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以平和的心态辩论人口与气候问题

Diarmid Campbell-Lendrum a & Manjula Lusti-Narasimhan b

第87期,第11号,2009年11月,805-884

在公共政策中,气候变化和人口问题分别属于争议最大的问题,两者放在一起就会引起争论。Bryant等人关于这一问题的论文(852-857)[1]提出采用更为建设性的方法处理这两项相互关联的问题。

尽管存在很多复杂情况,但气候变化政策的基本挑战是力图尽量扩大个人或国家短期的收益(通过使用廉价的矿物燃料能源增加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与需要长期保护共同利益(减缓气候变化并尽量减少在全球对自然和人体系统的损害)之间明显的冲突。

与此密切相关的是公平性问题。以往温室气体排放最少的人群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最为脆弱,包括在人口健康方面[2,3]。因此,各发展中国家政府不愿意通过承诺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帮助解决问题,因为迄今为止,问题是在其它地方产生的。另一方面,较富裕国家的政府一般承认它们有责任带头抗击气候变化,但在实施政策方面犹豫不决,因为它们认为这些政策会在短期内影响经济增长并削弱它们与迅速发展的经济体相比的竞争能力。

在某些方面,这场辩论与人口政策问题的讨论相似。同样,个人的直接权利(控制自身的生育能力)与人口层面上更长期的问题(人口快速增长可能会造成自然和社会经济资源的过度使用,阻碍发展并奠定冲突的条件)之间存在潜在的紧张关系。

这两个问题也是密切相关的,但一起进行讨论时常常产生的不是启迪而是争议。虽然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因素仍然是较富裕人群的消费模式,但人口也是这种趋势的一种根本决定因素。然而,即使提出一个较明显的事实,即一个人的子女人数对其温室气体排放“遗产”具有重要的影响[4],也引起了一些方面的愤怒反应。

人口增长在发展中国家也是最快的,导致提议应将此作为减缓气候变化的起始点。发展中国家在回答时指出,与较富裕国家中出生的儿童相比,贫穷国家中出生的儿童人均排放量要低得多,而且这种情况很可能将继续下去。发展中国家还声称,作为温室气体承诺方面的一种谈判口径,它们因为“不检点的生殖行为”而受到指责[5]

能否对这些问题进行建设性的讨论?最好的办法可能是选择争议最少的切入点——找到人权、卫生、环境和公平性目标会合而不是冲突的地方。可以围绕以下事实规划这一点,即在发展中国家约有2亿妇女对计划生育服务的需求未得到满足[6]。以下论点支持满足这种需求。

首先,控制生育是个人的权利,1994年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划时代的行动纲领支持了这一点。改进生殖卫生服务的获取也是一项千年发展目标。其次,它提供了重要的公共卫生效益;多个国家的系统审查显示把生育间隔从不足18个月延长到超过36个月可促使儿童期死亡率下降三分之二[7]。第三,避免当地人口过剩可降低近期内对环境和其它压力因素的脆弱程度。第四,从长期来看,可缓解气候变化及其它问题对全球环境的压力[8]

其它的研究已确认改进对生殖卫生服务的获取是若干“双赢”干预措施之一,既可增进个人健康,又可减缓气候变化[9-11]。然而,Bryant等人的论文首次为第三点提供了大力支持——显示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认为人口压力是造成它们对气候变化脆弱性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由于受影响的国家自己确认这是当地的一项重点,就避免了因把人口控制作为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办法所引起的冲突。

在处理这一问题时,论点的先后次序是至关重要的。首先是个人权利,而人口健康、地方和全球环境效益是值得欢迎和重要的伴随效益。相反,把需要减缓气候变化作为抑制妇女个人生殖能力的理由,轻则引起争议,重则造成压制个人自由。

这份新的论文本身就是一种重要贡献。它也提醒我们,虽然开展计划生育服务的理由应当是不言自明的,但也需要进行谨慎的组织并以敏感的态度进行处理。■

a. 世界卫生组织公共卫生和环境司,20 avenue Appia, 1211 Geneva 27, Switzerland.
b. 世界卫生组织生殖卫生和研究司,瑞士日内瓦。

联系Diarmid Campbell-Lendrum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ampbelllendrumd@who.int)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09;87:807-807. doi: 10.2471/BLT.09.072652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