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俾斯麦模式与贝弗里奇模式之间的融合:吉尔吉斯斯坦协调资金来源建立全民医疗融资体系

Joseph Kutzin, Ainura Ibraimova, Melitta Jakab & Sheila O’Dougherty

吉尔吉斯斯坦从1997年推出强制医疗保险开始开展了10年的医疗融资改革,这次改革很好地证明了为什么不能将医疗融资政策简化为选择贝弗里奇模式还是俾斯麦模式。许多中低收入国家根据人口的保险状况对医疗融资体系进行分解,与这些国家的做法有所不同,吉尔吉斯斯坦的改革指导目标是建立全民医疗融资体系。该体系的主要特色包括:强制医疗保险资金的作用和逐步发展——它将作为量入为出的全体国民唯一的医疗服务支付资金;对资金储备体系进行彻底整改,从以前分散式预算结构改为单一的国家资金储备,以及制订一揽子明确的优惠计划。该过程的核心是实现公共医疗资金的主要来源——普通预算收入的用途转型,即将从直接补贴医疗服务的供应方转变为补贴医疗服务的购买方——全体国民,方式是让这些普通预算收入变为医疗保险资金。通过对医疗融资政策,尤其是对资金储备的调整,吉尔吉斯斯坦的医疗改革者证明了可以采用显著互补的方式使用不同的资金来源,从而创立一个统一的全民医疗融资体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