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世卫组织新的应急规划联通了两个领域的工作

Peter Salama向Fiona Fleck阐述了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新的突发事件规划如何改变了本组织协助各国防范和应对卫生危机的方式。

世卫组织卫生突发事件规划执行主任Peter Salama
Peter Salama
世卫组织

Peter Salama负责领导世卫组织应急工作改革。他去年被任命为世卫组织副总干事兼新成立的卫生突发事件规划执行主任。此前,他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担任要职,包括担任中东和北非地区主任、全球埃博拉协调员和全球卫生事务处长。在2002年加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之前,Salama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国际应急和难民健康处流行病信息服务官员,并在美国塔夫茨大学担任营养问题客座教授。他曾在无国界医生组织和世界关怀协会任职,在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开展工作。他于1993年毕业于墨尔本大学医学院,1997年获得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位。他还曾担任富布赖特项目和哈克尼斯项目公共政策事务研究员。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7;95:8-9.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7.030117

问:世卫组织新的卫生突发事件规划的目标是创建统一的规划,统一的人力,统一的预算,统一的整套规则和流程,以及统一和明确的指挥系统。而从世卫组织治理结构来看,总部加上六个区域办事处共有七个实体,你将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呢?

答:该规划有一支工作队伍。这一点很关键,这是我们在突发事件中可以依靠的一个团队,无论团队成员是在区域,还是在总部。我们还希望国家办事处负责人统一思路和参与这一规划。这样,无论我们在何处工作,都有共同的奋斗目标。这一目标就是,支持世卫组织国家办事处在全世界最艰难的环境中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

这支统一的工作队伍有着明确的指挥系统。此外,在需要最大限度动员内外资源应对的第三级(即最高警戒级别)突发事件中,如有必要,总干事可以直接监督区域和国家办事处应急团队。我认为,新规划的合作精神与正式的指挥系统、规程和标准操作程序同样重要。

问:世卫组织应对西非2014-2016年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工作备受指责。自那时起,世卫组织应急工作有何变化?

答:我们处理了安哥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黄热病疫情,拉丁美洲及世界各地的寨卡疫情,尼日利亚北部流离失所和粮食欠缺造成的紧急情况,马里与尼日尔边境地区裂谷热疫情,海地“马修飓风”后出现的霍乱疫情,以及许多其它情况。

与埃博拉疫情应对工作相比,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在所有这些应对活动中,我们不断学习和改进。世卫组织能够比以前更快地发现和处理情况。

这有几个原因。一是我们在新规划中采用了事件管理系统,这样我们就能在全组织更好地共享信息,并进一步明确我们的协调和规划机制。另一因素是应急基金。大多数情况下,在收到请求后24小时内即可拨付首笔资金,这有助于我们更快地部署人员和提供资金。还有一个因素是,现在区域办事处和总部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我们都认识到需要步调一致。

问:还需要做些什么?

答:我们正澄清我们在本组织各级的作用和责任,改进与各国的沟通,并找出在国家级存在的缺口。构成该规划骨干的一些技术单位多年来遭到忽视。我们正重建关键的专业技能,使世卫组织在需要开展活动的领域能够成为世界上最佳服务机构。

我们需要为此确保获得全球最好的疾病专业知识和拥有能够发现新事件的强大系统。我们还需要为该规划提供更可靠和可预测的资金,并确保我们的合作伙伴全面参与。仍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该规划已上轨道,我对此感到乐观。

问:联合国于2006年推出了部门制度,以改进突发事件协调,由一个机构牵头协调各机构应对行动。作为卫生部门的牵头机构,世卫组织如何改进在突发事件中与各合作伙伴的协调工作?

答:这是一大挑战,需要连接传染病处理和人道主义救援这两个相当不同的领域。例如,在安哥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黄热病疫情期间,世卫组织与疫苗供应国际协调小组的合作伙伴(无国界医生组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了良好合作,因为这些机构习惯于在疫苗短缺情况下共同决策。这一合作关系运作良好。而在埃博拉疫情期间,由于疫情规模巨大,除了熟悉疫情工作的出血热领域的合作伙伴外,还需要与一系列新的人道主义伙伴开展合作。这些不同的合作伙伴并不习惯于一道工作,因此需要世卫组织发挥桥梁作用。

问:世卫组织如何拉近传染病处理和人道主义救助这两个领域的工作?

答:作为机构间常设委员会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刚与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确定了一套程序。这些程序就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何时应在与世卫组织和有关国家及人道主义机构协商的情况下启动人道主义系统处理传染病疫情规定了标准。这样,我们就不必像2014-16年埃博拉疫情期间那样创建一个专门机构了。这些程序连通了两个领域。

过去,在暴发传染病疫情时,世卫组织负责主持开展应对措施,启动专家网络(例如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同时与人道主义机构并肩工作。但在埃博拉疫情期间,并没有启动部门机制,结果造成应对工作协调不周。而根据新制度,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是否应启动卫生部门和其它机构间常设委员会部门,以及各自应该发挥何种作用。

问:联合国系统中有三个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粮食计划署)长期从事人道主义应急工作。而世卫组织以发挥规范性作用而闻名于世,作为新来者,世卫组织如何定位?

答:世卫组织支持各国应对疫情的义务源于1948年《组织法》。本组织自1948年成立以来一直从事疫情处理和应急工作,成立伊始就处理了埃及的霍乱疫情。

世卫组织自2006年初以来参与了部门机制。因此,本组织早就在疫情和应急工作中发挥了作用。一个新动向是,世卫组织越来越有系统地应对这类危机。世卫组织并不与这三个大型人道主义和发展机构竞争,而是努力将其技术和规范领域的比较优势与新的业务能力结合起来,成为人道主义应急行动中更可靠的伙伴。

世卫组织需要成为这些卫生伙伴关系的核心,发挥强大的召集和协调作用,并作为“最终提供者”开展活动,也就是说,如果卫生应对工作存在任何缺口,世卫组织就必须填补这些缺口。

问:一些人说在人道主义和卫生应对领域中已有太多的参与机构,而其中很少有机构能够合格提供所需的服务。世卫组织正在开展何种工作来确保其卫生突发事件合作伙伴能够提供必要的服务?

答:过去,在自然灾害中,有许多提供临床卫生保健服务的合作伙伴有时在缺乏适当质量控制或协调的情况下就在国家开展活动。这是世卫组织开展紧急医疗队协调工作的缘由。

现在,我们共有75个来自政府和民间的团队与世卫组织和其他机构合作,随时准备加入人道主义应对工作和增强国家能力。我们建立了医疗队选择、培训和查验环节质量控制和同行评审正式程序。

我不同意在卫生应急领域中有太多合作伙伴这一说法。在一些国家,合作伙伴其实太少。不过,显然世卫组织需要发挥强有力的作用,查明缺口,召集合作伙伴,并监测卫生部门应对工作的成果。

问:在去年10月世卫组织筹资对话会上,你告诉会员国说,世卫组织可灵活动用的资金满足了新规划2017年三分之一以上的资金需求。自那时以来,资金状况有所改善吗?

答:筹资对话会是一个重要里程碑。日本、英国和美国等国认捐了资金,此后,我们与捐助方进行了后续讨论。我相信资金状况会改善。我们需要获得灵活和可预测的资金。我们的规划正在建立核心能力,以协助国家实施《国际卫生条例》。我们的规划提供的是全球公共卫生公益品,这应被视为投资,而不是经常性费用。

问:指南审查委员会已确定了一项快速制定应急指南程序。你们用过这一程序吗?

答:我们开展了很多规范性和技术性工作,并经常使用指南审查委员会程序,例如应用了寨卡暂行指南。我们的规范性技术工作范围很广,从开发事件检测和监测框架(一种供世卫组织和合作伙伴使用的疫情风险评估通用标准工具,以便我们能够一致评估疫情风险),到制定技术标准和传染病危害长期应对策略。

问:2017年该规划前景如何?

答: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工作规划,世卫组织以前实际上从未大规模实施过这样的应急规划。因此,完全顺利运转需要时间。现在还没有一切就绪,但早期已取得积极成果。

我们将于2017年继续关注最脆弱的重点国家,并将继续在全球和区域级建立开展各种应急工作的能力,查明成功因素,总结并吸取经验教训。这样,该规划将有坚实的基础,为在2017年及以后开展各种人道主义处理和传染病应急工作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