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卫生系统筹资和实现普遍覆盖的道路

David B Evans a & Carissa Etienne b

第88期,第6号,2010年6月,401-480

自2000年9月签署千年宣言以来,捐助者对卫生的承诺增长到四倍以上,在2008年超过200亿美元[1]。尽管如此,卫生方面的一些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情况在许多地方令人失望[2]。如果卫生系统过分薄弱,不能支持迅速扩大服务覆盖面,仅简单地筹集更多的国际资金并不能实现这些目标[3]。在没有足够的卫生工作者和卫生设施或人们由于承担不起费用而不能获得卫生保健的地方,需要采取支持性行动。

国内卫生筹资系统必须足够健全以便实现和维持更广的覆盖面。为普遍覆盖筹资要以两个相互关联的基础为根据。首先是要确保经济障碍不能阻止人们利用他们需要的服务——预防、促进、治疗和康复。其次是要确保不能因为他们为这些服务交费而遭受经济困难[4]

卫生服务需要花钱,而且必须有人付钱。即便低收入国家用于卫生的外部资金近期有所增加,但这些国家仍需要从国内来源筹集其卫生资金的近75%。国家筹集这些资金的方法是至关重要的。要求人们在获得医疗时直接付费(例如向用户收费),首先使许多人不能得到医疗,而且可能对许多人造成经济困难,甚至导致贫困[5]。改进普遍覆盖就需要由系统通过预付方式(例如税收和/或保险)筹集大部分资金,然后集中使用这些资金以便使全体人口分担疾病的经济风险。这就需要使卫生筹资系统具有内在的鼓励机制以确保资金得到有效和公平的使用。

世界卫生组织下一期世界卫生报告将涉及卫生筹资问题,并将提出,通过开展筹资系统的一项或多项核心任务——筹集足够的资金,集中使用这些资金以分摊经济风险并明智地控制开支,几乎每个国家,无论贫富,都可改进服务覆盖面或经济风险保护。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自2009年12月以来发表的一系列新闻报道显示了卫生筹资系统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发表了来自各国的报告,顺序如下:西班牙[6],中国[7],泰国[8],大韩民国[9],瑞士[10],尼日利亚[11],以及在本期中,美利坚合众国[12]

此外,在本月发表的观点中强调了决策者制定卫生筹资系统时不可避免地面临的一些问题。在筹集更多资金方面,Fryatt和Mills[13]概述了卫生系统创新国际筹资高级别专题小组的主要成就。他们声称,这有助于在发生金融危机时维持动力以加强对低收入国家卫生的国际经济支持。另一方面,McCoy和Brikci[14]认为专题小组的报告令人失望。报告对以银行部门为目标的金融交易收费方案给予的支持不冷不热,却支持收取影响较贫穷人群的消费税。注重于创新筹资方法也可产生负作用,鼓励国家放弃承诺提供官方发展援助——事实上,迄今只有少数国家诺守其国际承诺。

Yates[15]注重于如何为卫生筹资,并提出应取消向用户收费,从为妇女和儿童提供的服务开始。另一方面,Jowett和Danielyan[16]认为关于用户费用的辩论并不那么简单。例如,亚美尼亚为卫生服务制定了一个正式收费计划,作为抵制非正式或私下付款的方法。

最后,Leatherman和Dunford[17]报告说,小额资助越来越多地为相对贫穷的人(常常是妇女)提供获得收入的机会,并提出这也可能有助于使人们在必须付费的情况中获得卫生服务。

许多国家离普遍覆盖已不远,另一些正在取得良好的进展。在思考如何为达到普遍覆盖最好地制定和调整国家卫生筹资系统时,必须考虑到《简报》关于这一主题的文章所提出的根本性问题。

a. 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系统筹资司,20 avenue Appia, 1211 Geneva 27, Switzerland.
b. 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系统和服务部门。

联系David Evans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evansd@who.int).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0;88:402-402. doi: 10.2471/BLT.10.078741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