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建立城市网络应对老龄问题

Jane Parry调查世界各地城市目前如何应对60岁以上老人数目剧增问题。

第88期,第6号,2010年6月,401-480

从2006年到2050年,全世界60岁以上老龄人口将翻一番,从占总人口的11%增至22%。高龄人口的增幅更为剧烈。1950年时,全球80岁以上人口为1400万,而到2050年,将增至4亿人。同时,城市化继续迅猛发展,到2030年,全球城市居民估计将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三。

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老龄化和生命过程司司长John Beard指出,“各级政府开始意识到人口转变的重要性。人们多年来一直在摸索如何对付这一问题。而世卫组织的关爱老人城市规划指明了如何具体应对这些趋势。”

一群老年人在下国际象棋(塞尔维亚)
HelpAge International/Jude Escribano
国际象棋是在塞尔维亚温泉镇Soko Banje举行的老年人奥运会的体育项目之一。

该项规划鼓励从纽约到内罗毕各个城市的领导人思索如何改善老人的生活,而改善老人的生活可能会改善所有市民的生活。来自22个国家33个城市的代表为此于2006年汇聚一堂,审查了城市可以促进健康老龄化的八个领域:室外空间和建筑,交通,住房,社会参与,尊重和社会包容,公民参与和就业,沟通和信息,以及社区支持和卫生服务。

会后编写了一份指南和核对表,供各城市评估其“关爱老人”程度。Beard说,“老人参与评估城市关爱老人的程度和确定进展衡量指标有助于确保不是仅做样子而已。”

然后建立了由世界各地城市组成的全球关爱老人城市网络,参与该网络的城市可以获得世卫组织的技术支持和培训,并可交流信息和经验。

城市在加入该网络时承诺最初实行五年计划。在第一阶段,它需在老人参与下建立有关机制,评估城市关爱老人程度,并制订一项行动计划和进展衡量指标。然后在3年内实施其计划并显示进展状况。如果愿意留在该网络,它必须通过实施和评价周期表明生活环境在持续改善。

该网络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它远远超出传统卫生部门的范畴。Beard说,“我们认为社会环境不仅是影响健康的一个因素,而且,个人的社会环境还与健康老龄化密不可分。” 他还说,“就老人健康而言,维持社会联系与预防糖尿病同等重要。”

世卫组织老龄化和生命过程司的工作人员Simone Powell指出,“我们希望通过这一网络了解,城市有何经验教训,有何最佳做法,面临何种挑战,以及是否找到解决办法。” 他说,“城市可以发挥楷模作用,显示不用花费大量资金就能取得一些成绩。”城市关爱老人的许多措施也有益于其他人群,例如户外座椅,无障碍公厕,以及在设置过街人行道穿行时间时考虑到行走缓慢者等,这些措施也有利于孕妇、看护幼童者及残疾人。

两名老年人在欢快地跳舞
HelpAge International/Jude Escribano
健康老龄化与个人的社会互动密切相关。

正准备启动关爱老人城市项目的许多城市,如西班牙多诺希亚-塞瓦斯蒂安市和瑞士伯尔尼市等,与世卫组织关爱老人规划人员进行了联系。其它国家也正制定全国计划。例如,法国30个城市参与了国家老龄规划。关爱老人概念在加拿大和爱尔兰已深入人心。世卫组织还正与中国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探讨一项协助老人计划,并正在全国6个试点开展研究。到2050年,中国将有4亿多60岁以上老人。

有些城市甚至走得更远。例如,在纽约,市议会和市长办公室与纽约医学会联合咨询了纽约市老年人、服务提供者、积极分子和专家。此项工作的一项主要成果是,将召集一个高级别委员会,以确保在未来4年内实施各项建议。政府59项改善纽约市老人的措施已取得进展,例如在非高峰时间调用校车运送老人到附近超市购物。

建立公私伙伴关系也对该项计划至关重要。纽约医学会负责卫生政策事务的副会长兼老龄化计划发言人Ruth Finkelstein解释说,纽约市关爱老人委员会的成员还包括商界领袖和慈善家以及市政和卫生服务官员。

“我们共举行了15次社区会议,并在移民社区设立联络组,以提请决策者、民间领导人和服务提供者重视如何提高整个城市关爱老人的程度。”

这些联络组确定的一些措施非常简便,例如图书馆工作人员向老人讲解如何使用互联网。保持人行道畅通是另一个变化不大、但可产生很大影响的事情。已在纽约市居住了40年的80岁老人Cyril Brosnan参与了此项关爱老人计划,他说,“我们希望在这里生活舒适,不想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还想能够不时坐下来休息一会。”

Finkelstein说,“大家可以从自己做起,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例如清扫人行道,清除人行道上的积雪和树叶,遵守宠物粪便清理规定,修整坑坑洼洼的路面和人行道上横七竖八的金属材料,这对老人在市区走路十分重要。”

现年80岁的老人Cyril Brosnan
世卫组织/Theresa Braine
已在纽约市居住了40年的80岁老人Cyril Brosnan参与了关爱老人计划。

伊斯坦布尔一位71岁的居民Yilmaz Bas 也认同创建适合老人使用的室外空间的重要性。他说,“我想跟您讲一讲伊斯坦布尔周围的居民休闲区。您随时可以与家人一道去,休息一下,吃点或喝点东西,价格很公道。在那里,所有的厕所和座位都考虑到残疾人的需要,感觉很舒服。这些设施对老人积极生活非常重要。”

伊斯坦布尔参与了世卫组织关爱老人城市规划,为改善市民生活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该市向其它有关组织提供了最初联络组的调查结果。市政府主办了一次国际交流经验会,以借鉴其它城市的经验。会后,伊斯坦布尔针对老人的需要采取了许多措施:免费公共交通,方便残疾人进出公共建筑物,并改善了卫生服务。它还成立了一个老年事务委员会。

Bas说,“3年前,在伊斯坦布尔市区走路可难了,而现在有很多选择,即舒适,又安全。”

伊斯坦布尔市卫生局长Aylin Çiftçi 说,“伊斯坦布尔人口较年轻。从前,老人的需求没有被提到议事日程上,再说,大家都知道,不可能一蹴而就,一下子就成为关爱老人的城市。不过,所有这些服务都在促进老人积极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老人们感到更舒适和更安全,其家人也可从中受益。这可以协助缩小老人和其他人之间的代沟。”

Beard认为,缩小代沟可能是世卫组织关爱老人城市规划的一大遗产。他说,“我们在公共卫生领域往往将人分成目标人群。这并无恶意,但问题是,我们现在谈论和思考孕产妇卫生、儿童卫生和老人卫生,这样无形中就人为地将老人边缘化了。而关爱城市规划使我们思考如何在不分年龄的情况下团结互助,这为我们展示了不同的、人与人之间更为关爱的未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