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科学家支持“同一世界”方针

随着动物卫生和人类卫生专家为避免可能的疫情加紧合作,公众和政界对于新发传染病的意识不断提高。Fiona Fleck和Theresa Braine报道。

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有20多匹马死于亨德拉病毒。恐慌情绪不断升高,人们害怕病毒会像过去那样传播到人群,导致每七名感染者中有四人死亡。

7月,昆士兰州州长邀请一组科学家就需要开展哪些工作向内阁提出建议。“我告诉他们,病毒迅速杀死马匹是件‘幸事’,这样它就不太容易传播,” 英联邦科学和工业研究组织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主管王林发说。“这样一来,它就很难迅速传播并感染人类。”

王林发博士手持蝙蝠样本
Geelong Advertiser/R Ryan
王林发博士手持蝙蝠样本。

在过去15年中,其近亲尼帕病毒已导致孟加拉国、印度、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数百人死亡。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引起人类罹患严重的脑炎或呼吸道疾病。

该州反对派领导人曾呼吁扑杀该病毒的自然宿主——蝙蝠。一份报纸曾引用他“炸死这些蝙蝠”的强烈呼吁作为头条。

王博士说,“我们指出,我们不能消灭整个蝙蝠种群,因为我们需要蝙蝠来维持生态平衡” ,蝙蝠在传播种子、传粉和防治害虫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这也有助于控制通过昆虫传播的其他传染病” 。 他告诉州内阁,如果蝙蝠因缺少食物或被迫迁徙而感受到压力,这一压力可能会提高蝙蝠的病毒载量,并引发更多疾病疫情。

州政府为此加强了对此疾病的公共教育并在研究方面加大了投资。

王博士提到最近中国一个高级别代表团的访问,他说,各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向科学家咨询。“政治家在决策之前掌握正确的科学信息至关重要。”

对于由不明病毒引起、没有疫苗和治愈方法的疫情的恐惧已成为当今的终极噩梦,而且不仅是对政治家而言。最近发行的好莱坞影片《传染病》根据王博士及其同事于20世纪90年代发现亨德拉/尼帕病毒的真实故事,刻画了对疾病疫情的普遍恐惧。

中国卫生工作人员与疑似感染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人交谈
世卫组织/P Virot
中国卫生工作人员与疑似感染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人交谈。

“我们的实验室是世界上处理动物病原体的最大生物遏制设施之一,其中某些动物病原体有可能会感染人类并致死。约有50名同事观看了这部影片” ,王博士说。“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工作,我们感到非常兴奋。影片中的事情跟我们做的工作很相似,比如,我们怎样开发了诊断工具和用于培养病毒的特殊蝙蝠细胞系” 。

王博士及其同事参加了一项新的全球运动。这项运动汇集了原先彼此联系不多或根本没有联系的从基础科学和疾病监测到生态学和兽药领域的专家。

“我们正在努力推广‘同一健康’的概念。我们在知识方面还有巨大差距,需要对病原体的野生动物宿主有更深入的了解,否则,我们将无法防止未来的疫情”,王博士说。

过去三十年出现了30多种新型人类传染病,其中大部分源自动物界。“同一健康”运动的目的是预防可能会引发新疾病的森林砍伐和某些农业做法等问题,并主张早期发现新疾病。

在所谓的人类和动物相交点上,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致力于捕捉处于变异中的即将由动物传给人类的病原体。Joseph Fair是全球病毒预报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该公司设在美国,参与了该项全球合作运动。

Fair说,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政界人物开始重视重大流行威胁。Fair提及20世纪80年代美国里根总统在位时的情况,他说,“在[罗纳德]里根时代,想到核灾难,人们夜不能寐”。

管轶博士及其同事2003年在广东省果子狸中采集血液样本
由管轶博士提供
管轶博士及其同事2003年在广东省果子狸中采集血液样本。

Fair的工作重点是那些所谓的病毒热点,即世界上病原体可能从动物传向人类的那些地方,如中部非洲和东南亚热带地区。“这些地区具有高度的生物多样性,并且在狩猎和丛林肉食消费方面,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发生大量接触”,Fair说。“但消费并不是太大的问题,问题是屠宰。大多数情况下,它是动物传向人类的环节” 。

2009年,美国政府发起新发大流行威胁规划,以此“抢先或抵御可能在未来导致大流行的疾病”。它与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以及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建立了伙伴关系,协助建立实验室网络并加强新发疾病发生地的诊断能力。

“在20世纪80年代,我在非洲采集到许多现场样本,但在那个时候,我们没有精密的实验室分析它们” ,世卫组织新发和危险病原体科科长Pierre Formenty说。“如果五十年前我们有这些系统,我们或许就能发现(导致艾滋病的)艾滋病毒并避免造成数百万人死亡的大流行。”艾滋病毒起源于一种黑猩猩病毒。

王博士和其他动物卫生专家正与人类卫生领域同行开展空前紧密的合作。世卫组织正遵循“同一健康”的方针,加强其与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合作。

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是人类与动物卫生交汇的一个最好实例。2003年7月,在疫情结束后,世卫组织、粮农组织和中国政府要求科学家找出疾病从何而来,以改善预防措施。

几个月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大学病毒学家管轶博士对再次出现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进行了调查。他造访了首先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中国广东省,从2003年10月到12月,在当地动物集市采集样本。

“许多物种在笼子里紧紧挤在一起”,他说。“缺乏空间和生命受到威胁所造成的压力是增加动物与人类之间传播的因素。这种情况在这些动物集市很典型。”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广东地区经济繁荣,人们日益富裕,开始青睐果子狸这种稀奇的精美野味。从经济开始繁荣到2002至2003年暴发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期间,果子狸养殖场数量从15家增加到2000家。

管轶博士说,“我们发现,多种动物均感染了一种与在人类中发现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病毒相似度高达99%的病毒,这再次印证,广东活动物市场里的类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病毒是人类感染源”。果子狸在这些市场的贸易因而于2004年被禁。“正是这一措施切断了传播链,这也是为什么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从那以后未能卷土重来的原因。”

但是,虽然科学家发现是果子狸将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传给人类,但到2005年,有关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起源的谜团才被解开。

“我研究过亨德拉和尼帕病毒,我的直觉是,蝙蝠很可能是自然宿主”,王博士说。“但一开始,很难说服中国科学家接受这一点。”

王博士与中国、澳大利亚和美国研究机构的同事一道收集了样本。他们在2005年《科学快讯》期刊上发表了研究结果,研究发现,蝙蝠确实是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自然宿主。“我们在蝙蝠身上发现的病毒与我们从人身上分离出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病毒极为相似,其基因相似度高达90%以上”,王博士说。

“这个例子彰显了野生动物和公共卫生工作者需要合作的原因。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始于中国,但蝙蝠却可能来自本区域各地”,王博士说。“我们发现了各类传播证据:动物传人,动物传动物,人传人,人传动物。毫无疑问,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还会卷土重来,但由于现在我们在早期发现和预防任何可能疫情方面有了更好的准备,其影响将会大大降低”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