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人口老龄化对卫生保健带来挑战

出生率降低和生命延长使世界各国的人口结构情况不断发生变化,这不仅挑战着我们为老年护理提供资金的思维方式,还对老龄化问题本身的态度构成挑战。Gary Humphreys报道。

泰国的人口正在逐渐变老。据泰国国际卫生政策规划高级顾问Viroj Tangcharoensathien介绍,目前,泰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将近11%,而这一趋势正在迅速上升。他说,“老年人在整个人口中的比例预计在2015年将达到14%,2025年达到19.8%,2050年达到近30%”。

出生率的下降(部分原因是政府提供的计划生育服务)和健康的改善(特别是妇女与婴儿)联合促成了这一趋势。Tangcharoensathien说,“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他指出,避孕普及率从1970年的15%跃至目前的80%,而预期寿命则从20世纪六十年代中叶的女性56.2岁和男性51.9岁分别提高至如今的75.7岁和69.9岁。

那么,泰国为什么会是受害者?正如世卫组织老龄化和生命历程司司长John Beard所指出的那样,毕竟,泰国的成功值得庆祝,“我们基本上目睹了更多儿童渡过了童年,还有更多妇女挺过了分娩,她们也对生育具有更好的控制” 。但是,即便这些肯定是正确的,泰国的人口老龄化同样也带来了巨大挑战。

泰国不是这种成功的唯一受害者,近期提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份报告确认了这一事实。该报告指出,60岁及以上人群在人口构成的各个分段中增长最快。有权获得精神和身体健康最高标准问题特别报告员Anand Grover在去年7月提交的这份报告中指出,到2050年,五分之一的人将加入他们的行列,60岁及以上人口数量将在本十年末达到10亿左右。

一名老妇人在泰国乌汶省农霸傍寺打坐
由泰国国家卫生保险办公室提供
一名老妇人在泰国乌汶省农霸傍寺打坐。

正当我们往往认为出生率降低和人口老龄化主要是高收入国家的问题时,正如联合国的报告指出的那样,这一人口结构转变目前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最为猛烈,尤其是目前有着全世界半数以上60岁以上人口(4亿)的亚洲。

Beard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目前正在经历的人口结构变化比欧洲和北美的发生速度高出很多 ”。他指出,在过去十年左右,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日本、缅甸、大韩民国、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在内的亚洲国家出现的出生率下降程度已经低于欧洲国家有记录以来的总出生率,而在许多情况下,已接近或低于其人口更替所需的水平。

60岁及以上老人很多且数量在不断增长,他们因此要依靠不断相应减少的资源,即依靠年轻人,尤其是年小的亲属们。以泰国为例,同其他众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孩子是老年人最常见的收入来源,而老年人对子女赡养的期待也普遍由目前的一代成年人分担。考虑到家庭在为老年人提供或协助提供长期保健的重要性以及资源正在迅速减少这一情况,政府能有何作为来避免老年人保健在未来数十年出现灾难性崩溃?

在泰国,政府已经在国家层面上采取了多项措施以引导更多资源投向老年人供养方面,包括在2011年3月启动国家养恤基金。抱有的希望是,在社会保险体系投保的工人和按计划进行的国民储蓄计划的储蓄者中扩展退休金做法,这会足以抵消可能出现的子女赡养损失。根据其他国家的经验,单靠这些计划可能还不够。

那么,还要做哪些工作?在Beard看来,我们需要的是从根本上反思我们对老年人的态度,特别是老年人成为“社会负担”的概念。Beard希望看到人们再次关注老年人对社会不断做出的贡献,使其作为世卫组织称之为“积极的老年生活”方针的一部分,其中一项关键内容就是如何在60岁以后保持身体健康。获得初级卫生保健是使老年人保持良好健康的关键,而在一生中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同等重要。

根据卫生部健康监测秘书Jarbas Barbosa介绍,老年人的健康生活是巴西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问题的一个主要方面。Barbosa说,目前巴西老年人的数量为1400万人,或占1.95亿总人口的近8%。但据估计,到2050年将达到4900万——增加300%。该国希望采取的一个应对方式就是鼓励老年人锻炼身体。

目前的10年健康计划(2011-2021)包括为市政当局提供支持,以实施4000座“卫生学院”,即包括老年人在内的人群能够锻炼的公共健身房。Barbosa说,“我们的想法是,在三年时间内,即到2015年时有4000个这样的场所,无论贫穷的社区还是大城市,每座城市一个,以保证老年人和其他人能够在一处有人管理的场所进行锻炼” 。Barbosa补充道,这也是国家抵御非传染性疾病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该计划也包括健康促进和针对诸如糖尿病、癌症和高血压等慢性疾病患者的卫生保健内容。

然而,正如Beard所解释的,积极的老年生活并非只是锻炼和卫生保健,而是包括持续参与社会、经济、文化和公民事务。为做到这一些,各国必须要做的远不止鼓励人们骑上自行车或去健身房:要使积极的老年生活变为现实,就需要全面反思老年人在社会中的角色。“我们往往会将生命想象成直线状——上学,就业,然后在60岁退休” ,Beard说。“这样的思维方式在20世纪或许没错,但我认为它有很大的局限性。老年人希望继续参与活动。固守此类关于老龄化的过时想法就会限制我们创造出21世纪我们所希望的生活类型。尤其对较不发达国家而言,或许要发明全新的模式” 。

泰国老人在锻炼
Vinai Dithajohn/OnAsia.com/世卫组织
泰国老人在锻炼。

但是,无论人们在60岁之后能有多么健康、多么积极,老年人仍然会经历这样的时刻:就是他们开始虚弱起来并失去自理能力。必须建立某种保健系统,且该系统必须有资金支持。认知功能障碍是人们健康衰退的组成部分,这时就迫切需要保健和资金。痴呆不仅在老年人中很常见,而且这一疾病既无法预防,也无法治疗。Beard强调称,“除非我们找到了新方法,否则我们知道,患有认知功能衰退和痴呆人口的增长将伴随着人口老龄化”。同时补充道,痴呆是一个被“完全忽视的问题”。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精神病流行病学教授Martin Prince也对痴呆症研究的缺失感到遗憾。他说,“相对而言,考虑到痴呆的负担,与诸如癌症和心血管疾病方面的研究相比,对痴呆的研究投入少的太多,而这是目光短浅的做法”。但他指出,对神经生物学疾病了解的加深,及制药公司在抗痴呆药物开发方面投入的加大,都是人们满怀希望的理由。然而,正如Prince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有些情况发展令人振奋,但痴呆似乎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一个巨大问题,特别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预计到2050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将成为约75%的痴呆患者的家园。

因此,老龄化带来了一些艰巨挑战,特别是在结束人们生命的方式方面,但Beard认为,以晚年来界定整个问题则是错误的。“的确,我们需要确保在生命晚期有需要的人们获得长期护理和姑息治疗”,他说。“但是我们还需要重新确立我们对老龄化本身的思考方式。我们希望延伸中年时的生命,而不仅仅是晚年。这意味着使人们尽可能长久地保持健康,并给他们机会做一些他们希望做而社会又有需要的事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