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叙利亚人因暴力和混乱的卫生服务而逃往约旦

50万叙利亚难民逃往约旦避难。Dale Gavlak的报道讲述了联合国机构如何帮助约旦政府应对难民需求,尤其是母亲和幼儿的需求。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394-395.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3.020613

2013年3月,叙利亚难民在夜间抵达约旦,许多人带着幼儿
联合国难民署/Jared J Kohler
2013年3月,叙利亚难民在夜间抵达约旦,许多人带着幼儿

为了生存,他们在夜深人静时逃离了家园——叙利亚南部城市Daraa,这里正遭遇持续炮击。

“泥路十分难走。没有通往约旦边境的交通,”Leyla Najjar(化名)说。经过步履艰难的四小时路程,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女儿遇到了约旦的军事巡逻队,被巡逻队搭载,安全抵达了约旦最大的扎塔利难民营,地点就在叙利亚边境附近。

“我们的逃亡之路尤其艰辛,因为我怀有身孕,而且一路还得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这位22岁的母亲说,她不愿透露真实姓名,因为害怕会连累依然留在家乡的亲人遭到报复。

Najjar及其一家是140万叙利亚难民的缩影。自2011年起,这些难民主要逃往伊拉克、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以便远离暴力、轰炸和因卫生保健服务、食物、饮用水及能源日渐稀缺而不断恶化的生活条件。

“提心吊胆对孕妇不利,” Najjar说,她裹着黑色的头巾。不仅如此,由于过去两年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冲突持续不断,医疗服务尤其是产前保健的获取,在她所在的地区变得越来越困难。

超过50万被迫迁离的叙利亚人逃往邻国约旦避难,而且人数日渐增多,难民的涌入使得约旦的医疗卫生服务、饮用水和能源基础设施面临着巨大压力。今年4月,每天进入约旦境内的叙利亚难民约有1500到3000人。

联合国机构,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难民署,在4月15日公开呼吁冲突有关各方以及能对当地情况施加影响的有关方面停止武装斗争,寻求政治解决途径。

在呼吁中,各联合国机构表示,人道主义需求在增加,而各家机构施以援手的能力在下降,“原因是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存在安全问题和其他的实际限制因素,而且资金方面也有限制”。

“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可能在数周之内就会中止某些人道主义援助,”呼吁指出。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约旦助理代表Muna Idris表示,“我们在这里的医疗诊所里见到的叙利亚人,通常都是在寻求在家乡已经无法找到的医疗卫生服务。”

一些像Najjar这样的叙利亚孕妇不顾身体不便前往约旦,而其他在扎塔利难民营的人则表示,出于对安全因素和家乡缺乏卫生设施的因素考虑,希望在约旦生产,联合国人口基金的人道主义事务专员Shible Sahbani说。

今年四月底,这个容纳有12万人的难民营每天有10到13例生产。“我们估计到今年底,约旦将有120万叙利亚难民,其中包括3万名孕妇,这些孕妇中有很多人会在年底前生产,”Idris说。

4月,联合国人口基金在扎塔利难民营新开了一家诊所,提供初级卫生保健和生殖健康服务,包括计划生育、产前和产后护理,Sahbani说。联合国人口基金还主持生殖健康小组的工作,为在难民营提供生殖保健服务的组织进行协调。

他说,叙利亚难民的生育率很高,平均一个家庭有五个孩子,来自农村地区的难民尤其如此,这时就需要提供计划生育咨询和避孕服务。

机构员工还提供机会让难民妇女学习普通的卫生知识,并为遭受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妇女提供咨询辅导,Sahbani说。

扎塔利难民营有几个野战医院和诊所,还有一家诊所也是由联合国人口基金支持,提供初级卫生保健级别的生殖健康服务,如产前检查。

虽然一些剖腹产是在难民营中的摩洛哥野战医院进行,但大多数出现妊娠并发症的妇女都被转到扎塔利难民营以外的约旦医院就诊。

叙利亚难民带孩子接受麻疹疫苗接种
世卫组织
叙利亚难民带孩子接受麻疹疫苗接种

而绝大多数居住在扎塔利难民营之外的叙利亚难民则散落在约旦全国的不同社区内,他们在获取当地医疗保健服务时可能会有更大的限制。

“我们不能遗忘大多数难民所生活的收容社区。他们的需求对国际社会而言,并不像扎塔利和其他难民营的那么明显,”联合国人口基金的Idris说。

联合国表示,自从2011年叙利亚危机发生以来,已有8万人丧生,40万人受伤,叙利亚的医疗卫生体系也受到冲击。

一份世卫组织最新的情况报告显示,许多卫生专业人员已经离开叙利亚。留下的人员则常常遭遇道路安全问题、狙击手和军事检查站,这些会在他们的工作途中形成障碍。报告说,麻醉药品和拯救生命的药物,包括抗生素和治疗慢性病所需的药品,出现严重短缺。

联合国难民署4月发布了一份关于2013年第一季度整个地区叙利亚难民卫生状况的报告,报告显示,治疗常见疾病(尤其是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以及由冲突造成的疾病(如精神卫生问题和伤害)所需的药品依然短缺。

由于国际资金较少,联合国难民署表示,为难民,尤其是为居住在难民营以外的难民,提供优质卫生保健服务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资金方面存在空缺:联合国1月发起了15亿美元捐款的呼吁,至今只收到了一半金额。

“我们将继续与合作伙伴一起,为在约旦和伊拉克难民营的难民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但那些住在难民营以外、通常是在城市地区的难民,他们的情况更加艰难,” 联合国难民署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世卫组织在扎塔利的公共卫生专家Sabri Gmach博士表示,与他在非洲服务过的难民不同,叙利亚难民有寻求医疗服务的传统。“当儿童、老人、妇女和孕妇等弱势群体到达这里以后,他们对服务的需求很大,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受过医疗卫生服务。”

Gmach说,世卫组织、联合国儿基会、联合国难民署和约旦卫生部4月在扎塔利难民营进行了麻疹疫苗接种活动,成功地为约9万目标人群实现了98%的免疫覆盖,这9万人主要是新近到达的人口,年龄在6个月到30岁之间。

世卫组织的重点关注还包括居住在难民营以外的难民,以及这部分涌入人群对约旦收容社区的影响,Gmach说。

世卫组织及其他联合国机构与约旦卫生部联合,于上个月开始了一项对政府卫生设施的快速评估,这些卫生设施的服务对象是约旦收容社区以及居住在其中的叙利亚人。

“评估会告诉我们影响不同年龄组的疾病数量和种类,以及该种额外负担对约旦卫生系统,尤其是对靠近叙利亚边境的约旦北部社区所造成的影响,”Gmach说。他补充说,情况变化很快,去年9月所做的一项类似评估现在已经“严重过时”。

在联合国人口基金方面,该机构正在支持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如约旦卫生援助协会和阿曼约旦协会,在这些收容社区建立诊所和医疗小组。

长期以来,世卫组织一直通过提供对卫生管理人员和卫生工作者的培训来支持约旦政府。“现在我们还在帮助卫生部制定更加有效的计划,以使约旦的卫生系统能够更好地应对这种压力,”世卫组织驻约旦代表Akram Eltom博士说。

下个月,世卫组织、联合国儿基会和其他伙伴将与卫生部合作开展新的疫苗接种活动。“既然我们已经在扎塔利难民营成功地开展了麻疹疫苗接种活动,我们还想为居住在难民营以外的大量叙利亚人以及居住在那些收容社区的约旦儿童和成人进行疫苗接种。这样有助于保护整个国家不会重新出现麻疹疫情;这种可能造成极大破坏的病毒性疾病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在约旦暴发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