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季节性流感信息传播

世界范围的季节性流感宣传活动必须因地制宜,适应一国民众和文化的需要。但哪类活动效果最好,有什么障碍?Ben Jones报道。

在低收入的西非国家塞拉利昂,一些儿童排成一队。每人举着一个标语牌,上面写着:“防止新的伤风感冒”。

这是流感信息传播的一个简单方式。信息可借助许多种方式传达给公众,比如通过媒体、社交网络或干脆是上述的那一类方式,但问题不在于此。问题是哪种方式对哪些国家最适宜,原因何在。

社区领导人在塞拉利昂传播关于流感的信息
Julienne Ngoundoung Anoko
社区领导人在塞拉利昂传播关于流感的信息。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表示,鉴于季节性流感每年引发300万到500万例重症,导致25万到50万人死亡,有效的宣传活动至关重要。因此,关键问题在于,卫生工作者需要考虑实地工作人员如何广泛传播这些信息。

例如,塞拉利昂这个世界上收入最低的国家,平均卫生保健开支仅为每人每年41美元,即成为世卫组织2009年秋季研究工作的主题,借以探讨在该年早些时候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广泛传播卫生信息的最佳方式。

世卫组织医务官员Nahoko Shindo说,该项目采用了提高意识活动的方式,它提出了若干问题,最主要的是需要确保将信息传达给目标群体:当地社区。

“在塞拉利昂,我们选取了两个群体,”她解释道。“一个来自George Brook,这是首都弗里敦周边的一个准城镇环境,另一个来自该国东部村庄Blama。二者的文化以及对疾病的观念截然不同。"

还有其他一些挑战。“在没有安全用水的地方,你很难去奢谈洗手的重要性,因此,重点必须放在呼吸道卫生上,” Shindo说。呼吸道卫生包括在打喷嚏或咳嗽时,用手捂嘴,不要在其他人跟前吐痰。

非洲许多国家为热带气候,只有两个季节――“旱季”和“雨季”,病毒常年流行。

儿童参与流感信息宣传活动
Julienne Ngoundoung Anoko
儿童参与流感信息宣传活动。

对塞拉利昂的许多民众来说,传统巫医与现代医学同等重要。大多数人不能读写,因此,流感控制活动必须删繁就简。动用了城镇传呼员传播关于“新的伤风感冒”信息,当地歌手还用土语在市场或人群聚集的地方演唱关于病毒的歌曲。

社会的某些群体被确定为目标。例如,孕妇由助产士来告知大流行性流感的危害,这些助产士,据Shindo称,“向目标人口有效传递了信息。”

为评估宣传活动的效验,项目的执行小组编制了两个调查表。第一个小组评估社区的流感知识,随机选取社区成员回答。第二个小组考察社区领导人对项目结束后提高意识活动的承诺。与参与项目的社区领导人进行了面谈。在每一情况下,评估者记下对所提问题的口头答复,将之翻译为英文。

世卫组织的研究结果表明,总的说来,有社区领导人参与的基层宣传渠道比静止的方法,例如标语牌和媒体,更有助于传播流感信息。

不同国家以不同的方式宣传防治季节性流感的必要性。去年,巴西开展了第13次季节性流感免疫接种运动,在此期间,大约接种了3275万剂疫苗。这次运动包括4月30日的国家动员日,以及卫生部向孕妇、六个月到两岁婴幼儿和卫生保健工作者分发疫苗。在前些年,这些疫苗一向只提供给土著居民和卫生保健工作者。

巴西,以及更重要的是塞拉利昂的活动表明,国家缺乏资源,必然妨碍成功开展宣传活动。

游行队伍展示适合当地民众的信息。
Julienne Ngoundoung Anoko
游行队伍展示适合当地民众的信息。

例如,在新西兰,卫生部通过免除费用,努力提高有重症风险人群,即老年人、慢性病患者和孕妇的疫苗接种率。

新西兰的“不受流感侵袭”运动,旨在帮助卫生专业人员接触这些群体。去年,向这些群体发放了宣传包,内有申请疫苗的说明、知情同意表、诊疗信息和宣传材料,例如招贴和运动的主要信息。

在预防季节性流感问题上,使广大民众了解各种良好做法固然重要,但还有另一场战斗:需要保护卫生保健工作者不受流感侵袭。第一线的卫生保健工作者每日与患者接触,很容易受到感染,转而又将病毒传染给其他患者。而这些卫生保健工作者并非都接种了疫苗。例如,在美利坚合众国(美国),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称,卫生保健工作者的流感疫苗覆盖率为将近63.5%。

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联合委员会希望来处理这一问题。该组织编印了一系列材料,可就地用于卫生保健设施,向医务人员通报季节性流感免疫接种的好处。此外,今年7月7日,将有一个新的标准生效,要求卫生保健设施向持有执照的独立医师和工作人员提供免疫接种,并制定增量的流感免疫接种目标,须与该国到2020年90%覆盖率的目标相一致。

联合委员会的医务顾问Robert Wise 解释说,虽然流感免疫接种覆盖率目前很低,但“正在朝着积极方向发展”,并说联邦政府、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该国其他组织都在为此努力。

当然,大多数免疫接种活动都是面向大众的。Bram Palache,身为阿伯特实验室全球管理事务主任,也是2011年10月在《疫苗》杂志上发表的疫苗提供及其与国家公共卫生政策的联系问题研究报告的作者,他说,在传达关于季节性流感的有效信息方面,卫生当局需要发挥作用。他表示:“我们已经确认,卫生当局开展的提高意识活动确实是疫苗接种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它们看来是适当的流感控制工作的一个关键因素,但往往做得不够好,不够有效。”

问题很大程度上在于,科学界内对不同疫苗的效用讨论乃至争论过多。此类争执经由媒体透露给公众。

流感是一种危害全世界人民的疾病。因此,世卫组织在2005年一份立场文件中,大力强调必须提高公众对流感及其并发症,以及流感疫苗接种的好处的意识。

多项研究报告表明,流感疫苗的效用可达25%到75%不等,视若干因素而定,包括个人年龄、病史和免疫状况。科学家对流感疫苗的效用,即疫苗保护个人免受感染的能力有不同意见。出于这个理由,关于公众应如何预防季节性流感的信息,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必须基于证据,有说服力,便于理解和记忆。

不论如何开展流感宣传活动,目标人口群体是哪些――是卫生保健工作者、老年人还是婴幼儿,政府都需要参与进来。

如Palache所言:“我们必须下决心去理解保护人民免受流感感染的必要性,以及为此制定方案的必要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