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孕产妇死亡监测和应对

Isabella Danel a, Wendy J Graham b & Ties Boerma c

a.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tlanta,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b. University of Aberdeen, King’s College, Aberdeen, Scotland.
c. Department of Health Statistics and Information System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venue Appia 20, 1211 Geneva 27, Switzerland.

联系Ties Boerma请发送电子邮件至:boermat@who.int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1;89:779-779A.
doi: 10.2471/BLT.11.097220

在联合国的八个千年发展目标中,降低孕产妇死亡率仍然是距离目标的实现最遥远的一项。13没有能力对问题程度和发展趋势进行可靠衡量使问责制出现缺失,从而导致进展缺乏。孕产妇死亡监测和应对系统包括孕产妇死亡的确认、报告、审查和应对内容,该系统能够提供基本信息,用以促进和指导预防未来孕产妇死亡和改善孕产妇死亡率测量的行动。目前包括政治意愿、技术创新和资金来源在内的各种因素的结合,为使此类系统在低收入国家成为现实带来了理想契机。

2010年9月,联合国秘书长发起了全球妇幼健康战略,重点关注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最高的49个低收入国家。4该份报告发布之后,成立了妇幼健康问题信息和问责制委员会,该委员会着重强调了监测进展的可靠数据的缺乏,并提请注意保健质量方面的问题。该委员会于2011年9月份公布了十项建议,侧重加强国家和全球问责制。5该委员会敦促各国改进其卫生信息系统,采取重要措施来发展民事登记和生命统计资料系统,并采用可计算所有孕产妇死亡的创新性方法和审查进展状况并改进监测。

包括死亡人数、死因和情况在内的孕产妇死亡率测量问题对低收入国家而言仍是一项挑战。6在49个低收入国家中,仅有两个国家有正常运行的民事登记和生命统计资料系统——计算死亡数的较好数据来源。7在没有这一系统的情况下,用于收集孕产妇死亡方面的回顾性数据的替代方法包括人口普查(家庭中最近的死亡情况)、家庭调查(兄弟姐妹的存活史)和专题研究。而利用这些方式得来的数据往往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此外,涉及到过去情况的数据在次国家层面上一般无法得到,这就不能适当用在主动性应对、规划制定或资源分配方面。

在利用信息和沟通技术方面存有令人兴奋的新机会,这对协助国家改善出生和死亡登记系统方面具有巨大潜力。遍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的项目活动渐渐表明,可以利用移动设备来追踪和支持在医疗机构和社区环境开展的孕产妇保健活动,通常情况下从怀孕登记着手。

国家的孕产妇死亡监测和应对系统应当利用两大主要信息来源。在卫生系统内,应当要求各机构报告在怀孕、分娩和产后阶段的所有孕产妇死亡情况。作为改进卫生保健质量的一个必要方面,应对所有这些死亡进行常规审查或检查。报告系统最好以网络为基础,应当与审查和行动联系起来。在社区层面,卫生、行政或传统主管当局的当地信息提供者网络应报告孕产妇死亡情况。他们应当主要通过手机立即向区县主管当局报告死亡情况,后者应随后向上级报告,逐级上报至国家层面。从卫生机构和社区收到的数据将在此得到审查、汇编和分析。若干国家已将孕产妇死亡定为一项法定报告事件,这一做法若得到实施,可与技术结合起来,加强孕产妇死亡监测。

这一方法不仅利用了数据报告方面的创新,同时还能改善应对机制,避免未来死亡的发生。在过去几年中,许多低收入国家均已采用了以行动为导向的审查机制,以不同的名称对其加以描述,包括孕产妇死亡查询、审查或检查。810所有这些都要求对每一死亡情况进行分析,确定可避免的因素,并从家庭到医院在卫生系统的各个层面采取行动,改进保健。同时,还需要民间社会的积极参与,从而确保围绕每一例死亡的情况均得到全面解释,并具有全面可行的后续行动建议。将死亡监测与补救行动结合起来是问责制框架的中心内容。

如果作为孕产妇死亡监测和应对系统的一部分做出投资,来评估报告的完整性和数据的准确性,那么该系统将具有提供实时、经常监测孕产妇死亡水平、趋势和死因的潜力。如果获得成功,该系统将是在推进孕产妇死亡率测量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此外,还将为长期进步奠定基础,即加强民事登记和生命统计资料系统。

妇幼健康信息和问责制委员会已经为建设以行动为导向的孕产妇死亡率监测系统创立了振兴势头。通过创新工作和所有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将至少能够实时监测孕产妇死亡率并及时迅速采取改善孕产妇健康的行动。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