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事实与数据的乐趣

为什么使卫生统计变得有趣很容易,但却很难说服人们接受一种以事实为基础的对世界的看法,Hans Rosling向Fiona Fleck说明了其中的原因。

Hans Rosling
由Hans Rosling提供

Hans Rosling是一位世界著名公共演说家,他利用创新动画软件阐述全球卫生和人口趋势问题。自1997年以来,他一直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学院的国际卫生学教授,并担任Gapminder基金会董事长。在2007年,他与儿子和儿媳共同创立了该基金会。他们开发了Trendalyzer软件,将时间序列数据转换成活动的、交互的和有趣的图表。

1967至1974年,Rosling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学习统计学和医学,并于1972年在印度班加罗尔圣约翰医学院学习公共卫生学。1979至1981年,他在莫桑比克北部地区担任区域医务官。1981年,在他领导下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了一种新的瘫痪疾病,并将其命名为konzo。2010年,他制作的影片“统计学的乐趣”赢得了格里尔逊奖最佳纪录片奖。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904-905.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3.031213

问:人们是以最佳方式使用卫生统计吗?

答:很少有人这样做。将世界划分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这一陈旧观念,联合国至今还在沿用,虽然联合国自己的统计数字也显示,这种划分早已不复存在。例如,在2012年,世卫组织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银行共同发布了关于儿童死亡率水平和趋势的报告。我总是在背包中随身带着它。

在该报告中,世界依然被划分为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地区。发展中国家包括新加坡、卡塔尔和大韩民国,而在这三个国家中,新加坡的儿童死亡率最低,卡塔尔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大韩民国则是发展最快的国家。这样的分类采用的是什么标准?1963年的生育率为每个妇女五个或更多活产,而这将会使一个国家永远被贴上发展中国家的标记。(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搞明白!)

问:对于这种误解需要做些什么?

答:我们需要把世界上的国家分为三类或四类:两类不足以反映差异巨大的不同社会经济现实。最贫困国家的状况不应该被描绘成“发展中世界”的总体状况。把巴西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列入同一组就完全不合适,尤其是涉及卫生问题时。

问:对世界的这种看法是否十分普遍?

答:是的。Gapminder基金会决定采用一种基于事实的方法。今年我们开始做调查,了解公众对世界的认识,在瑞典和联合王国向人们提出“现在全球平均预期寿命有多长?或者识字率有多高?”这类问题。我们发现,瑞典和联合王国的民众听说过在阿富汗发生的悲剧,在赞比亚因艾滋病引发的高死亡率,以及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发生的内战,并且他们认为发生死亡在整个发展中世界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对于给出的三个选项,多数答复者的回答是,全球平均预期寿命是50或60岁,而正确答案是70岁。只有10-15%左右的答复者知道这一答案[并且其中大多数答复者对世界持有一种严重扭曲的看法]。如果我们是问黑猩猩,两倍于人的它们也会随机挑选到正确答案。

问:为什么知道的人如此之少?

答:在最富裕的国家,全球卫生在很大程度上仍被视为灾难性问题,世界人口增长问题也同样如此。我试着告诉一些简单的事实,以消除这些观念。1948年我出生时,全世界的儿童人数不足10亿(0-14岁)。到了20-21世纪之交,这一数量增加了一倍多,几近20亿。联合国对21世纪末的预测是什么:是缓慢增长至30亿还是儿童这一数量已停止增长?只有10%的答复者知道全世界的儿童数量已停止增长。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事件,而媒体却将之完全遗漏。

问:公众需要获得可靠的卫生统计数据,以便能够接受一个以事实为依据的对世界的看法。过去您曾批评世卫组织未能更便利地提供数据,这一状况现在有所改善吗?

答:世卫组织有许多规划过去通常是在单独的网页上发布数据,向捐助者展示其规划的成功。通过建立全球卫生观察站[2010年为世卫组织技术部门建立的一个统计数字门户网站],获取世卫组织数据的情况有所改善,例如,人们现在可以下载和打印统计数字。

我很钦佩世卫组织的这一中心统计工作,但问题依然存在,如在excel表顶部的合并单元格,你在使用时必须“取消合并”。我也想获得更简单直白的数据,例如,可对各国加以比较的每人所抽的香烟数量和肺癌病例数量。这些数据经常不够完整,且年龄分布也不同。

问: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呢?

答:对世卫组织从事统计数据集中采集的工作人员给予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资金。当然,他们的工作得到了总干事陈冯富珍的支持,她说,她绝不会修改世卫组织专家所做的结论性数字。世卫组织需要更多的权威性和完整性,而这只能来自于提高核心预算的比例,而不是目前在核心预算(评定会费)和自愿捐款两者间的25:75开这一比例。各国应重新调整其为国际组织供资的方式,譬如,世卫组织需要给予更多的核心预算。

问:今年2月,国际统计专家聚集一堂,审查全球卫生估值的计算方式,包括卫生计量和评估研究所的最新《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报告》中所列估值。为何数据共享是个难题?

答:卫生计量和评估研究所在接受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赠款以开展这项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时曾说,它将努力做到方法透明,并允许自由查阅其数据。但是,自该研究报告发表以来,我还未能获得所有数据。在2月份会议上,卫生计量和评估研究所所长Chris Murray解释说,举例来说,中国当局允许该所在计算中使用其数据,但不得与他人分享这些数据。如果其他任何人想要获得数据,他们必须向中国当局提出请求。这很公平。其他国家也采用同样的做法。

问题是,如果我向中国提出整套数据的要求,譬如说,有关老年痴呆症的数据,而我也拿到了数据,但它与卫生计量和评估研究所使用的完全不是同一版本数据。与会者人人都承认这一点,生活并不像我们所想的那样简单,我们也不可能以我们希望我们能够采用的方式去分享汇编的数据集。与会者也认识到,国家有充分的权利这样做,主要并不是想隐瞒数据,而是想自行纠错:它们希望自己能够解决问题。

问:你怎么看新发布的《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报告》中使用的方法?

答:我甚至都不大理解报告中使用的先进的建模方法。一名与会者在会上作了一番有趣的评论,他提到金融机构在金融危机前处理抵押贷款时的做法时说,它们的处理方式到了无人知道结果的程度。当没什么人了解你所用的方法时,你的工作就不可能受到独立核实或被人轻易仿效。我询问说:“怎样做才好呢?你是使用这些新方法而不是联合国所使用的方法来处理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所有儿童死亡率数据呢?还是另行进行一次人口和健康调查呢?”

显然,最好是再进行一次人口和健康调查,因为它将会产生更多的经验数据。在卫生计量和评估研究所成立之时,作为评估员之一,我在讲话中说,“让研究所来挑战联合国吧,但不是取而代之。”现在,我听说联合国正在尝试制作更高级的数据模型。我不确信这就是正确的方法,但时间将会说明问题。我们必须对公共卫生方面的新方法持开放的态度,而卫生计量和评估研究所的工作也迫使我们考虑许多新的方法。

问:那么需要怎样做才能改善全球卫生统计工作呢?

答:全球卫生数据方面的主要挑战是,我们需要收集最贫穷国家的次国家数据,而不仅仅是通过国家调查获得国家估值。五等分计算(把总人口五分为五等分)可以国家卫生服务机构的数据为基础,但效用不及以次国家行政单位的数据为基础的估值。一名卫生部长曾说过:“我不需要五分位数数据,因为采用五分位数就没有任何主管我能够解聘。我需要省级和区域数据,这样我能够有所行动。”显然,在实施计划以产生次国家数据和五分位数数据方面存在着挑战,不过这些挑战并非不可战胜。但通常强烈要求提供民事登记数据的做法却是毫无希望的。

问:为什么说是毫无希望的?

答:在确定成功实施一种民事登记制度的决定因素这方面,没有人做过很好的研究。有什么措施会激励农村所有贫困家庭向当局报告死亡情况吗?我们知道史上有过一种模式:在国内你只能信奉一种宗教,人人都得加入该教会,并且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的孩子不接受洗礼,孩子死后将入地狱。当时牧师的任务是向政府报告。1750年在瑞典建立民事登记制度时我们的情况就是如此。

这种情况不可能同样发生在其它国家,因为建立民事登记制度需要一种更深层的文化和社会变革,其深刻程度许多专家都未必认识到。当然,我不认为在我们最需要数据的那些国家将会迅速实施该制度。

问:目前正在讨论千年发展目标的后续发展目标,有关新目标的提案即将敲定。你认为通过开展这些活动,卫生统计会得到足够的重视吗?

答:千年发展目标活动与数据的关系还很难说,部分原因是它并未给扩大和改善数据收集工作多投入一美元。它不过是依靠现有的数据,而其中很多数据的不确定性区间范围很大。现在人们常说的是,距离2015年最后期限仅剩下X天。他们说这话时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对于大多数千年发展目标来说,我们还不知道它们到2018或2019年是否可以实现。这样说的理由是,数据是以每隔三年至五年进行的调查为依据。

鉴于最近报告的与妊娠和分娩有关的妇女死亡人数下降,世卫组织已完成其对孕产妇死亡率所做的估算,但是,一些活动家对此十分不满,因为他们认为低死亡率可能对为其项目提供资金构成了威胁。在涉及千年发展目标时,我们测量工作做得相当好的是儿童死亡率。

问:自15年前你开始用动画图形说明数据以来,决策者是否已开始接受一种更多以事实为依据的对世界的看法?

答:国际组织中的资深政治家和官员历来掌握的信息量很大,而公众和非政府组织中的活动家的消息闭塞程度则令人惊讶。要想影响政治家,尤其是在民主国家,你的重点就不应放在决策者身上,你必须让选民,即公众了解情况,这才是困难的事情。

问:你还想说点什么吗?

答:只有在这一点上我是有利益冲突的:我是联合国和世卫组织的一个忠实粉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