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羞耻还是补助——印度奥里萨环境卫生的社会动员

Subhrendu K Pattanayak, Jui-Chen Yang, Katherine L Dickinson, Christine Poulos, Sumeet R Patil, Ranjan K Mallick, Jonathan L Blitstein & Purujit Praharaj

目的

对儿童死亡率在整个印度所占比例较高的奥里萨州农村贫困家庭实施的“羞耻”(即情感激励因素)和补助相结合的环境卫生运动效果进行评估。

方法

采用整群随机抽样方法在奥里萨农村Bhadrak沿海区选择了20个试验村和20个对照村,总样本共有1050户。对一项社区发起的环境卫生活动进行前后的卫生和健康数据进行了收集,使用倍差估计量(difference-in-difference estimator)计算该活动对建造并使用厕所的家庭的多少产生的影响。

结果

对照村的私人厕所数目没有增加,试验村总样本中厕所数自6%增至32%,贫困线以下的家庭(有资格获得政府补助)自5%增至36%,贫困线以上的家庭(无资格获得政府补助)自7%增至26%.

结论

补助可克服严重的预算限制,但未必能激励行动。羞耻则可利用社会压力和同伴监督有效地激励行动。将羞耻与补助相结合,社会营销即可在世界范围内改善环境卫生情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