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将人口健康置于2015年后议程的核心地位

Carole Presern a为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2015年后工作组所做

a. 世卫组织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地址:20 Rue Appia 27, Geneva 1211, Switzerland.

联系人:Andres de Francisco(电子邮件:defranciscoa@who.int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467-467A.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3.125146

千年发展目标塑造了全球卫生和发展工作重点,并催化了妇女和儿童健康领域的重大进步。目前正在讨论的2015年以后的发展议程必须充分利用这些成就。为此,2012年,联合国系统2015年后可持续发展议程工作组提出了包含四个核心方面的框架:包容性经济发展、环境可持续、包容性社会发展以及和平与安全1

以此框架为基础,2015年后联合国发展议程高级别名人小组提议12个目标和54个具体目标,作为促进发展的、以人为本的变革议程的一部分。我们强调有必要将人口健康置于2015年后议程的核心,以加强该工作的方向。为此,可以采取措施使卫生和发展工作超越部门行动的孤岛,并重点关注世界上最弱势的群体1

当前的讨论强调公平,而且在将社会最弱势群体作为重点方面正在出现共识。因此,我们建议关注每个国家的最贫困人口,特别是育龄妇女、儿童和青少年。这些群体在多个领域特别脆弱,但他们也是任何想要在可持续发展四个方面均取得进展的社会的重要“人力资本”。

在经济领域,妇女已成为主要角色。过去30年间,由于女性教育、获得避孕和性别平等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全世界有5亿多妇女加入了劳动力大军2。由于能够进行避孕,生育率下降了,这也减少了对环境的压力。事实上,生育率降低和儿童生存状况更好对1965-1990年东南亚经济急剧增长的贡献高达30-50%3。另一方面,儿童和青少年是未来的劳动力。健康的儿童和青少年将成长为更具生产能力的公民,其一生收入很可能比不健康的同龄人要高。

环境危害包括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常常过多影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妇女和儿童。在一些社会,妇女和儿童要出门干各种家务。如果气候情况导致水和燃料的来源遭到破坏,他们就得到很远的地方获得这些生活必需品。一些妇女以捕鱼或务农为生,极端天气事件会使她们无法获得食物和收入。

妇女和儿童也面临更多家庭室内风险,例如使用固体燃料带来的空气污染,这是导致呼吸道疾病的主要原因4。一些不可持续的耕作方法使土壤和水污染以及土壤贫瘠,导致环境退化更为恶化。这会造成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进而导致健康状况差和贫困,特别是对妇女和儿童而言。

在社会包容领域,妇女、青少年和儿童也处于弱势地位。在许多国家,他们在社会上和政治上都没有得到充分代表,还常常是根深蒂固的社会文化和性别不公平的受害者,在生活中的机会更少,健康结局较差。促进妇女、儿童和青少年权利的行动可以促进社会包容,减少贫困,刺激经济发展并改善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计划生育对于社会发展必不可少。

我们已经看到,降低生育率促进了经济发展和妇女参与社会劳动。教育也是推动社会发生变化的主要因素。更高的识字率对于两性而言都会带来更好的健康结局和更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参与。妇女参与经济和政治活动往往会加强她们融入社会。例如,卢旺达议会妇女所占比例在全世界最高(56%),妇女也在该国卫生和发展事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5,6

普遍获得高质量的卫生保健服务对于包容性社会发展也十分重要。每年,全世界有1.5亿人因为自费支付医疗费用而陷入严重经济困难,有1亿人因此而陷入贫困7。需要采取社会保障措施,包括财务风险保障,以确保公平获得卫生保健服务。

性暴力的威胁破坏妇女和少女的安全。在冲突中,妇女和女童常被强奸,或被用做获取政治或军事优势的工具8。教育男人和男孩对于在战时和平时预防家庭和社区暴力至关重要810。流行病和社会混乱对儿童特别有害,也对安全构成重大威胁。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艾滋病)就造成了一个新的孤儿阶层,他们陷入健康状况差和贫困的恶性循环,在很多情况下,这个循环还包括犯罪。

总之,关注四大领域的2015年后可持续发展框架使我们有机会在千年发展目标成就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变革议程应以各地最弱势群体为重点,特别是妇女、儿童和青少年,这将带来最大的好处。这样的议程需要强有力的国际合作和诸多利益攸关方参与。现有伙伴关系如“每个妇女每个儿童”和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已经发挥了有效作用,应拓展到全球卫生和可持续发展事业所涉及的多个部门。


鸣谢

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2015年后工作组由以下成员组成:Anuradha Gupta(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印度新德里);Diah Saminarsih(印度尼西亚千年发展目标问题总统特使办公室,印尼雅加达);Tinuola Taylor(尼日利亚联邦卫生部,尼日利亚阿布贾);Gillian Mann(英国国际开发署,英国伦敦);Barbara Kloss-Quiroga(德国国际合作协会,德国波恩);Geeta Rao Gupta and Kumanan Rasanathan(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美国纽约);Kate Gilmore(联合国人口基金,美国纽约);Susan Myers(联合国基金会,美国纽约);Julian Schweitzer(结果促发展研究所,美国华盛顿);Sharon d’Agostino(强生公司,美国新布朗斯维克);Jennifer Requejo(2015年倒计时计划,瑞士日内瓦);Lara Brearley(拯救儿童组织,英国伦敦);Kate Eardley(世界视力国际社,美国纽约);Liliana Hisas(环球生态基金,美国亚历山德里亚);Andres de Francisco、Jennifer Franz-Vasdeki、Shyama Kuruvilla、Carole Presern和Kadidiatou Toure(世界卫生组织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日内瓦)。

作者感谢Flavia Bustreo, Henrik Axelson和 Lori McDougall的修改和评论。本文观点和意见属于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2015年后工作组,而不一定反映相关人员工作单位的正式政策或立场。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