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Global Fund 与酿酒巨头共谋是明显的利益冲突

Richard Matzopoulos, Charles DH Parry, Joanne Corrigall, Jonny Myers, Sue Goldstein & Leslie London

酒精是南非的死亡和残疾的第三大肇因,SABMiller 是南非麦芽啤酒的主要供应商,而麦芽啤酒则是最受欢迎的消费饮料。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 (Global Fund) 最近将 SABMiller 纳入为其教育干预措施的资金受助者,这项教育干预措施旨在最大程度减少酒精相关危害,包括针对饮酒场所男性的艾滋病毒预防。Global Fund 对此举措的支持引起人们的关注。争议点在于:这些人是否是最佳的目标干预人群、饮酒场所是否是最佳的目标位置以及教育干预措施本身是否有效。我们的经验是,酿酒行业倾向于支持不影响大众层面饮酒率的酒精干预措施。这些干预措施让业界既能履行解决酒精有害使用的社会和法律义务,又能确保维持销售收入和利润。向有能力自行出资实施干预措施的高利润行业提供资金还会减少对资源缺乏的组织提供的可用资金。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企业捕获 (corporate capture)”这一问题已经波及到了全球最大的一家卫生基金机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