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流感大流行计划需要推动力

据Michael Dumiak报告,世卫组织正在就如何防范未来流感大流行问题修订对各国的指导,但面临巨大的挑战。

出现H1N1流感大流行三年后,即便是卫生官员也不愿再谈论它,因为尽管大范围发出警报,但其破坏性远远不及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于是出现了大流行疲劳,在目前经济危机形势下很难予以克服。

尼泊尔一名妇女在照顾躺在床上患有流感样症状的丈夫
世卫组织/Tom Pietrasik
尼泊尔一名妇女在照顾躺在床上患有流感样症状的丈夫

“全球卫生界必须接受2009年疫情期间发生的情况并从中汲取教训,”来自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全球流感规划的Nahoko Shindo博士说。

她警告说如果不迅速这样做,各国将失去势头,并逐渐淡忘所发生的一切。“我们需要纠正以往的徒劳做法,以便未来能更好地对付类似威胁。”

她认为最重要的情况是,在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早期阶段,一些国家遵循的是以旧版世卫组织大流行性流感防范指导为依据的国家指导,而世卫组织遵循的则是经过更新的版本。此外,她还指出,当疫苗到达许多国家时,大流行的第一次浪潮已经结束。

当时曾批评卫生当局不该将大笔资金用于疫苗和抗病毒药物,但事后看来,据所获得的数据表明,抗病毒药物帮助拯救了生命,而疫苗则有效地为人群进行了免疫,Shindo说。

在2009年动员防治H1N1流感过程中,世卫组织在两周内向72个国家提供了300万人次奥司他韦治疗药物。向140个国家发送了诊断工具包。一年当中向77个国家提供了7800多万剂新疫苗。

根据从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中汲取的经验教训修订世卫组织大流行性流感防范指导的工作于今年开始,并需要与世卫组织194个会员国进行磋商。世卫组织首先要在明年1月的执行委员会会议上,之后将在5月的世界卫生大会上,向各国报告此项工作的进展情况。

Shindo表示经修订的指导可能会保留涉及所有部门的全社会方针,但可能会以不同方式来处理两部分内容:大流行严重程度和大流行各个阶段,这是用以决定应对行动方方面面的系统。尽管如此,她补充指出,由于这些内容方面存在混乱,修订工作远未结束。这些内容以及其它一些内容可能会改变。

然而,这种关于大流行性流感防范工作的指导十分重要。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尤其依赖这种指导,而许多高收入国家则往往制定自己的计划。“流感大流行是全球性事件,因此,在修订世卫组织指导时,必须使各国就“各个阶段”、“严重程度”以及其它术语达成共识,”Shindo说。

卫生当局在防范下一次大流行方面面临诸多挑战,因此必须有强有力的指导。

为什么要为流感疫情制定计划并将资金用于储备可能永远不会使用的资源?在国家预算紧张的情况下,卫生当局应如何应对不断演变的卫生威胁?以及未来应如何在带有情感和政治敏感性的迅速变化情势中传达疫情的不确定性?“人们在疫情中感到恐惧,因为恐惧之源是无形的,”Shindo解释说。“他们也感到愤怒,因为疫情暴露了其卫生系统的弱点,将这些系统置于巨大压力之下,结果使人们遭殃。”

2011年公布的一份题为《国家大流行性流感防范计划比较分析》的世卫组织研究报告表明,2009年有100多个国家制定了此类计划。“一些计划后来根据2009年的经验得到了修订,但另一些则原封未动。而且,即使国家有计划,许多也仅是纸上谈兵,从未在案头演习、模拟或演练中得到检验,”Shindo说。“必须有一种向前推进的政治动力。”

对计划进行更新的国家中包括柬埔寨和新加坡,它们与其它一些国家一起被列入2011年世卫组织研究报告。

柬埔寨的情况表明,即使资源有限也可以根据世卫组织指导来修订计划。据柬埔寨世卫组织新出现疾病监测和应对专家 Nima Asgari博士表示,该国在H1N1流感大流行之后对大流行性流感防范计划作了修订以纳入当地在大流行后汲取的经验教训。

Asgari说世卫组织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到实地为柬埔寨政府提供了帮助,协助开展监测和疫情应对工作,之后又进一步采取行动支持柬埔寨卫生部修订其防范计划。

新加坡在就如何向公众通报未来大流行的传播情况制定计划时也遵循了世卫组织指导,该国卫生部传染病司政策与控制问题助理司长Jayne Lim说。

新加坡也在修订其大流行性流感应对框架以反映2009年流感大流行后出现的新证据。“大流行性流感防范计划应当务实,以现有资源为基础。这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而言都是如此,”Lim说。

世卫组织会员国在2009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上讨论H1N1流感大流行问题
世卫组织/Cédric Vincensini
世卫组织会员国在2009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上讨论H1N1流感大流行问题

新加坡遵循了大流行性流感防范全社会方针,这是世卫组织倡导的方针,需要各种部门参与。该方针包括三个组成部分,Lim解释说:医疗应对(疾病监测、治疗、接触者追踪、隔离、医院能力和药品储备);非医疗应对,包括边境限制和社会疏远措施等;以及群众支持,以维持基本服务为重点。

全球从2009年流感大流行应对中汲取了经验教训:疾病监测和识别工作相当好。但通报工作必须有效、审慎和准确,否则可能适得其反,在政治上引起不安且难以纠正。流感大流行防范是个很难定义和实施的概念,与防备洪水或其它自然灾害不同。

人群和信息快速移动。大流行不大可能按国家计划的方式发生。“全世界都预期下一次大流行将始于东南亚,”2009年曾与世卫组织全球流感规划合作的一名医务官员Hande Harmanci博士说。“结果大流行却出现在美洲。”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疫苗研究中心主任Gary Nabel指出,2009年的病毒菌株在疫情暴发前并不存在。“我们不只是要根据现有毒株来防范未来的病毒,我们要做得更多”他说。目前有几个小组正在研究一种可普遍使用,或至少具有更广泛基础的流感疫苗,Nabel便是其中一个小组的成员。

关于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应对行动的辩论还在继续,这是有史以来国家事先备有防范措施的第一次流感大流行。争论的焦点始终是死亡人数。《柳叶刀-传染病》杂志于9月公布了一项研究,估计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头12个月中有数十万人死亡,比2009年4月至2010年8月期间向世卫组织正式通报的18 500例实验室确诊死亡高出许多倍。这表明良好的监测和报告工作对产生更可靠的数据至关重要,Shindo说。

批评人士仍指责世卫组织和其它国际机构夸大疫情严重性并与以盈利为目的的药品生产商勾结;世卫组织对这些指责给予驳斥。在2011年《审查委员会关于与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有关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实施情况的报告》中,对全球应对H1N1流感大流行的情况进行了评估,一个国际专家小组在结论中表示尽管有不足之处,但世卫组织在大流行期间整体表现良好。未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然而,这个负责审查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卫生条例》遵守情况的小组警告说,世界尚未作好准备,以应对严重的流感大流行或“任何类似的全球性持续和危险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此,小组建议各国更充分落实条例要求的核心国家和地方能力,同时要采取多部门措施并加强其卫生保健系统。

世卫组织向各国提供技术支持以协助实施这些条例,同时按照《国际卫生条例》审查委员会的建议,正在编写准备提交2013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这一世卫组织最高理事机构的报告,以阐明其在修订当前为各国提供的2009年流感大流行防范指导方面取得的进展。

2009年流感大流行突出表明了控制与应对的重要性,驻亚洲的一名呼吸道病毒和疾病控制专家Gavin Smith说。“公共关系是个彻底失败,而且糟糕的是,导致人们认为世卫组织和科学家们在喊狼来了。未来必须改善对这方面的管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