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妊娠期饮酒的卫生成本计算

研究人员开始揭示妊娠期间酒精消费的真实情况。Svetlana Popova与Fiona Fleck的访谈。

承蒙Svetlana Popova提供

Svetlana Popova领导了关于妊娠期饮酒及其对未出生儿童的影响流行病学方面的研究。她是加拿大多伦多成瘾问题和精神卫生中心的资深科学家,也是多伦多大学Dalla Lana公共卫生学院和因努瓦坦什社会工作学院(FIFSW)的副教授。她于2007年完成了成瘾问题和心理健康中心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并于2006年在多伦多大学获得因努瓦坦什社会工作学院的社会工作博士学位。她于2000年在美利坚合众国奥尔巴尼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获公共卫生硕士学位,1988年在俄罗斯联邦的莫斯科获得俄罗斯医学科学院俄罗斯癌症研究中心的医学博士学位,1985年在土库曼斯坦当地获得国家医学研究院的医学学士学位。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7;95:320-321.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7.030517

问:什么是胎儿酒精综合征,我们今天对此知道多少?

答:在9月怀胎的全部期间,酒精对发育中的胎儿是有毒的。当未来的妈妈饮酒时,酒精会通过她的血液直接流向胎儿。这些婴儿可能出生时即患有胎儿酒精谱系障碍,这是一个总括术语,涵盖了所有酒精相关诊断,其中胎儿酒精综合征是最严重和可见的形式。

胎儿酒精谱系障碍与广泛的身体、行为和学习问题相关联,包括生长障碍、面部畸形,脑功能问题和发育迟缓。最近,我们的团队确认了与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患者同现的400多种症状,涵盖了《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国际统计分类》22个章节中的18个。许多这些症状在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患者中比在一般人群中流行得更频繁,虽然目前只对其中一些症状建立了因果联系。

问:你是何时开始意识到这些障碍?

答:那还是我在医学院求学期间修习精神病学时,我记得我们教科书中的几行字,说酗酒的母亲生出的孩子可能会有出生缺陷和其他畸形。前苏联医学院学生的课程上就是这样教的。医生没有接受过识别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培训,眼下许多国家的情况仍然如此。

问:这一领域的研究是如何开始的?

答:胎儿酒精综合征最先由Paul Lemoine及其同事在1968年关于酒精依赖型父母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作了描述,载于法国医学文献。五年之后,Ken Jones和David Smith在《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酒精滥用与形态学症状之间关系的论文,并为此提供了诊断标准。

问:你如何开始着手研究这些障碍?

答:我工作的成瘾问题和精神卫生中心是世卫组织的一个协作中心,我在2009年开始研究胎儿酒精谱系障碍,当时世卫组织要求我们的团队协助制定一种方法,用于估计各国胎儿酒精综合征和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流行率。该方法在2009年于瑞典召开的首次世卫组织酒精、健康与发育全球专家会议上提交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并进行了讨论。

随后,借助美国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的技术投入改进了该方法,并在世卫组织15个以上国家的主要调查人员计划会议上进行了讨论。该次计划会议是与2010年在荷兰召开的第一次欧洲胎儿酒精谱系障碍问题会议一道举行的。我发现人们严重忽略了对这一领域的研究,此后我即开始致力于这一领域的研究。

问:能否讲一讲你在一月份就孕产妇饮酒和胎儿酒精综合征二者的全球流行率发表在《柳叶刀全球卫生》上的研究报告?

答:我们是想提请卫生保健从业人员、卫生当局和决策者关注孕产妇饮酒和胎儿酒精谱系障碍问题。作为流行病学家,我们知道确定一种疾病的流行率对安排公共卫生政策的重点,资助公共卫生举措和制定卫生保健计划有多么重要。大多数国家没有基于人口的妊娠期间酒精使用或胎儿酒精综合征的流行率数据,因此迫切需要开展这项研究。

问:有哪些主要研究成果?

答:我们估计,每67名在妊娠期间饮酒的妇女中就有一人将生出患有胎儿酒精综合征的孩子,相当于全球每年约有11.9万名这样的婴儿出生。我们在研究工作开始前就知道,不是每个在妊娠期间饮酒的女性都会生出患有胎儿酒精综合征的孩子,因为女性饮用的酒量不同,每一位母亲和每个胎儿都有不同的酒精代谢能力,还有许多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他们对酒的易感 性。

在我们的研究工作之前,大多数政府不知道在它们国家,有多少孕妇饮酒,有多少孩子生来患有胎儿酒精综合征。现在,各国可以使用这些数据帮助患有胎儿酒精综合征的儿童,并预防今后的病例。

问:哪个国家的估计数字最高,哪个国家最低?

答:怀孕期间酒精使用率最高的五个国家依次是爱尔兰(约60%)、白俄罗斯(47%)、丹麦(46%)、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41%)和俄罗斯联邦(37%),所有这些国家都位于世卫组织欧洲区域。流行率最低的是在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这里的大多数人(包括孕妇)都出于宗教信仰而戒酒。总的来说,我们发现在许多国家,妊娠期间的酒精使用很平常,而胎儿酒精综合征是相对普遍的出生缺陷。

问:相对于其它出生缺陷,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有多普遍?

答:我们最近发现,许多国家的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流行率升高,超过了1%,这些数据尚未公布。这表明在一些国家,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流行率可能高于一些普通和更广为人知的出生缺陷,如脑畸形、唐氏综合征,脊柱裂和18-三体综合征。

问: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经济代价有多大?

答:我们在开展全球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流行率项目时,加拿大公共卫生署请我们的团队估计算一下加拿大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经济代价。

我们发现在执法、提供社会服务和特殊教育,以及由于发病和过早死亡导致生产力损失方面,代价很高。即使假设加拿大人口中只有1%的人患有胎儿酒精谱系障碍,即35.5万人左右,加拿大每年估计就须花费18亿加元(约合13.5亿美元)。

这些估计不可用来进一步玷污养育胎儿酒精谱系障碍子女的母亲的名声,而应用来推动优先资助和支持这些家庭。这些数字是与加拿大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相关的最低费用,不包括患者本人及其家人产生的费用。

问:这是否为一种常见症状,为什么人们很少关注?

答:即使对于卫生部门来说,胎儿酒精谱系障碍也是一个比较新的症状。我们在了解酒精如何损害胎儿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这还没有转化为公众对风险的更清醒认识。

我们估计,全球平均来说,每10名女性即有一人在妊娠期间饮酒,20%的这些女性酗酒,这意味着每次会饮用4杯或更多的酒精饮料。酗酒是胎儿酒精综合征或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直接原因。这些发现令人担忧,因为发达国家的一半怀孕和发展中国家80%以上的怀孕都是无计划的。这意味着很多女性在初期阶段并没有意识到她们怀孕,她们在怀孕时继续饮酒。

问:如今的女性为什么如此热衷饮酒?

答:男性饮酒多于女性,但酒精使用的流行病学似乎在变化,酒精使用的男女模式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特别是在年轻人之间。妇女的酒精消费量随着经济发展和性别角色的变化而增加,但还有其它一些因素,包括针对妇女的营销、酒精饮料的可得和可及性的提高,以及社会日益宽容妇女的饮酒行为。

问:全球公共卫生界如何利用你们的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来预防其本国的胎儿酒精障碍?

答:我们提供了187个国家的数据。在最近于温哥华举行的一次胎儿酒精谱系障碍国际会议上,来自不同国家的很多人感谢我们的团队为他们提供了数据和证据,可据以采取预防措施。他们说,以前,当他们告诉政府,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是一个严重的流行症状,导致失能,代价昂贵,政府官员根本不屑一 顾,甚至不相信有这种胎儿酒精谱系障碍存在。

问:能否谈一谈你们中心与国家酒精滥用和酗酒研究所合作开展的新的世卫组织研究项目?

答:世卫组织发起了儿童发育和产前风险因素国际合作研究项目,重点是胎儿酒精谱系障碍,以帮助更好地了解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流行率、严重程度和影响。这项研究旨在为有关政策和规划提供信息,以减少育龄妇女对酒精的有害使用,并防止孕妇饮酒。

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机构的多学科专家小组正在携手合作,开展这一项目。我们从白俄罗斯、加拿大、摩尔多瓦、纳米比亚、塞舌尔和乌克兰的不同人口中筛选了7-9岁的儿童,估计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流行率。

问:你对未来有哪些希望?

答:妊娠期间的酒精消费应被视为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需要在世界范围制定孕前和怀孕期间针对酒精使用的更有效的预防策略。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告知妇女妊娠期间饮酒的有害影响。在适当时,可以建立制度,普遍筛查孕妇和育龄妇女酒精使用情况。

我们需要一个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监控系统来监测全球胎儿酒精谱系障碍的发病率和流行率。对预防胎儿酒精谱系障碍,我们责无旁贷,包括伙伴、家人、朋友和社区,都应该对妊娠期间的妇女给予帮助和支持。胎儿酒精谱系障碍这种本可预防的隐性残疾,不该被我们的社会视若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