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技术转让有助听力

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寻求技术转让,以便更好地获得可靠的低成本数字助听器;印度也是其中之一。加里•汉弗莱斯的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471-472.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3.020713

“舒耳艺听力”加拿大创始人霍华德•温斯坦开玩笑说:“有四种助听器在发展中国家有售:BTE、ITE、ITC和ITD。”舒耳艺听力提供低成本数字助听器。

对助听器使用者而言,前三组缩略词应该比较熟悉(分别是“耳背式”、“耳内式”和“耳道式”助听器)。但按照温斯坦的说法,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最终拥有的都是最后一种类型:放抽屉里不用式助听器。

温斯坦解释说:“在发展中国家,幸运地拥有助听器的人往往得不到电池,或者买不起电池。而助听器电池得一周一换。所以,助听器最后就仍在书架上或厨房抽屉里了。”

部分上是为了把助听器从厨房抽屉里拿出来,在电子工程师的帮助下,温斯坦通过与博茨瓦纳拉莫茨瓦村聋校的听障少年磋商,在2003年建立了“舒耳艺听力”。

温斯坦相信,舒耳艺助听器是世上首个使用太阳能充电器的助听器,该充电器也可插入电灯插座充电。

定期更换助听器电池的费用很高,但这只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听力受损者不用助听器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助听器本身的价格。

霍华德•温斯坦在巴西一个助听器组装车间
承蒙霍华德•温斯坦许可
霍华德•温斯坦在巴西一个助听器组装车间

根据2009年《消费者报告》发表的一份调查,纽约都会区的消费者购买一个助听器的价格在1800到6800美元之间。欧洲的情况也很类似。根据世卫组织防聋防盲司技术官员谢莉•查达哈博士的说法,欧洲高端数字助听器的价格高达1万美元。

查达哈博士说:“相比较而言,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价格要低一些,但对用户而言仍然太高,使助听器成了绝大部分人负担不起的奢侈品。”

全世界约有3.6亿人有残疾性听力损失,其中大部分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而这些国家有需要的人中只有不到3%拥有助听器。

查达哈博士认为,未能满足需求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现有助听器费用太高,而助听器十分昂贵的原因是有五家厂商主导了市场。但是,查达哈也指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有需要者难以获得助听器还有一个原因,即,这些国家缺少经过培训的人员对助听器进行调试、维护和修理,而且电池供应也不可靠。

据温斯坦说,讽刺的是,主要助听器厂商都将部件外包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包括巴西、中国、柬埔寨、印度和南非;助听器的组装工作往往也在这些国家完成,公司为每个组装好的助听器支付的费用不过几十美元,而不是数千美元。

弗朗西斯•摩西博士是世卫组织促进为老龄人口开发和使用医疗器械项目的负责人。他认为,助听器说到底是一种基本医疗器械,鉴于其生产成本和零售价格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最适合进行技术转让。

简单地说,技术转让涉及与对该产品需求未得到满足国家的生产厂分享有关产品规格和制造诀窍的信息。

技术转让可以有多种形式,从直接许可协议到实际转让技术秘诀和设备。各国需要技术转让的关键原因是,他们需要改善获得人民需要但又负担不起的医疗器械和药物。

但是,正如摩西所指出的那样,改善产品获得并非技术转让带来的唯一好处。技术转让还意味着有机会满足当地人口对于特定产品的需求,即,通过确定所谓的“目标产品概况”从而获得该产品。

确定“目标产品概况”是摩西及其团队在促进技术转让方面所采取的第一步。

他说:“我们和最终用户交流并考虑了当地条件,这使我们能够草拟出目标产品概况。然后,我们和制造商接触,看看他们是否愿意调整现有产品或生产新产品。”

摩西还说:“我们和有适当产品的公司讨论各种技术转让方案,以便让设备的价格降下来。在可能和适当的情况下,我们也努力推动将技术转让和当地生产结合起来,以便提高相关国家的生产能力。”

世卫组织牢记为助听器确定目标产品概况这一目标,于3月在世卫组织总部举行了一次专门磋商会,邀请大量科学技术专家以及业界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参与。

除将数字助听器目标价格定为40-60美元外,磋商会的建议还包括进一步磋商以下议题:适合穷国使用的耳模技术和充电电池,包括太阳能充电器。

霍华德•温斯坦作为业界代表出席专门磋商会,并在会上做了7分钟发言,介绍了舒耳艺助听器相关工作,该产品具有开放性,不需制作耳模。

温斯坦自认是一位社会企业家,坚信技术转让的作用,并且从一开始就致力于分享他的产品,至少使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有听力损失的儿童能够从中获益。

他说:“我们本可以迅速为舒耳艺充电器申请专利,但是我们希望人们能够复制我们的产品。事实上,如果有人能够生产出更便宜、更好的舒耳艺助听器,并且利用自己的经销渠道将更多产品提供给更多有听力损失的儿童,我们也就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即使我们自己再没有生意可做也没关系。”

直到最近,巴西还是唯一一个利用了舒耳艺这一在博茨瓦纳开发的技术的国家。但据温斯坦说,今年,舒耳艺助听器将在中国、墨西哥、俄罗斯和新加坡开始生产,生产均使用温斯坦免费提供的技术参数和生产流程细节信息。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聋人需参与产品的生产。

巴西舒耳艺助听器的组装工人都有听力困难,佩戴着他们自己所生产的助听器。
承蒙霍华德•温斯坦许可
巴西舒耳艺助听器的组装工人都有听力困难,佩戴着他们自己所生产的助听器。

5月,温斯坦与印度国有企业印度人工肢体制造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该公司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Shri G Narayan Rao在出席3月的专门磋商会时听到了温斯坦的发言。

Rao认为,印度人工肢体制造公司已经在生产世界上性价比最高的助听器了,但他对舒耳艺的太阳能充电器特别感兴趣。4月,该公司订购了50个舒耳艺充电器,计划将其送给用户并征求其使用意见。

Rao说:“如果太阳能充电器确实性价比高,我们将请求舒耳艺转让技术。”他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印度人工肢体制造公司将开始生产,预计明年产量达到10万至15万台,大约占印度每年助听器产量的40-50%。

世卫组织的查达哈博士认为,印度人工肢体制造公司的产能将对满足印度乃至全球尚未得到满足的助听器需求方面发挥重大作用。她说:“我们将怀着极大的兴趣关注印度人工肢体制造公司的发展。”但是,她也仍然很谨慎。

她说:“重要的是要明白,改善助听器的获得不能只靠生产出更好的产品或者把价格降下来。”

“同样重要的是,要考虑提供助听器调试和维修服务,包括提供耳模。要克服这些挑战,各国需要处理更为广泛的卫生系统问题,包括调试和维护这些助听器所需的熟练卫生工作者存在短缺,这个问题非常突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