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面对持续上涨的卫生保健费用,金砖五国希望提供物有所值的卫生服务

金砖五国希望能够提供普遍卫生服务。鉴于新药和新医疗装置多到令人无法作出适当选择的地步,卫生技术评估已成为一项关键工具。Claire Keeton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4;92:392-393.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4.020614

南非确定的一项目标是,分14年建立国家健康保险制度,争取到2025年实现全民卫生保健服务。制定了这类雄伟目标的其它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面临类似的挑战。

南非卫生部总干事Malebona Precious Matsoso认为,该项计划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扩大公共服务的范围和提高其质量,并最妥善地利用宝贵的公共资源。

她在2013年3月《南非医学杂志》上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技术将在改善健康状况和提供服务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技术成本可能很高。为此需要借鉴其它国家的经验,通过严谨、独立的机制评估新技术的成本效益。”

世卫组织会员国于2011年承诺发展本国卫生筹资制度,以便为实现全民健康覆盖奠定基础。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联邦、印度、中国和南非)自2011年以来在每年卫生部长会议上强调了这项目标。

这些国家认识到,如果不建立适当的制度来权衡药物、疫苗、诊断试剂和新设备的成本效益,费用很快就会失控。这是为什么需要进行卫生技术评估的原因。

医生在手术室里为患者进行手术
世卫组织

可通过评估卫生技术权衡两种或两种以上卫生保健方案的成本效益,以确定特定情况下的最佳方案。

卫生技术在富裕工业化国家已根深叶茂,过去二十年来在许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也已开始扎根。卫生技术国际信息网络有57个成员,共来自32个国家。巴西加入了这一网络。该国于1988年推出统一卫生系统(SUS),此后,尽管市场上不断涌现新的卫生保健方案,仍在努力维持全民卫生保健服务。

在中等收入国家中,巴西是这一领域的开路先锋。该国于2003年设立全国技术应用委员会(Conitec)负责卫生技术工作。该委员会主席Clarice Alegre Petramale博士称,该机构负责对各种技术进行比较研究,并制定临床实践指南和药物报销清单。

她说,该委员会进行了数百次评估,其中大约65%的评估对象是新药,其余针对的是医疗装置。巴西公共卫生系统过去两年期间根据这些评估结果采用了85项新技术。

印度将全民健康覆盖定为国家卫生目标。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全民医保。全世界这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一致认为,技术评估活动对实现此项目标极为重要。

俄罗斯联邦面临的挑战是维持所提供的全民卫生服务。俄罗斯莫斯科卫生部国际合作与公共关系司副司长Svetlana Axelrod博士说,“我们通过卫生技术评估系统,评估了一系列新的卫生技术,例如药品、设备、质量保障制度和细胞技术。”

Axelrod说,“合理有效使用财政资源对于卫生系统的效率及其组织和管理极为重要。”

世卫组织基本药物和卫生产品司医疗装置处的工作人员Adriana Velazquez Berumen表示同意。她说, “这样做是为了获取与卫生技术有关的数据和证据,以更好地提供卫生服务。”

她说,“国家不能什么都买,必须确定哪些现有技术符合本国的需要并能负担得起。”

上月世界卫生大会在所通过的一项决议中确认,卫生技术评估是所有卫生系统的一项要素。在卫生大会期间还举行了一次介绍会和边会,向世卫组织各会员国介绍了这一专题。

卫生系统采用这一方法可以节约大量资金,另外,一国的研究成果往往可供其它国家借鉴。

例如,加拿大药物和卫生技术署(CADTH)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对2型糖尿病治疗药物进行了比较,比较结果显示,在降低血糖效果方面,磺脲类药物与其它二线药物(如格列汀类降糖药)之间并无显著差异。

经证实,使用磺脲类药物最为合算,其成本只有其它二线药物价格的十分之一。

世卫组织正在一些国家举办卫生技术评估讲习班,并鼓励面临类似问题的国家公布其评估结果和分享其专业知识。

Petramale提到了全球三个最悠久的卫生技术评估机构,她说,“在巴西,我们一向自行开展评估工作,但我们也会参考英国国家卫生和护理卓越研究所(NICE)、加拿大药物和卫生技术署(CADTH)以及澳大利亚卫生部的评估结果,并在我们的评估中考虑到这方面的信息”。

印度国家卫生系统资源中心(卫生与家庭福利部属下一个负责提供技术支持的机构,缩写为NHSRC)卫生保健技术处处长Jitendar Sharma博士指出,考虑到许多国家和国际机构“针对各种技术进行了相当不错的评估”,印度借鉴了其它国家的卫生技术评估结果。

Sharma解释说,如果有了新的科学证据,例如从临床试验中获得了以前评估时还不具备的新数据,可能就需要进行新的评估,在不同的技术之间进行比较。

他说,在世卫组织驻印度国家办事处的技术支持下,印度国家卫生系统资源中心与卫生保健技术创新中心实行了三项奖学金计划,联合培训了200名卫生技术评估专业人员,并计划于今年实行另外两项奖学金计划。

同一疾病不同治疗药品的价格可以相差极大
世卫组织

Sharma说,“鉴于相对于药物等其它技术而言较为缺乏关于医疗装置的循证数据” ,印度国家卫生系统资源中心卫生保健技术处特别重视医疗装置专题。

复旦大学卫生技术评估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陈英耀教授指出,中国国家医疗改革计划特别重视向全国人民提供适当的和具有成本效益的基本卫生保健服务和技术。他认为,卫生技术评估可以大大促进医疗改革。

陈教授说,“中国一些学术机构设有卫生技术评估中心。过去20年来,这些活动已壮大成为医疗改革进程的一部分。 但由于我们并没有全国统一的卫生技术评估管理结构和制度,卫生技术评估活动看来仍较零散,且不够一致。中央政府正争取在近期建立统一的管理结构和制度。”

与其它金砖国家相比,南非在此领域起步最晚。南非国家卫生实验室服务局于2012年在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设立了一个卫生技术评估部门,另外,科学家正考虑在若干领域采用这一做法。

巴西在卫生技术评估结果的基础上作出重大卫生政策决定,例如确定全国卫生系统提供哪些药物并确定药物价格。Alexandre Lemgruber博士曾担任巴西卫生监督署卫生技术评估处处长,自2011年起担任泛美卫生组织(PAHO)卫生技术事务区域顾问。他说,“巴西全国技术应用委员会的13名委员每月开会,在对各种卫生技术评估的基础上提出建议,卫生部长通常会采纳其中绝大多数建议。”

Lemgruber说,“卫生技术评估对决策工作越来越重要。在资源受限的环境下,各国都面临这一挑战,即使富裕国家也不例外。卫生保健服务尤其是新的卫生技术价格昂贵,如果没有严格的决策程序,就无法建立有效的分配制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