管我们作出了努力,但却很难获得有建设性的批评和反馈。目前我们还不知该如何从那些有时间并愿意思考的人那里获得这类批评和反馈。

JSJ:我认为这个问题部分上在于一切发生得太快。信不信由你,该进程的速度好比闪电一般。你很难脱身出来去审视和提出那种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你整个置身在周围迅速发展和变化的事态之中,已经成为它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最好设立一个负责管理变革的小组和一个独立于世卫组织运作系统的程序。

国家办事处和区域办事处中都有对应机构,如果能够将这些人汇集起来,他们或许能够在某种重点明确的专题小组中分享意见,相互提供经验和信息。我认为这些机制和方法可扩大反馈并消除障碍。

GS:四年后你希望在世卫组织看到什么情景?

JSJ:我最希望看到世卫组织所有三个层面更加协调一致。我还希望能够进一步加强各区域委员会。一些区域委员会拥有基础设施和资源,而另一些则欠缺。

此外,我想看到总部各部门能够在更大程度上相互借鉴。我感到世卫组织总部仍在孤立开展工作。即使在各部门内部,也存在孤立运作现象,大家没有作为一个团队一起开展工作。

我想看到的另一个情况是加强对人力资源的重视。我听了职工协会的发言,而且看到人力资源管理司所做的杰出工作。我们对进程给予了很大重视,对人的一面也给予了很大重视,但我仍认为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回到先前的评论,我想应当以更好的方式对待职员,对待他们的观点并使大家都能接受,如果不能如此,那么他们在世卫组织的作用将会因改革而受到损害。

留言

世卫组织改革秘书处欢迎各方对本篇以及Change@WHO通讯的其它文章所涉问题提出意见。

目前,我们可接收用英文和法文写成的意见并予以发布。如果你有意用其中一种语言发表评论,请使用本页上方世卫组织会徽旁的相关语言导航链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