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坦诚地应对歧视

谢尔•马格纳•邦德维克在他作为首相的第一个任期内被诊断患有抑郁症。他诚实的态度以及愿意坦诚地谈论自己病情的做法,获得了来自挪威各地的广泛支持。他接受了Ben Jones的采访。

谢尔•马格纳•邦德维克
奥斯陆和平与人权中心免费提供

谢尔•马格纳•邦德维克是奥斯陆和平与人权中心的创始人和主席。他于997–2000年和2001–2005年任挪威首相,1989–1990任外交大臣,1983–1986年任教会和教育大臣。

邦德维克在1973–2005年为议员,1983–1995年任基督教人民党主席。在1979年,他被委任为挪威路德教会的牧师。他在2006–2007年期间担任联合国秘书长非洲之角人道主义危机特使。

问: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患了抑郁症?

答:1998年8月的一个星期日,我不能够起床。外交大臣——我的一位密友,来看我。我告诉他,我想要辞职。我感到心里完全空虚了,没有任何价值了。一切都是黑色的。他说,我不应当在健康状况不良时作出如此重要的决定。另一位朋友带来一名精神病学医生。他们一起设法使我起床,然后在与我谈话之后,医生诊断我患了“抑郁症”。

问:你为什么决定向公众说明情况?

答:第二天,我们必须出一份新闻发布稿,宣布我不能作为首相露面,但我们不知道如何进行解释。过了几分钟,我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实话实说?”结果出于两个原因,我们就这样做了。首先,是为了避免猜测;其次并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作出贡献,使人们更坦诚地对待精神卫生问题,而且可以有助于应对与该问题相关联的污名。今天,我甚至比当时更加相信这样做是正确的。

问:你是否知道自己患抑郁症的原因?用了多长时间才治愈?

答:我从政30多年,压力是我生活中很普通的事情,但这次不一样。当我成为首相,我的负担太重,几乎没有喘气的时间。同时,我正在经历失落和悲痛,因为我三个最好的朋友在三年的时间内都因脑癌死亡。我没有意识到,当悲痛得不到适当的处理,就会耗尽你的力量。我有三周半的时间没有去办公,而是在山上的一个小屋中进行我自称的“散步和谈话疗法”。

问:公众有什么反应?

答:我收到了约1000封来信,来自挪威各地的人,他们都说有类似的问题。由于我能坦诚对待我的诊断结果,他们也就能比较容易地做到坦诚布公。他们有的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能够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别人。他们在想:“如果首相可以谈论自己的精神卫生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也这样做?”

问:你从自己患病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答:需要敢于认识到自己的弱点并接受一切痛苦感受。我认为,当自己是一位领导人时,也可以表现出弱点。这样,我们会变得更加强大。作为首相,疾病教会我如何确定限度:我应参与哪些事,人们可以要求我做哪些事。我成了一位更好的领导人,一位更好的首相。作为一个人,我上了内容充实的一堂课,了解到人性有多么细致。归根结底,我们的身体与精神状况之间要达到平衡。我还了解到珍惜生活中美好时刻的重要性,家庭关系及朋友之间关系的重要性,以及抽出时间享受大自然、音乐和艺术的重要性。我也认为,通过锻炼获得的良好身体状况可改善精神卫生。但是,我尤其了解到对精神疾患采取坦诚态度的重要性。

问:你坦诚布公的态度导致挪威改变了对精神卫生保健的态度。那么,是否也导致改变了精神卫生保健的提供?

答:挪威的卫生服务是由政府资金资助的,总体上有很大的能力,可以满足人民的需求。身心两方面疾病的住院治疗也都是免费的。尽管如此,当挪威议会在1997年讨论关于精神卫生的白皮书和卫生系统时,广泛的政治共识是认为精神卫生受到了忽略,而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问:发生了什么变化?

答:政府提出了精神卫生服务8年计划,将有240亿挪威克朗(43亿美元)用于精神卫生保健服务,包括精神卫生研究。我们想要更温馨和人道的社会,人们关心其他的人,关心我们中间较不幸运的人,并对每个人和未来几代人负责。理想是要支持精神卫生疾病患者,使他们能够独立并组织自己的生活。我们确立了扩大精神卫生服务的若干原则,包括尽可能预防,以及使用者应当对提供的服务有发言权。另外,应当尽可能做到自愿接受治疗,而且服务使用者应当与使用服务的其他人有广泛的联系和友谊。理想是使接受服务的人获得新的生活质量。

问:现在已过去10多年,取得了什么结果?

答:当时的精神卫生保健系统不够好,所以非政府组织和卫生工作者施加了很大压力,要求改进和扩大精神卫生系统。自那以后,我们在挪威全国18个地区建立了75个新的精神卫生中心。一些大型精神病医院关闭了。总的来说,加强了对公共卫生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讲述关于自己精神卫生问题的故事,包括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名人和普通人都有。而且,精神卫生系统工作者在媒体中采取了甚至更积极的立场。自我做出宣布之后,我们也看到精神卫生问题患者人数增多了,但这是因为他们比以往得到更好的诊断和统计。

问:有没有认为应当把精神病患者,例如进行过暴力攻击等的刑事犯罪分子,关起来的论点?

答:这样做,说明精神卫生服务设施没有充分的力量应对挑战,并说明尚缺乏能力。把患者关起来不是发展的方向,但在有些极端案例中,可能需要在尽可能短的期限内并在得到充分法律保护的情况下这样去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