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逆流而上:为什么环境卫生、个人卫生和水对母亲和女儿们如此重要?

Clarissa Brocklehurst a & Jamie Bartram b

第88期,第7号,2010年7月,481-560

a.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基金会)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处,美国纽约。
b. 北卡罗莱纳州大学,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查普尔山Dauer路135号。

联系Jamie Bartram请发送电子邮件至:jbartram@email.unc.edu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0;88:482-482. doi: 10.2471/BLT.10.080077

女性在育龄期间,种种因素都会对她们的健康和福祉产生影响。其中远未得到人们充分认识的就是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然而,这些基本干预措施的好处很广泛且可自我延续,对母亲和女儿产生影响,并且一代一代传下去。

首先以孕妇为例。孕妇要生产,很可能需要通过户外的手动泵汲水;全球40%以上的家庭房屋内没有供水。如果她非常不幸,她就属于人口中13%的贫困人群,这部分人口甚至连一台手动泵也没有,仅依靠未经改善的水源汲水,而更危险的是,她所在社区的大多数人甚至连最基本的厕所也没有。当她给孩子断奶时,这些不卫生条件就会带来新的问题。每年有150万名儿童死于腹泻[1],腹泻与营养不良两者联系紧密。

儿童到6岁时即应上学读书。然而,如果是女孩,家务活儿会占去她很多时间,包括汲水。全世界有一半的家庭需要从外面往家里运水,在72%的家庭中,主要是由妇女和女孩运水。参加汲水劳动的女孩人数很可能是男孩的两倍[2]。我们的女孩走入家庭之外的环境,接触到的感染面越来越大,受感染负担亦日益沉重。受肠道蠕虫感染的学龄儿童有4亿人,每三人中就有一人受感染。钩虫一类寄生虫感染阻碍身体发育,影响智力开发[3]

因能量损失、肠道蠕虫和反复感染而身体虚弱的女孩易患贫血,当她们进入初潮年龄时,这种状况就会带来新的问题。对女孩而言,初潮也可能标志其有限学业的结束。学校的厕所缺少私密性和经期卫生设施,致使学生时常缺勤和辍学。如果我们的女孩不去克服这些制约因素并且辍学在家,她就很可能面临早婚早育的问题。

这里描绘的恶性循环使可以逆转的。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一项具体指标中,即反映了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对卫生与发展的重要意义:在1990-2015年期间,“将无法持续获得安全饮用水和基本卫生设施的人口比例”减半。

我们的母亲和孩子所面对的障碍首先是生育时的不卫生条件和缺乏个人卫生。在尼泊尔的一项研究显示,接生员和母亲洗手可将新生儿存活率提高至44%[4]。卫生宣传业已证明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卫生干预措施之一,尤其是同时使用基于私营公司所用的那些营销技巧时。

在环境卫生方面,虽然全球进展甚微,但部分发展中国家已实现将其无法获得改善的环境卫生设施的人口比例减少了60%。在这方面,政治意愿、巧妙地运用微薄的资金,以及重视改变人们的行为和社会规范,而不只是一味地关注基础设施的建设,很可能对迅速取得这一进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建立对厕所的需求,特别是那些一直惯于露天方便的人们,有助于带动家庭投资。有证据表明这些方法是行之有效的,也就是说,加速进展是可能的。

提供饮用水方面的障碍也是能够克服的。一些创新办法包括:低成本钻井技术和较便宜的手动泵、使用当地管理的小规模系统、商业水站和贫困社区与服务提供者之间的民间社会中介机构。在发展中国家,为学校提供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日益成为教育部的一项重点工作。新的厕所在设计上考虑到私密性和经期卫生设施,具有多种好处。例如,妇女坚持上学,生育期间死亡的几率减少——每增加一年的教育,可使孕产妇死亡率降低2个千分点[5]

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服务不足,致使妇女健康状况不良、无法接受教育、生活贫困且子女多病,这一恶性循环是可以扭转的。这样的工具现已具备。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也使妇女能够在社区发展中发挥作用,其中自然包括了对水和卫生系统的决策和管理。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