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消灭脊灰,一次一种

各国批准了一项脊灰尾声计划,该计划取决于能否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提供更可负担的灭活脊灰疫苗。Patrick Adams报道。

尼日利亚夸拉州一位母亲带孩子接种疫苗
世卫组织/Thomas Moran
尼日利亚夸拉州一位母亲带孩子接种疫苗。该国是仍流行脊灰的少数国家之一。

2000年,消灭脊灰运动似乎已接近尾声。此前一年已在全球消灭了野生2型脊灰病毒,同时1型和3型脊灰病毒也得到控制,仅有几百个病例。但是之后,该病毒出现了专家意料之外的情况。

在加勒比伊斯帕尼奥拉岛的某地,一名儿童因用于制造疫苗的活脊灰病毒感染而瘫痪。与疫苗有关的脊灰瘫痪病例已经存在多年,但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依然少见。而这个病例令人担忧的是,疫苗衍生病毒像野生病毒那样传播,并导致了一场疫情。

在通过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将疫情控制住之前,伊斯帕尼奥拉岛上的多米尼加共和国和海地两国有21名儿童瘫痪,两名死亡。这次暴发揭示了令人不安的新可能性:大多数国家选择的疫苗,即三价口服脊灰疫苗,本身可能导致新脊灰疫情。

虽然自伊斯帕尼奥拉岛疫情之后,这类疫情又在16个国家发生过,但就给25亿儿童接种100亿剂甚至更多的口服脊灰疫苗这一规模而言,疫情仍属极其罕见现象。

在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官员们看来,消灭脊灰的难题突然变得更加复杂了。

“我们认识到不仅必须消灭野生脊灰病毒,而且还必须消灭疫苗衍生病毒,”世卫组织脊灰、突发事件和国家合作事务助理总干事Bruce Aylward说。世卫组织是全球消灭脊灰行动的四个牵头伙伴之一,其余三个是国际扶轮社、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我们遇到了这个重大的新问题,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全新的解决办法。该进程相当不易,”Aylward说。

自那时以后,Aylward及其同事一直在开发所说的“新解决办法”:制定一项计划使世界从消灭野生脊灰病毒转向确保通过脊灰尾声战略使世界不再有任何因脊灰病毒,不论是野生病毒还是疫苗衍生病毒而瘫痪的病例。如果能取得成功,脊灰将成为1970年代消灭天花以后灭除的第二种传染病。

根据全球消灭脊灰行动的数据,各政府及其伙伴在25年消灭脊灰的努力中已投入了约90亿美元。但是根据2010年《疫苗》公布的一项研究,世界要想对这一投资实现回报,即到2035年时在中低收入和低收入国家至少能直接节约400-500亿美元,则必须在剩余三个流行国家: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消除该疾病,同时在世界其余地区要始终保持无脊灰病例。

一方面这三个国家要展开最紧张的疫苗接种工作,另一方面所有国家都需要通过各自的脊灰疫苗接种规划维持高度的免疫覆盖率,因为只要世界某地仍有病例发生,所有国家都面临再度感染的风险。

今年,世卫组织和全球消灭脊灰行动的理事机构世界卫生大会批准了消灭脊灰尾声计划,宣布完成消灭脊灰的工作“对全球公共卫生是规划方面的一项紧急大事”并呼吁各国提供资金。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在大会上指出消灭脊灰正“处于成功与失败的临界点”,强调2013年底之前的资金缺口达9.45亿美元(这段时期的预算为21.9亿美元)。仅今年一年,由于现金短缺,减少了在24个高风险国家的大规模疫苗接种活动,使数百万儿童面临风险。

消灭脊灰尾声计划打算从当前多数国家选择的三价口服脊灰疫苗转向两种疫苗:一种新的双价口服疫苗用于常规免疫,同时审慎地辅之以灭活脊灰疫苗。

2009年首次在阿富汗使用双价口服脊灰疫苗时,其抵御1型和3型脊灰病毒的效力比老的三价口服脊灰疫苗至少高30%,而且不含活的2型脊灰病毒,这种病毒自伊斯帕尼奥拉岛首次暴发之后导致了多起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疫情。

双价疫苗可抵御一种疾病的两种血清型,而三价疫苗可抵御三种血清型。就脊灰的情况而言,虽然脊灰病毒有三种类型,但导致80%以上疫苗衍生脊灰病毒感染病例并引发疫情的是三价口服脊灰疫苗中的2型病毒成分,所以去除疫苗中的2型病毒成分对成功至关重要。

于是这便需要将灭活脊灰疫苗纳入进来,这种疫苗以注射方式接种,可提供对所有三种类型脊灰病毒的免疫力,而且与口服疫苗不同的是,它不会导致疫苗衍生脊灰,因为用于制造这种疫苗的病毒是死病毒。

然而,与口服疫苗不同的还有,灭活脊灰疫苗不能产生必要的肠道免疫力以阻断传播。所以,儿童如果只接种灭活脊灰疫苗,虽不会染病,但可能将病毒排出,使其继续传播。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必须将双价口服疫苗和灭活脊灰疫苗结合使用。

全球脊灰实验室网络
世卫组织
全球脊灰实验室网络,这是一个由全世界145个获世卫组织认证的实验室组成的网络,对急性弛缓性麻痹病例的样本进行分析并描述脊灰病毒分离物的特性。2011年,全球脊灰实验室网络分析了20多万份样本。

“灭活脊灰疫苗可作为一种保险政策,提高儿童对2型脊灰病毒的免疫力,同时还具有增强对1型和3型病毒免疫力的额外优势,并由此加速消灭那些最后的野生脊灰病毒,”世卫组织全球消灭脊灰行动研究和产品开发小组协调员Roland Sutter说。

Aylward 和 Sutter相信,这项使用双价口服脊灰疫苗和灭活脊灰疫苗的双管齐下战略将能成功地消除由2型病毒导致的主要风险。在阻断所有剩余的野生脊灰病毒毒株的传播之后,各国可以停止使用双价口服脊灰疫苗,由此消除与该疫苗中所含的1型和3型病毒成分有关的任何残余风险。

这项计划的主要障碍是费用。一剂灭活脊灰疫苗至少3美元,对于最有需要的低收入国家而言过于昂贵。所以制定计划时的担忧是,尽管不大可能,但万一在转变过程当中或之后立即出现2型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疫情,那么儿童将得不到保护,因为国家只能使他们获得针对1型和3型病毒的免疫而无力负担灭活脊灰疫苗。

因此,挑战是要找到办法大大降低使用灭活脊灰疫苗的费用,但同时又要保证充分有效。Aylward深知其不易。“如果你是生产商,不会很积极地想方设法降低你产品的价格,”他说。“我们有时必须奋力争取。”

终于,在2010年,世卫组织的专家们与特别是古巴和阿曼等国家的研究人员合作,考察了四种可能降低灭活脊灰疫苗使用费用的方案:减少使用的剂数;使用分数剂量(1/5剂);增加两剂之间的间隔;以及在资源匮乏环境中生产疫苗。“发展中国家需要廉价办法来对付这种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传播问题,这是推动整项工作的动力,”Aylward说,“而真正振奋人心的是,大部分研究工作在发展中国家进行。”

而且,他说,结果远远好于预期。“使用五分之一剂量能行吗?”他说。“行,与使用全剂量来增强免疫力一样有效。两剂是否与四剂一样有效?是,如果你间隔四个月接种。能在低收入国家生产出可负担的灭活脊灰疫苗吗?结果表明很可能可以。所有这些令免疫领域的许多工作者诧异不已。”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使生产商同意生产用于皮内注射的分数剂量灭活脊灰疫苗,同时需要许可证发放机构考虑到公共卫生当务之急,迅速审查可否对这种潜在的解决方案采取快速批准程序,以便我们能够在一年之内获得许可,”Aylward说。但是,就所有这些充满希望的数据而言,一切还有待实现。

“A380客机已经在跑道上,但还未上天。这需要很多人的合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