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卫组织

获得适当资源

2014年1月

在第二次筹资对话会后,Linda Muller与Zsuzsanna Jakab座谈,讨论了本组织资源调动工作。

世卫组织

Zsuzsanna Jakab (左)是欧洲区域主任。她在2010年就任这一职务之前,创建了设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她还曾担任匈牙利卫生、社会和家庭事务部国务秘书,并在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担任高级管理职务。

Linda Muller 是筹资对话会项目主管。

Linda Muller: 能否请你谈一谈你在调动资源方面的个人经历?

Zsuzsanna Jakab: 我认为,包括各区域主任在内,本组织每个人都为调动资源做出了贡献。从我在世卫组织的工作经验来看,我们的资源调动工作一向缺乏协调。我往往对各部门之间以及各主要办事处之间工作重复和缺乏协调感到很吃惊。在某国,我得知该国有关人士在过去两天内一连与世卫组织五位主管见面。这几位主管为自己的规划筹款,但并不知道还有其他同事也去筹款。这有损世卫组织的形象和信誉。自愿捐款占我们资金很大份额,我们为此十分依赖资源调动工作。通过筹资对话和实行新的筹资方式,我们正在逐渐摆脱过去的筹资办法。

Linda Muller: 你和副总干事Asamoa-Baah博士主持了资源调动和管理战略工作队的工作。请谈一谈这方面的情况。

Zsuzsanna Jakab: 在这一真正全球工作队中开展工作是一次极为美妙的体验。工作队成员来自各主要办事处,他们极为熟悉资源调动工作。各区域的代表由规划管理司司长、区域副主任以及世卫组织驻国家代表组成。我们本着全球合作精神在坦诚的气氛中开展工作。这不是正式场合,代表们可以畅所欲言。这是这类工作队的一大优点。我们不受任何规则约束,可以非常坦率、透明地发表意见,这很便于工作。我们可以公开讨论资源管理不善问题。从前的基本思路是“谁筹到钱谁就有权用钱”。结果,我们从前不仅缺乏外部协调,内部也是如此。我们过去筹集的资金往往来自筹资者原籍国,不被视为全组织资金,而是被视为只有筹资者才能动用的资金。

Linda Muller: 从该工作队的工作、筹资对话会中的讨论以及我们自从6月份会议以来进行的双边会谈情况来看,我们正力争全组织步调一致地开展工作。我们不再自行其事,而是从大局出发统筹安排。现在,如果区域主任、助理总干事或司长今后去会员国筹资,他们可能会强调自己的规划,不过同时也会讨论全组织的工作。这和现行做法截然不同。

Zsuzsanna Jakab: 确实如此!我们需要的是协调一致地统一调动资源。我们仍然需要确定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这是极为合理的一步,但改变本组织的文化并实现这一转变将需要时间。这将需要最高层以及全球政策小组和各位助理总干事发挥强有力的领导作用。

Linda Muller: 还需要有信任。这两天我多次听到这个词。如果主管们对其规划能够获得资金有一定把握,就会积极行动起来。所以,还需要有信任。由于从前他们得不到资金,现在他们仍然缺乏信任。而建立信任需要时间。

Zsuzsanna Jakab: 我们需要在2014年3月全球政策小组会议上讨论如何在内部分配资源。如果主管们发现他们可以通过筹资对话以及其它调动资金方式(例如双边讨论)获得资金,就会积极参与。目前,在每个主要办事处都存在局部短缺资金现象。一些规划和办事处甚至很难支付薪水。有些部门相互合作并分享资源,而有些部门却并没有这样做。我们必须像资源调动和管理战略工作队那样,全组织上下一心,相互信任。

Linda Muller: 最后,能否请你就筹资对话会结果发表一些意见?

Zsuzsanna Jakab: 我认为远远超出大家原先的预期,这是一次非常出色的会议。我们在改革过程中设法与会员国以及许多捐助方建立了信任。在这次会议上,我们可以感觉到信任的氛围,我认为这是最积极的信号。没有苛刻的指责,也没有紧张气氛,整个工作环境非常积极。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找寻有益的解决办法。他们对本组织正努力推进工作感到欣慰。另外,许多国家认捐,当然他们同时也提到其捐款承诺还须获得本国议会批准。这是非常积极的信号,表示他们信任世卫组织。

Linda Muller: . . . 这对世卫组织来说是件史无前例的事。

Zsuzsanna Jakab: 这对世卫组织来说确实是史无前例的事,这一点非常重要。目前的初步数据显示,如果兑现所有捐款承诺,我们的可得资金占下个两年期预算资金近85%。但我们需要认真分析情况。仍有规划和领域缺乏资金。我们需要发现资金缺口,并积极调动资源确保所有领域都能获得足够资金。另外,分配资金也很重要。副总干事说可得资金额已达预算的85%,我当时匆匆看了一下欧洲区域的情况。迄今为止欧洲区域的可得资金只有50%。所以,我们必须分析具体情况并制定一项计划。首先,我们必须确定资金缺口,然后设法弥补这些缺口。我们必须以协调一致的方式与各会员国和捐助方交往。调动资源者必须为全组织筹资。我们必须为此制定全球计划。

Linda Muller: 我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目前我们有把握获得的资金仅占规划预算的61%;如果所有捐款承诺均兑现的话,方可达到规划预算的85%。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因为只有在承诺兑现后我们才能使用这些资金。所以,仍需要为兑现所有承诺开展工作,然后,我们才能设法弥补仍存在的资金缺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非政府捐助方,例如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国际扶轮社、国际药品采购机制等也出席了会议,以新的方式与我们进行互动,并向我们认捐。这也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显示非政府行动者相信并重视世卫组织会员国确定的各项重点。我们永远不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Zsuzsanna Jakab: 在内部,我们必须加强纪律。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全球小组主持这一工作。我在哥本哈根对同事们说,“从现在起你们不能自行去会员国要钱,我们需要在内部一致采取行动”。全组织都需要这样做。

Linda Muller: 英国送给总干事一根胡萝卜,生动形象地表示,为推动新的资源调动方法,我们既需要棍子,也需要胡萝卜!

留言

世卫组织改革秘书处欢迎各方对本篇以及Change@WHO通讯的其它文章所涉问题提出意见。

目前,我们可接收用英文和法文写成的意见并予以发布。如果你有意用其中一种语言发表评论,请使用本页上方世卫组织会徽旁的相关语言导航链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