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认识是与乳腺癌做斗争的第一步

在发展中国家,大多数诊断出患有乳腺癌的女性均由于发现得太晚而无法生存下来。Motunrayo Bello对尼日利亚应对乳腺癌方面的挑战做了报道。

同许多尼日利亚人一样,Betty Anyanwu-Akeredolu认为乳腺癌是一种“白人妇女的疾病”,一件永远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因此,当她在1997年感觉到乳房中的一个肿块时,她做出了与本国大多数女性一样的反应:“我选择了保守秘密。当时我希望,我可以祈祷它消失。”

但几周之后,她看了有关Carol Baldwin的纪录片后,从中受到启发,Carol Baldwin是一名美国妇女,她在20多年前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并进行了双乳房切除术,从那以后,她就成为乳腺癌研究的主要活动家和筹款人。

在拉各斯Ikorodu的一家诊所,一位护士进行乳房检查
拉各斯卫生部
在拉各斯Ikorodu的一家诊所,一位护士进行乳房检查。

“我意识到我必须面对它”,Anyanwu-Akeredolu说。“我必须要和某人谈论一下,我对自己说,‘如果几周前我所感觉到的是癌症,我将像这位妇女一样恢复健康’”。

Anyanwu-Akeredolu引以为豪地讲述了自己如何在伊巴丹的大学医院接受了包括乳房切除和放射治疗在内的整体治疗情况。“几名尼日利亚的存活者讲述了他们如何去发达国家进行治疗的故事。但并非很多人都能做出这样奢侈的选择。尼日利亚的卫生系统就是他们的全部。我们的卫生专业人员有技术,也乐意提供更好的卫生保健,但他们由于缺乏基础设施和有利环境而受到限制”。

将自己的故事与人分享的愿望促使她创建了尼日利亚乳腺癌协会,该组织通过公众教育、患者支持、宣传和研究激发防治乳腺癌的行动。“我下定决心要说出来。就像我需要听到其他人从乳腺癌恢复过来一样,我希望成为令其他女性恢复信心的那个人,成为告诉他们如果我能够在尼日利亚恢复健康,那么他们也能恢复的那个人”。

发展中国家癌症护理和控制可及性扩展全球工作组秘书处的哈佛全球公平促进会主管Felicia Knaul也认为,女性癌症患者需要更多的榜样者,或她称为“维护者”。“对于女性癌症患者十分重要的是,能够看到一位患病但继续生活的维护者”,她说。“存活率正在不断提高。伴随着早期发现和治疗,来自全世界的证据显示出存活和多年健康生活的巨大希望”。

同Anyanwu-Akeredolu一样,2007年,当41岁的Knaul在墨西哥库埃纳瓦卡的一家诊所被诊断出患乳腺癌并在本地接受了几乎所有的治疗之后,她也决定帮助其他与疾病作斗争的人们。她的诊断结果出来不久,她就创立了Cáncer de Mama: Tómatelo a Pecho——一项在拉丁美洲促进研究、宣传、认识和早期发现的规划。

Anyanwu-Akeredolu和Knaul的支持小组对于提高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对乳腺癌的认识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发现癌症后尽早寻求治疗的重要性,在这些地区,文盲、宗教信仰和卫生、性别与社会不公平性往往阻碍女性获得服务和信息。另外,Knaul说,乳腺癌的宣传力量还可用于促进更广泛的努力,以便赋予女性权利和促进广大女性的健康。

尼日利亚乳腺癌协会创始人Betty Anyanwu-Akeredolu
Ramak Photos
尼日利亚乳腺癌协会创始人Betty Anyanwu-Akeredolu分享她的故事,以使其他获得乳腺癌诊断的妇女恢复信心。

Knaul说,如果妇女发现了乳房肿块,耻辱和歧视也会严重妨碍她们的决定和寻求医疗建议的能力。妇女往往因为害怕被伴侣抛弃或失去工作而为是否公开乳腺癌进行挣扎。

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称,乳腺癌是妇女中最常得到诊断的癌症,估计2008年全世界共诊断出138万例病例。它也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女性癌症患者中最经常报告的死因。乳腺癌的存活率在世界各地的差异很大,从北美洲、瑞典和日本的80%或以上,到中等收入国家的约60%和低收入国家的不足40%。较不发达国家的存活率不高主要是由于大多数病例获得诊断时过晚。

乳腺癌预防不仅仅是简单的教育和赋予女性权利;使卫生工作者具备适当的技能和态度也很关键。“在发展中国家,许多妇女到癌症晚期才来看病,而在初级护理层面就可能发现她们。然而,我们并未培训初级保健的护士和医生识别可能与癌症相关的症状,开展临床乳腺检查或审查家庭乳腺癌历史。他们所接受的训练是相信这些并非其穷人的主要死因,因而无需对他们警惕,而他们也正是这样做的。”

早期发现并不一定依赖于昂贵的诊断设备。在那些用于大规模筛查的乳房造影技术并非广泛可用的国家,由接受过良好培训的社区卫生工作者、护士和医生开展常规临床检查有助于尽早诊断更多的病例。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目前正在与印度特里凡得琅市的区域癌症中心合作,开展一项涉及12万妇女的试验,评估包括减少乳腺癌死亡率的认识和临床乳房检查在内的“一揽子”干预措施的作用。

发现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要保证患者接到适当检测的结果并得到治疗方面的指导。Knaul说,“许多妇女都不愿主动争取,这是因为,如果她们觉得自己终将死去,就不愿经历手术和耻辱”。

“当某些技术无法使用时,给予病人其他选择很重要,例如,当不能进行放疗但能够进行手术时,可建议以乳房切除术代替乳房肿瘤切除术。从伦理上讲,我们必须考虑到女性生存的环境和现实,为每一位女性提供存活下来的最大可能性” 。

一些妇女排队进行乳腺癌免费筛查并了解相关信息
拉各斯卫生部
一些妇女排队进行乳腺癌免费筛查并了解相关信息。

Knaul相信,在初级层面还有更多工作可以做,而医院可能并非一定是发展中国家癌症患者接受治疗的最佳地点,尤其是对需要女性从家中长途跋涉或远离家庭的长期化疗方案而言。“在本地诊所实施化疗等使治疗更贴近患者的做法可为较佳方案。这是一个以科学和基于证据的方式发现更合适技术的机会,主要用来提供这类保健服务”。

拉各斯州卫生部的疾病控制主任Olufemi Taiwo说,州政府致力于降低癌症的发病率,特别是乳腺癌的发病率,而乳腺癌是尼日利亚育龄妇女最常见的恶性肿瘤。

自2006年以来,卫生部已开展了包括与宗教和社区领袖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的认识规划,使女性懂得乳房自检。她说:“现在我们已进入学校、市场、教堂和清真寺开展健康方面的更多讨论,散发信件和宣传小册子。但仍然有许多地方需要得到覆盖”。

Anyanwu-Akeredolu说,尼日利亚乳腺癌协会已开发了一项名为早餐健美操的健康规划,通过运动、平衡膳食和乳房自检宣传来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

据Taiwo介绍,许多妇女由于自以为治疗太昂贵而不去寻求医疗建议。“我们看到女性甘愿接受并忍受这种疾病,直至疾病恶化。但我们已在整个州指定了六所综合医院,免费实施乳房肿瘤切除,由此来努力降低这一负担”。伊巴丹的大学医院为贫穷妇女提供免费筛查和治疗建议。自2010年以来,到这家医院就诊的有治疗需要的门诊患者均被免费安排住在由尼日利亚乳腺癌协会开办的希望旅社。Anyanwu-Akeredolu说,“这是为缓解压在家庭成员肩上的重担而迈出的一大步”。

Taiwo说,卫生部正在与卫生专家合作,以便为本州制定综合性癌症控制政策并努力使其薄弱的癌症数据收集工作有所改善。她说,尼日利亚最近启动的全民保险将包含癌症治疗,但细节“还在商议之中”。

Anyanwu-Akeredolu认为,要解决尼日利亚的癌症高发病率和死亡率问题还需采取更多的协调方法。“现在我们有许多非政府组织独自开展工作,使该部门的工作出现了重复。我坚信,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弥补差距并与政府一道在制定有效政策方面全面发挥作用,我们就能够取得更多成就”。

随着越来越多的妇女接受乳腺癌筛查和治疗,认识规划已显示出成功迹象。拉各斯州大学教学医院肿瘤科的一名医生说,“现在,我们整个州的癌症医院对来自社区筛查规划的转诊病人往往会应接不暇”。

她说,目前需要的是资金和承诺,用以改善对得到诊断妇女的治疗。一个严重问题是诊断和放射照相设备缺乏可及性,特别是对于农村妇女而言。“目前,肿瘤科的乳房照相设备甚至无法工作,我们现在也无法进行放射治疗,所以我们不得不将患者转到其他医院”,她说。“我们有近1.6亿人口,寥寥几台乳房照相机绝不够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