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扩大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环境下的阿片类药物依赖治疗

吴尊友a & Nicolas Clarkb

a.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地址:中国北京昌平区昌百路155号,邮编102206。
b. 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和物质滥用司,瑞士日内瓦。

吴尊友联系方式(电子邮件:wuzunyou@chinaaids.cn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82-82A.
doi: 10.2471/BLT.12.110783

从使用者数量看,阿片类药物(即鸦片、海洛因和处方止痛药)是世界上第三大类药物。阿片类药物依赖的全球流行率大约在0.6%到0.8%之间,阿片类药物消费和依赖治疗的需求在欧洲和亚洲最高1。阿片类药物使用者死于药物过量的风险特别高。由于不安全的注射行为,注射阿片类药物的人还面临感染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风险2,3

本期,Mathers等人介绍了对67组注射非法药物人群的死亡率进行荟萃分析的结果,其中包括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14组人群。其分析结果清晰表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死亡率更高,使用阿片类药物的爱滋病毒阳性人群死亡率更高,停药阶段死亡率更高4

有很好的证据表明,阿片受体激动剂维持治疗能够预防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感染5,减少死于此类感染和药物过量的风险6,从而大大减少危害。因此,应将扩大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阿片受体激动剂维持治疗列为重点。

从惩罚转向治疗

因为传统上把阿片类药物依赖看成是道德低下和意志不够坚定造成的,很多国家采取惩罚性措施处理该问题,例如在强制治疗中心进行监禁、戒毒或康复7。来自多个学科的研究证据推进了我们对阿片类药物依赖的病理生理学理解。我们现在知道,它会给大脑神经回路带来长期变化,其复发、缓和过程使得戒断非常困难7

许多国家已经开始逐步放弃惩罚措施,转向为阿片类药物依赖者提供医学治疗。但是,惩罚的思路仍很常见,特别是在亚洲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结果很多国际组织谴责这些惩罚策略侵犯人权,并且提醒其存在健康风险而且也没有效果8。人们仍在辩论不同方法的好处911,但要成功控制阿片类药物依赖疾病,继续转向治疗措施而非惩罚必不可少。

扩大全面综合服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表的指南,对阿片类药物依赖采取社会心理辅助药物治疗的最佳实践是美沙酮维持治疗加上一种或多种辅助支持服务,如心理辅导和应急管理7

虽然业已证明美沙酮是有效的,也可以获得,但在许多急需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还无法获得美沙酮维持治疗12。因此,应重点扩大治疗覆盖面,使更多阿片类药物使用者参与进来。

虽然美沙酮是推荐药物,但也应提供其它方案满足更多阿片类药物使用者的个体需求,如丁丙诺啡(一种阿片受体激动剂)用于维持治疗以及环丙甲羟二羟吗啡酮(一种阿片受体拮抗剂)用于复发预防7。另外,心理支持对于恢复至关重要,因为阿片类药物依赖导致复杂的认知、行为和心理障碍,包括抑郁、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7

同样,鉴于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感染以及结核病在阿片类药物使用者中很常见,越来越多证据显示,针对疾病管理提供综合护理服务在各种不同环境下均能改善结果7,包括在中国,后者在赵等人的论文中讨论过6。因此,应强烈鼓励扩大心理服务和传染病护理服务,并将其与阿片类药物依赖治疗相结合并设在同一地点。

对处方阿片类药物依赖的迅速增加主要出现在美国,但预计也将扩散到其它高收入国家以及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13。如果能够预见到该问题并做好准备通过有效治疗方案处理该问题,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将在与阿片类药物依赖疾病的斗争中占据优势。本期,Gowing等14强调,良好的归档和数据收集工作对于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促进和实施这些战略也很关键。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一般缺少迅速实施并扩大阿片类药物依赖治疗的资源。它们需要做出现在就这样做的强有力政治和资金承诺。今天就扩大治疗将能够每年挽救数百万生命,并节约数十亿美元资金。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