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妇女与吸烟流行:潮流转变

Vikram S Pathania a

a.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Houghton大街,伦敦,WC2A 2AE,英格兰

联系Vikram S Pathania请发送电子邮件至:v.s.pathania@lse.ac.uk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1;89:162-162. doi: 10.2471/BLT.11.086389

在本期《世界卫生组织简报》中,Hitchman和Fong的一篇论文说明,在许多国家中,男性与女性吸烟率的比例与妇女权利之间有着重要联系。这一联系与经济发展水平明显相关,经济发展水平通常通过人均收入及收入不平等来判断1。在文章末尾,作者抛出一个严峻的问题:妇女权利的潮流是否必然引起女性吸烟的流行?

论文的发现与Lopez等人根据若干国家的历史经验所提出的一个发达国家卷烟盛行模型的预测一致2。这一模型描述了这样一个规律:吸烟流行率经过几十年的迅速上升达到峰值,之后便开始下降。吸烟相关的死亡率则在吸烟流行率达到高峰期之后的30至40年后达到高峰期。历史上,女性吸烟往往比男性吸烟滞后几十年,因此某一人群中吸烟对健康产生的副作用会在女性吸烟率开始上升之际逐渐显现。人们认为,这一点恰好节制了女性吸烟流行率的增长:相对于男性50-80%吸烟流行率而言,目前所观察到的女性峰值则为35-40%2

大部分有关吸烟性别差异的文献,主要集中在传统的性别职责差异上。这些职责在历史过程中已经被转化为诸如女性不许吸烟这样的社会规范,以及特定性别的个性特点,比如:男性更加叛逆,而这也与较高的吸烟率相联系3

但是,各国实际的吸烟流行经验却有着相当大的不同。众所周知,在中国,虽然男性吸烟流行率在过去几十年一直保持在高位,但女性吸烟流行率却很低。这一差异通常被归因为强烈而持续的抵制女性吸烟的社会规范。而不为多数人所知的是,在整个20世纪中,中国女性吸烟率实际上在大部分时候都在下降。1908-1912年出生的中国女性吸烟流行率高达25%,但这一比率在后来出生的女性中急剧下降。相比之下,1908-1912年的男性吸烟流行率则为70%,同时,这一流行率在男性中持续保持在高位4

20世纪30年代,大范围的中国女性开始抽烟,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与大量廉价卷烟可用以及过分使用女性模特描述现代中国女性在迅速变化的世界中占据一席之地的广告相关。女性吸烟流行率随后的逆转,似乎部分是由于文化和社会经济力量扭转了大众营销潮流。例如:蒋介石夫人在新生活运动中强调传统的儒家价值观,不赞成吸烟等不健康的行为4

这一规律不仅仅局限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数据同样证明,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中,吸烟流行率在后来出生的女性中下降4。这与Lopez等人所描述的模型有着惊人的背离,值得进一步研究。关键的信息是,虽然模型能够为推断提供一个有用的基准,但女性吸烟流行率的持续升高并非绝对无法避免。

在这个不断发展的世界中,降低女性吸烟人数增加速度的社会规范正显著减少。这也是人们在妇女权利解放和经济增长过程中所不期望看到的结果——尽管妇女权利解放使得女性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出选择并为达到那些追求提供经济资源。在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尝试吸烟率及吸烟率不断缩小的性别差异使我们看到一丝不祥的暗示5。世界卫生组织非常担心,因此将性别与烟草作为2010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

为高效决策,我们需要对不同性别在吸烟的开始、强度和终止方面的差异有一个更细致的了解。即使是在德国这样一个女性权利得到高度保护的国家,性别差异在可以观察到的社会经济特征中,如:教育、就业和收入方面,似乎只能解释很少一部分的吸烟流行率和强度在性别上的差异6

我们也应当开展更多的研究,研究女性将什么看作是她们开始吸烟的触发器,如:同龄人的压力和榜样;研究女性烟民的烟瘾如何发展以及她们如何看待吸烟的代价和获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卷烟商或许最了解如何吸引女性尝试并最终开始吸烟!商人们为特定目标人群及特定的社会经济人群制定专门的信息。通过公共卫生宣传的有效社会营销应根据地方文化背景制定同样精细、具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这一点之所以重要不仅仅是由于社会规范的差异,同时还由于全世界烟草的多种不同消费形式。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大众传媒宣传能够有效的引导人们进行渴求的行为改变。7社会营销应对手段应当与税收、抑制烟草产品广告、限制烟草产品可用性等政策工具齐头并进。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