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解决肥胖问题需要采取全政府方式

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人出现超重和肥胖。Philip James向Fiona Fleck介绍了这一流行如何开始,以及需要做什么来加以扭转。

Philip James
鸣谢Philip James
Philip James

Philip James教授在过去40年中致力于肥胖研究并且提高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

他在伦敦大学学院接受了生理学和医学培训,在牙买加、英国和美国接受毕业后培训。1971年至1974年,他在英国参与了第一次国家肥胖研究,1976年在剑桥建立了Dunn临床营养中心,研究肥胖以及成人慢性病饮食问题。1982年,他被任命为阿伯丁洛维特研究所所长,1996年回到伦敦卫生学院,参与他最新创立的国际肥胖工作组(IOTF)。他担任世卫组织顾问时,协助制定了用以解决目前全球肥胖流行以及成人慢性病问题的战略。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551-552.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3.030813 [PDF]

问:哪些方面吸引你从事肥胖研究?

答:我在牙买加从事了五年儿童营养不良工作,之后我回到英国,接管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营养和公共卫生教学规划。

1972年,我提出了一份研究计划,想了解为什么有些妇女长了体重而又很丰满。卫生部和医学研究理事会在回应时要求我们部门对肥胖研究文献作出全面分析,1976年以卫生部/医学研究理事会报告形式得以发表。医学研究理事会认为这一计划十分耐人寻味,因为他们从未考虑对这一领域提供资金,这使我获得了资助,在剑桥设立了Dunn临床营养中心。

问:这份报告为何如此重要?

答:我们将体重指数(BMI)视为超重的标准衡量方法,并且证明如果这一指数出现上升,人们的死亡危险就会增加。之所以引起卫生部的关注是因为报告提示这可能会成为一个主要公共卫生问题。

问:在这个没有研究过的领域,你是从何处找到足够的强有力证据呢?

答:我们使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人寿保险公司在美国开始收集的数据。他们建立起了一个体系,就是根据人们所在的年龄组所观察到的期望寿命,当体重超出了其性别和身高应有的体重之后,就需要交纳额外预付金。他们从参加保险的人员中找出了数百万计的男人和女人,对这些个体进行了几十年的跟踪。

问:为什么1976年的报告将体重指数为25或者更高视为超重,并且将体重指数为30或者更高视为肥胖?

答:我们通过数据看到,当体重指数大约为20时,血压就会上升;无论身高或性别如何,当体重指数约为25时,过早死亡情况就开始增加。

在保险领域,常规做法是当超出“正常情况”的20%时就视为肥胖。超出25这一体重指数的20%就等于30,因此我们将30这一体重指数当作肥胖的临界点。我们知道体重指数属于一项粗略衡量方法,比如橄榄球球员可能出现“肥胖”,但他们满身是肌肉。尽管如此,我们能够针对正常的男人和女人在体重指数的每一层级确定其超重程度。

问:这项研究有何局限性?

答:我们认为,25这一体重指数仅仅有助于估计过早死亡危险,这已经成为确定临界点的标准,但我们现在知道,二型糖尿病的危险在体重指数处于20和25之间时会上升许多,还有就是出现高血压、缺血性心脏病以及与体重相关的某些癌症的危险在体重指数超过25之前就会增加。

问:肥胖在什么时候被列为疾病?

答:当世卫组织在1948年着手制定《国际疾病分类》时就被列为一种疾病。随后,在开展心脏病和高血压研究时,流行病学家却开始将肥胖列为危险因素。他们给我们帮了个大倒忙,因为这提示危险因素属于个体责任,就这一问题而言就属于没有食用正确的食物。这一流行病学方法对于肥胖作为公共卫生问题的重要性起到了很大淡化作用。

问:这些观念什么时候得到改变的?

答: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即便在埃及、肯尼亚和墨西哥的穷人家庭中我也看到妇女中的肥胖率很高,而这些人群却因其孩子发育迟缓而获得粮食援助。没有人对肥胖问题感兴趣。1995年,我创立了国际肥胖工作组,我们对世卫组织肥胖问题首次专家磋商会的工作发挥了作用。

情况表明,肥胖并不仅仅是“自我放纵式”美国和英国成人的问题,也是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人们的问题,这是世界上没有得到认识并且具有流行倾向的最大的公共卫生问题。现在有大量证据显示,体重增加与肥胖在那些过去50或者60年中经常存在营养不良情况的国家具有灾难性后果。

问:什么样的统计数据最能显示人群的肥胖特点?

答:最具启发性的数据有三个来源。首先,澳大利亚对儿童身高与体重数据所作分析表明,儿童体重指数在20世纪前80年基本保持稳定,随后突然出现飘升。其次,对成人肥胖或者超重所作的连续性测量显示,多年来有小幅上升,但在上世纪80年代这一问题骤然加重,很快影响到发展中国家。第三,有些最肥胖的儿童和成人处在欧洲地中海国家。这就使一种概念公诸于众:这一地区的人们仍然食用传统地中海饮食。除了太平洋岛国之外,现在世界上最为肥胖的人属于中东妇女,墨西哥妇女居其次。

问:上世纪80年代发生了哪些改变?

答:在上世纪80年代,向儿童推销含有高脂肪、高糖或者高盐的食品和软饮料的技巧得到了高度发展。在儿童心理学家的帮助下,生产企业开始认识到那些在不知不觉中对销售造成影响的因素。比如他们发现,如何影响孩子,使孩子控制父母,将他们带往快餐店,或者利用包装并将其放在超市能够使小孩眼睛看到的地方,吸引孩子们食用甜食。随着更多妇女进入劳动力市场,她们在家做饭时间的减少,加工食品的销售也就兴旺起来。

问:这些变化的意义何在?

答:骤然出现的这一流行属于新的全球现象。它不像高血压,当人们减少脂肪和盐的摄入就可以将其降下来。它不像心脏病,当人们从食品链中祛除饱和脂肪,心脏病就会走低。肥胖为何不同?这是因为自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早期以来,我们工作和休闲时的计算化和机械化使我们的体力活动发生了转变。

现在庞大的全球产业促使我们买车,我们并不需要出门到电影院,因为我们可以在家用电视或者电脑来看电影;小孩子现在可以选择无数有吸引力的视频游戏。这就意味着我们失去了活动,我们需要以前可能从未吃过的更好的食物来防止出现“被动性”体重增加情况。

问: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也是这样吗?

答:伴随着食品工业的全球化,跨国公司将他们未来几十年的赚钱目标定为他们所说的“第三世界”,这些国家正在变得不堪重负。在一些国家中,人们吃的垃圾食品骇人听闻,对穷人的控制简直无法形容。

农业上生产出多余的脂肪和糖还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得到了政府补贴,达到数万亿美元之多。欧盟共同农业政策以及美国农业政策对水果和蔬菜、糖和脂肪的相对价格带来了扭曲,这样当人们贫穷时就买不起多种水果和蔬菜。随着不平等现象的加剧,人们的主要动力是获得尽可能便宜的卡路里,目前这些都是富含糖和脂肪的食品,通过添加食盐来触发人们的原始味觉系统。

问:有什么解决方案?

答:我们需要采取一种许多部门参与的全政府方法。除非政府同意实施干预并设定新标准,否则就无可救药或者没有希望。在产业界这种营销攻势面前,规劝人们改变自己的行为,这种想法与我们所知的一切大脑行为相违背。当面对一个全球最为强大的产业时,得到公共资助的社会和传统媒体宣传活动毫无作用可言。

问:税收对于促进采用更加健康的膳食,比如今年匈牙利采用的食盐税,会产生什么效果?

答:只要将价格的提升公开化、明确化并且幅度可观,那么财政措施就具有显著效果。上个月在世卫组织关于营养和非传染性疾病的欧洲部长级会议上,科学家们证实,丹麦对饱和脂肪征收了长达15个月的税,这也减少了饱和脂肪的摄入。禁止反式脂肪也被证明是使食品链摆脱工业产生的危害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之一。

问:政府应当做些什么?

答:他们一开始应当在诸如医院和学校等所有公共场所禁止销售可导致残疾和早期死亡的食品和软饮料。他们应当保护年轻人。最新研究显示,青少年是烟草、酒精和快餐公司的首要目标,这是因为人们的大脑只有在20岁出头时才能够作出对原始情绪反应有所控制的决定。

比如,法国在2001年发起了一项运动,确保儿童在学校吃上健康食物,2005年禁止在学校使用自动售货机。该国还将软饮料的价格每升提高了七分钱。在政府支持的机构所执行的食品问题政府政策应当与本地农业做法结合起来,能够在具有多种健康选择的环境条件下提供适当的高质量食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