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疟疾志愿者为保护最精锐武器而奋斗

乡村防治疟疾志愿工作者的勤奋工作是预防耐药性疟疾从柬埔寨向非洲蔓延的关键,但面临极大挑战。Yin Soeum和Gozde Zorlu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1;89:552–553.
doi:10.2471/BLT.11.030811

对于33岁的柬埔寨人Khut Ros而言,老老少少应齐心协力,才能阻止耐药性疟疾。Ros是生活在柬埔寨西部拜林省前红色高棉据点的偏远村庄Suo Sdei的一名农民,是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穷人。但是,伫立于环绕着简陋木屋的玉米田中,他以坚定的口吻讲述了自己的工作。他说:“由于患者离得很远,我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有时,因他们没有交通工具,我不得不直接去他们家里。但能够帮助我的家人和社区,我感到非常高兴。”

Ros是村中两名疟疾志愿工作者之一。这个村子约有715人,大部分是种植水稻和玉米的农民。Ros的患者中有许多是伐木工,在附近的森林连续工作数日,返回所在村子时已患上疟疾。他在附近的卫生所和拜林省医院接受过基本培训,这些地方还为他提供了药品和诊断工具。

疟疾志愿者Knut Ros
世卫组织/Yin Soeum
疟疾志愿者Knut Ros。

对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驻柬埔寨疟疾控制项目管理员Najibullah Habib而言,Ros和其他志愿者使用的基本工具箱很有用。Habib说:“许多人未曾受过公共卫生培训,而且其中许多人是文盲,但他们使用的这些工具简单易行,非常有效,另外,通过快速诊断检测,他们能够以较高的准确度诊断疟疾。”

若患者经检测为疟疾阳性,Ros就会给他们三天疗程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ACT),并留下简单图片,提示他们即使症状消失也要继续完成所规定的疗程。如果患者的化验结果为阴性,Ros就会将他们转诊到当地卫生所。

这些药品是恶性疟的最有效治疗药品;在柬埔寨和其它许多过去曾出现抗疟药广泛耐药性的国家,这些药品几乎是所剩的唯一有效的治疗恶性疟药品。但这些联合疗法现也面临威胁。

Habib说,“以前就出现过对其它抗疟药的耐药性”。在泰柬边境地区,恶性疟这种最危险的疟疾首次对氯喹和磺胺多辛-乙胺嘧啶(当时常见的抗疟药)产生耐药性,随后,耐药性又在20世纪70年代蔓延到印度,在80年代蔓延到东非。2008年,科学家们在拜林省确诊了首批抗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恶性疟病例。科学家称,最近六、七年不大可能会有效果相当的新型抗疟联合疗法。

事实上,湄公河地区耐药性产生的频繁程度使其背负“疟疾耐药性摇篮”这一恶名。

来自为世卫组织控制疟疾项目提供资金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Regina Rabinovich称其为“无声的紧急情况”。她说,“如果耐药性从柬埔寨和泰国传至印度,并蔓延到非洲,那么我们将失去过去十年已取得的全部成就。”

卫生警察Nuth Tith在检查药品
世卫组织/Chhean Nariddh Moeun
卫生警察Nuth Tith在检查药品。

在湄公河地区,抗疟药的不当使用正在激化这一场“无声的紧急情况”。在这里,患者在无伴药的情况下服用青蒿素单一药品,或药店和其它商店仅向患者出售几剂青蒿素或提供劣质联合疗法。

志愿者Ros说:“我们为患者提供青蒿素联合疗法。由于它们并非假药,而且是由国家卫生部推出的,因而,对疟疾的治疗至关重要。”

然而,患者并非总是积极服用联合药品,单一的青蒿素药品通常较便宜,副作用较少,而且即便患者未被治愈,但能够较迅速缓解症状。这就是为什么像Ros这样的志愿者如此重要的原因,他们会向村民解释完成处方疗程中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的重要性。

那么,为什么联合服用这些药品如此关键呢?世卫组织全球疟疾规划主任Robert Newman解释说,“在使用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时,伴药能够杀死青蒿素无法杀死的寄生虫。”

保证患者采用联合药品的一个办法是生产合成为一片的药品,某些生产厂家已经开始这样做了。但不受监管的自我服用单一青蒿素片剂的人数很多,这对整代药品的有效性产生严峻威胁。

Habib说:“青蒿素耐药性的传播不仅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它还是一场悲剧,因为,我们会失去最精锐的抗疟武器。”

卫生警察Nuth Tith走访一家药店
世卫组织/Chhean Nariddh Moeun
卫生警察Nuth Tith走访一家药店。

近年来,柬埔寨已采取多种措施来处理这一问题。单一的青蒿素药品,即口服青蒿素单一疗法已于2008年9月起被禁止进口和销售。为执行该行动,卫生部组建了一支由200名执法人员组成的卫生警察队,并赋予他们对非法、假冒和劣质药品进行严厉制裁的特别权力。

对于拜林省Nuth Tith这样的卫生警察而言,这是一场鏖战。他诉说了阻止向7万人销售非法药品的那些干劲十足的人们有多么困难。“我们没有充足的卫生保健资源,而人们需要药品,因此,我们无法阻止私营部门从事这个营生。”Tith说,“我们把前门关了,他们还会走后门。”

另外一项挑战是制药公司不愿停止销售这些药品。迄今为止,在世卫组织自2005年以来确认从事这些药品的生产和销售的80家企业中,仅有46家停止销售此类产品。

在柬埔寨,疟疾长久以来一直是主要的病因和死因。最近几年,大多数省份的疟疾患病或死亡人数都在减少。按照柬埔寨国家卫生部的记录,2010年柬埔寨的疟疾死亡人数较前一年相比下降了54%。

今年3月,洪森首相启动了一项到2025年在国内消除疟疾的政府计划。他在第32届全国卫生大会上说,其目标是“一个没有疟疾的柬埔寨”。

Newman赞扬了该国付出的努力,他说:“柬埔寨多管齐下处理这一难题,发挥了真正的领导作用”,他还补充道:“柬埔寨政府行使监管权限制抗疟药品耐药性发展的做法值得称道。我们希望其它有疟疾流行疫情的国家也尽快照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