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马赛族夫妇寻求治疗不孕症更安全的办法

不孕症是个公共卫生问题,影响到所有社会,尤其是传统的社会群落,如东非的马赛部族。在本期简报中,Weiyuan Cui采访了坦桑尼亚联合国共和国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Endulen医院的医官Yadira Roggeveen博士。

Yadira Roggeveen博士
Yadira Roggeveen博士

Yadira Roggeveen医生曾获得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理科硕士学位和医学博士学位,并曾就职于阿姆斯特丹市公共卫生署。2008年以来,她一直在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的一所拥有72个床位的偏远医院,Endulen医院工作。

她是一名以孕产妇保健和儿科为主的医生。她启动并主持了Endulen医院的母亲安全项目,以评价生殖卫生保健服务并加强医院与社区之间的沟通。

问:马赛族不孕症的流行情况如何?

答:当我2008年开始在Endulen医院工作时,无一患者向我报告不孕问题。但此后,由于增进了信任,人们越来越愿意报告这方面问题,病例数也随之慢慢增多。截至2010年5月,我的门诊女患者中25%表示不能怀孕。从流行病学角度说,这些都可被定义为不孕症病例,因为这些妇女有两年以上无保护的性交行为。但是,在这个地区不曾进行过任何关于不孕症流行情况的研究。

问:这个部族的不孕症比率为何如此高?

答:许多曾向我咨询不孕问题的妇女都有过性传播感染史。目前已知可能增加性传播感染风险的因素包括第一次性接触年龄早,拥有多个性伴侣,再加上一夫多妻的婚姻结构。可预防性传播感染的避孕套使用率低,因为许多马赛族人认为这是浪费精液。但性传播感染并不是导致不孕症的唯一因素。结核病和不安全的分娩做法也可导致不孕。

问:对于马赛族的人们来说不孕症是否是个新问题?

答:不是。从传统来看,马赛族已经开发了解决不孕问题的创造性办法。如果一名妇女不怀孕,她的丈夫往往允许她与其他男性发生性关系。有时她会为此目的去作一次特殊旅行。如果之后这名妇女怀孕了,所生子女被视作其丈夫的孩子。但人们目前日益认识到这种传统的解决办法可能导致健康问题,如艾滋病毒等。因此,夫妇们现在正寻找更安全的办法来解决不孕问题。

问:对不孕妇女的态度如何?

答:妇女对金钱和财产的发言权有限,因此,对于一名妇女而言,有丈夫或男性亲属关照非常重要。生儿育女可以肯定她受神Engai的祝福,并可以加强她与孩子父亲的关系,保证能够通过她的儿子继承遗产,即牛。传统上,马赛部族的决定权掌握在男性手中。他们拥有牛,这是食物和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女子没有丈夫或得不到良好照顾(这往往是不孕妇女的情况),便可能被迫去向别的男子寻求支持,并以性交易作为交换,这便制造了新的风险。

问:该部族有没有更安全的不孕症治疗办法?

答:该部族长期通过有风险的性行为来解决生育问题。改变这种做法将会很困难,只能通过关于预防、诊断办法和治疗方面的教育,使人们能用传统办法之外的其他方法解决不孕问题,这样经过一段时间后方可发生改变。否则,不孕夫妇会将自己置于性传播感染,包括艾滋病毒感染的风险之下。在Endulen医院超声科,现能提供精液评定和咨询服务。在阿鲁沙(大概需一天路程)则提供有更先进的不孕治疗方案。

问:目前采取哪些规划?

答:Endulen医院开展健康教育规划,包括在中学进行生殖卫生教育。但难以覆盖不上学的青少年,因为他们白天大多都出去放牛。医院通过汽车和飞机部署了广泛的诊所扩大儿童和孕产妇卫生保健服务。除此之外,在我们受托区的偏远角落,医院工作人员还设立了特别营地,他们走遍该地区各处,提供自愿的艾滋病毒咨询、检测和护理服务,并进行性传播感染预防教育。目前,这些规划未向人们阐明其与预防不孕症之间的关系。

问:您谈到马赛族的妇女与不孕症问题,那么男性的情况如何?

答:谈论不孕问题中的男性因素很难,要做大量咨询指导才能说服男性接受精液检测或性传播感染治疗。一些男性可能并不意识自己有生育问题,因为其妻子可能背着他们与别的性伴侣怀孕。在我诊治不孕症期间,男人对自己有不孕问题的妻子一般都给予支持和关爱。但我也曾听说有些不孕妇女被丈夫离弃或所受关爱少于能够为同一男子生儿育女的其他妇女。

问:需要怎样做才能改善农村和偏远社区的不孕症防治服务?

答:每当在一次就诊过程中将不孕问题、母亲安全问题、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以及避孕问题一并处理时,似乎能使马赛人,不论男女,都感到轻松一些。人们更愿意讨论生育间隔问题,并在对生殖卫生问题有更全面的了解后要求采取避孕措施。医生们应在每次与生殖卫生有关的咨询过程中,就这些话题,包括不孕问题,向男女们提供信息和进行教育。更深入研究不孕症的原因可有助于针对偏远社区的具体情况制定解决办法。但医院需要获得机构和政府的支持,要能够向偏远地区提供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教育材料、诊断法(如子宫输卵管造影或类似的技术等)以及治疗服务。如果不能提供这些,则应具备转诊方案。

问:马赛族的人们如何看待计划生育?

答:在我工作的社区,为一个家庭计划生育和提供孕产妇保健意味着使夫妇安全获得其所期望的子女数目。我听说过去马赛族人将计划生育视为冒犯性措施,特别是如果这意味着要缩减家庭规模和实行节育。现在不只是科学家们在讨论人口过剩问题,马赛族人也在讨论这个问题。他们怀疑自己的孩子,部族是否是多余的。他们将生育子女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因为子女被看作来自Engai的祝福。我认为,我们作为卫生工作者、捐助者和决策者,有责任倾听我们工作所涉及的社区中人们的声音,并按照当地环境调整性与生殖卫生方面的策略。我们不能让偏远社区的不孕夫妇感到无助或感到他们参与了一项隐蔽的人口增长控制计划。

问:不孕症的治疗很昂贵,即使对发达国家的人们来说也是如此。你们能提供什么样的不孕症治疗方案?

答:尽管不是所有的不孕症都能预防,但信息是对付不孕症的关键。此外,向夫妇提供诊断工具和适当建议也可帮助克服不孕症和促使安全怀孕。有些男女在转诊到阿鲁沙接受更复杂的诊断和治疗后,成功地怀了孕。但在提供咨询时,必须诚实并说明转诊不能保证成功。最后,咨询服务能帮助人们对付不孕问题,但每个社区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看法。即便我的回答也只能反映当地马赛族人的情况,他们仅仅是面临挑战,必须将不孕症预防策略和解决办法纳入丰富传统的土著群体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