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对联合国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的期望

Devi Sridhar a, J Stephen Morrison b & Peter Piot c

a. 英国牛津大学,邮政地址:University of Oxford, Wellington Square, Oxford, OX1 2JD, England.
b. 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c. 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

Devi Sridhar的联系方式(电子邮件:devi.sridhar@politics.ox.ac.uk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1;89:471-471.
doi: 10.2471/BLT.11.089292

联合国大会决定于2011年9月召开全世界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这为在国际上及时重视慢性疾病并鼓励各国政府采取行动提供了重大机会1。希望9月份非传染性疾病问题会议能像2001年联合国大会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特别会议在全球应对艾滋病上发挥关键作用那样,成为一个历史转折点。

我们怎样判断这次会议成功与否呢?如果会员国能够解决以下五个方面的问题,就能确定新的可衡量目标和问责办法。

首先,会议应查明非传染性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实际规模,及其对家庭、卫生系统和国家经济带来的经济后果。它应导致各会员国认可世卫组织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战略的行动计划2,并承诺将研究这些疾病预计对经济的影响以及预防措施的费用。

其次,各国政府应致力于制定全国防治非传染性疾病计划,例如设立多部门国家专题工作小组或委员会来拟订本国的战略和目标。世卫组织可以支持国家开展这方面的工作。应要求到2013年制定这些计划,到2015年确定具体目标,并由联合国持续监测。

决定成功与否的第三个关键因素是筹资。在该次会议上不太可能承诺的新的资金。事实上,将重点放在筹集特定数额的资金上可能并不好,因为这可能会影响政府从事其它关键任务。我们认为不宜建立像非传染性疾病全球基金那样的新机构,也不宜扩大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的任务授权,我们建议可以通过以下三个可行渠道筹资。它们是:(一)寻找联合筹资办法,例如建立公私伙伴关系3;(二)开展卫生系统改革以更好地应对非传染性疾病,如提供基本药物和器械,留住卫生工作者,以及通过初级卫生保健人员提供糖尿病医护;(三)将非传染性疾病作为一个单独项目纳入政府卫生预算和捐助方报告系统,以协助监测预算拨款。

第四项要求是,政府应承诺加强国家对非传染性疾病危险因素的监管,其中包括推动食品和饮料行业的变化。应建立监管框架,以降低反式脂肪酸、盐、酒和糖的消费。

最后,要想取得持续进展,还须建立激励办法和机制,鼓励采取跨部门行动和协调。财政部需提供足够的预算资金;农业部需减少对有害作物的补贴;贸易部需扩大基本药物服务;城市规划部和交通部需为推动体育活动创造机会;教育部需禁止在学校销售和提供有害食品,并促进卫生教育,确保学校提供健康饮食。

考虑到已取得可观的政策进展,可以在其中每个领域首先讨论烟草控制努力。其中包括:《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和通过世卫组织MPOWER资源向政府提供实际援助;彭博家庭基金会以及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认捐至少5亿美元;在双边贸易协定、税收政策和农业中更加重视烟草的作用。

由于烟草使用是非传染性疾病的最重大危险因素,每年造成大约500万人死亡,因此,尽管已取得很大进展,在遏制烟草使用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如果联合国秘书长今年在纽约发表强烈声明,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将大大增加以前在日内瓦就框架公约作出的承诺的分量。虽然烟草使用在最富裕国家中持续减少,但在世界上许多贫穷国家中却在不断增加,这将对未来公共卫生和发展造成巨大影响。烟草股票价格仍在继续上涨,这说明市场对烟草仍抱有信心,因此必须作出明确决定,克服有碍实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因素。这些因素有:订立投资条约,并施加压力要求开放市场;农业,就业损失,以及对有害作物进行补贴;难以监管私立部门;卷烟非法贸易和烟草走私;以及阻碍实施烟草税收等。

我们对这次高级别会议可以取得的成果抱有很高期望,尤其是,如果会员国愿意制定和支持一份强有力的成果文件并在此文件中议定一套指标和报告机制来确保履行承诺的话,会议将取得很大成果。这将往遏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流行问题的方向迈出关键的第一步。


Reference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