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卫组织

采访Andrew Cassels

2014年5月

Cassels博士是总干事办公厅世卫组织战略司司长,过去几年来密切参与了世卫组织改革工作。Linda Larsson采访他,请他阐述世卫组织的各项领导重点。

Linda Larsson: 各项领导重点是如何确定的?

Andrew Cassels: 我们一开始按会员国所建议的类别提出了一个相当长的清单,总共提出了大约26项重点。26项重点显然太多。我们然后想到,“世卫组织在今后6年中实际需要在哪些最重要领域发挥领导作用?”这些是世卫组织希望影响全球辩论和汇总世卫组织各级工作而加以处理的交叉领域。

Linda Larsson: 有没有在清单中漏掉其它重大问题?

Andrew Cassels: 我想没有。这些重点与总干事竞选连任声明一脉相承。它们还与2015年后议程的内容密切相关。无论是北部会员国,还是南部会员国,都极为明确地告诉我们,需要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这自然成为首项重点。明确需要将非传染性疾病列入全球卫生议程,世卫组织需要在这一领域中发挥关键的领导作用。这成为第二项重点。

“会员国关心的是,世卫组织应明确显示它重视造成健康不良和不公平状况的广泛因素。”

Andrew Cassels博士

全民健康覆盖是现任领导和本组织特别重视的一项重大问题,并得到会员国大力支持,因此相当容易就确定了这一重点。药品可得性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世卫组织确实具有相对优势。整个世卫组织必须确保人们能够获得所需的医疗产品。

世卫组织针对卫生安全问题开展的工作是众所周知的,但我们想,在这一重点中需要特别重视确保国家具备《国际卫生条例》的实施能力。所以我们缩小了这项重点的范围,认为国家最晚到2016年应具备《国际卫生条例》的实施能力。最后,健康问题的社会、经济和环境决定因素反映了较根本性的变化,这意味着世卫组织不仅关注造成不健康的生物医学因素,而且重视所有有关因素。所以,我们将在可能影响卫生结果的各种其它论坛上宣传卫生工作。

Linda Larsson: 健康问题决定因素似乎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概念。为什么呢?

Andrew Cassels: 我认为这一问题令人难以理解的原因是,人们对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有不同的理解。会员国关心的是,世卫组织应明确显示它重视造成健康不良和不公平状况的广泛因素。

我们在最初开始思索改革问题时,相当明显的是,有两大组会员国。一些会员国主要希望最重视世卫组织在国家级的工作。考虑到收到的各种各样建议,国家期望世卫组织作为中立的协调机构提供实际支持。而另一些会员国则更多地从规范性作用和制定标准的作用角度看待世卫组织的重点。

随着改革的深入,第三组会员国(尤其是大型新兴经济体)提出了第三种思路,认为世卫组织可以在环境领域或在促进获得药品或贸易领域为支持卫生工作发挥有效的政治作用,争取大力增强宣传工作的有效性。我感觉这是今后社会决定因素工作的实际焦点。

Linda Larsson: 在2019年之前这些重点会有变化吗?

Andrew Cassels: 我认为不会,不过各项重点之间的平衡可能会有变化。很可能出现的一种变化是,随着进一步关注健康问题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决定因素,世卫组织可能会有所侧重。至于其它重点,我认为,由于这些重点相当广泛,世卫组织的作用可能会有所变化,而这些重点本身则可能不会变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