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预警和应对(GAR)

这一史上最大埃博拉疫情让世界及其政治领袖了解了什么

埃博拉疫情六个月

这次疫情几个月来一直占据媒体头条,它让我们如何看待世界总体状况?在公共卫生的状况和状态方面,它使世界领导人及其选民们知道了些什么?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看到六个具体方面。

首先,这次疫情突显了世界上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状况持续加重的危险。富人得到最好治疗。穷人则坐以待毙。

第二,传言和恐慌的传播速度比病毒还快。这会耗费钱财。埃博拉几乎在全世界范围内触发了恐惧。这种恐惧大大加大了在疫情发生地之外出现的社会混乱和经济损失。

世界银行估计,疫情期间出现的绝大部分经济损失源自公众在避免感染方面所作的努力不够协调并且不够合理。

第三,当致命、可怕病毒影响到赤贫人员并且在失控情况下继续上升时,整个世界都处于危险之中。21世纪的社会相互关联、相互依存并前所未有地以电子方式连在一起。

当病毒渗入到尼日利亚的石油和天然气枢纽哈科特港这一城市时这一点就十分明显。尼日利亚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第二大天然气供应国。如果疫情再次暴发,就可能会对整个世界的经济前景带来阴影。

第四,几十年来对基本卫生体系和服务的忽视就意味着极端气候事件或者疾病横行等冲击就可能使脆弱国家陷入瘫痪。

出现危机期间不可能建立起这类系统。相反,它们会出现崩溃。卫生系统运转失常就意味着整个人口对当今世界出现的一系列冲击都没有任何抵御力。而无论是气候不断变化,武装暴力和内乱,还是致命可怕病毒,这些冲击的发生频次和力度甚至在加大,

最致命病原体利用脆弱的卫生系统

世卫组织知道,三个受疫情影响最重国家还在出现由其它原因造成的大量死亡,这涉及到疟疾和其它传染病,或是在安全生产方面没有任何能力。

并不能准确了解这种“紧急状况中的紧急情况”的严重程度,原因是用来监测卫生统计数字的体系开端不佳,而现在已经完全瓦解。

然而重要的是要明白一点:这些死亡并不属于“连带损害”。这些都属于核心问题的组成部分:没有建立起最基本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就使得这一病毒在失控情况下攀岩上升。

简单来说,这次疫情显示出,地球上其中一种最致命病原体如何利用卫生基础设施存在的任何弱点——无论是卫生保健人员数量不足,还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很多地区几乎没有隔离病房和重症监护设施。

世卫组织至少在过去20年一直在提出这些论点。一些迹象正开始表明,这些论点现在正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接受。

当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国家的总统和总理讲到埃博拉时,他们将疫情前所未有的蔓延和严重程度正确地归咎为“没有把基本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落实到位”。

没有研发的激励动力

第五个问题尤其引人注目:埃博拉在近40年前就已出现。临床医生们为何依然两手空空,没有疫苗,也没有治愈办法?答案是:这是因为从历史和地理角度看,埃博拉局限于处境贫寒的非洲国家。

几乎没有任何研发激励动力。追求利益的厂家不会对没有支付能力的市场产品作出投资。

同样,十多年来世卫组织一直努力使人们看到这一问题。最近还通过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协商性专家工作小组的辩论做了努力。

现在人们可以在电视屏幕和每日头条新闻中看到这一研发失效,这种市场失灵真实情况:世界上两手空空的临床医生穿着危险品服装,设法帮助非洲的赤贫者,而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和遭难境地。

针对新的疗法和疫苗采取快速行动

在实验疗法和疫苗问题上,世卫组织已经采取了快速行动,确保得到伦理审批并协调全世界做出协作努力,使最有前途的产品向前推进。

三周之前,本组织召集了100多名涉及使用这类实验性医疗产品的许多复杂问题的世界知名专家开会。到头来,这可能是历史上可以用疫苗和药物攻克的首次埃博拉疫情。

就疫苗而言,已经开始在志愿人员身上进行测试。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接近今年底时会有两种疫苗逐步得到使用。约有5到10种药物也在以最快和最安全的方式进行开发。

就疫苗而言,人们认为计划在年底获得的数量足以对疫情未来演变情况至少会带来某种影响。

康复病人的全血带来希望

专家们还在围绕通过输入感染康复病人的全血来治疗埃博拉患者的利弊问题展开辩论。这种治疗方式过去凭借经验在少数病人身上使用过,并获得了可喜结果。

恢复期血浆也被认为属于一种替代治疗方法。在这两种选择方案中,使用恢复期血浆从技术角度看更为复杂,且对设施和技能的要求更高。最终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对这类实验性疗法的使用将取决于具备良好技能的技术专业知识的可用程度。

专家们作出决定,两种治疗方法应当都被列为进一步进行研究的重点。世卫组织已经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的卫生专家展开讨论。这些联合讨论目前正面向使用存活者的全血输血和恢复期血浆的实际问题。

最后,这个世界并没有为应对任何严重、持续性并且具有威胁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作出很好准备。这一表述是根据《国际卫生条例》规定对应对2009年流感大流行实施评估的审查委员会所作出的其中一个主要结论。

这次埃博拉疫情毫无疑问地证明这一结论完全正确。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