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病毒病

塞拉利昂埃博拉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

埃博拉应对:被感染的卫生工作者

2015年6月15日 -- 卫生工作者在西非埃博拉疫情面前首当其冲,不仅孜孜不倦地努力治疗病患,而且每次去工作都冒着生命危险。

世卫组织关于感染情况的一份新报告发现,与一般人群相比,卫生工作者感染埃博拉的可能性要高21-32倍。报告还显示,这类感染可以避免——随着感染预防措施得到改进,卫生工作者的感染率已大幅下降。

世卫组织/W. Romeril
实验室人员正在将埃博拉样本中的埃博拉病毒灭活

埃博拉日记:规模空前的疾病检测

2015年5月19日 -- 2014年6月,来自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实验室的科学家Jim Strong和Allen Grolla通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被部署到几内亚和塞拉利昂,与世卫组织协同工作。他们以往有在安哥拉、刚果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肯尼亚出血热疫情中的工作经验。

随着样本的接收和检测,他们意识到,他们面对的事情,要比此前曾经见到任何疫情都更加严重。

世卫组织/C. Salvi
利比里亚的孩子们

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已结束

2015年5月9日 -- 世卫组织在2015年5月9日这一天宣布,利比里亚已无埃博拉病毒传播。自2015年3月28日最后一位实验室确诊病例被埋葬以来,已经度过了42天。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已结束。

多个因素促进利比里亚成功应对了埃博拉。政府十分清楚有必要保持高度警觉,并具备经验、能力以及来自国际合作伙伴的支持。

世卫组织/C. Banluta

埃博拉日记:打一场硬仗

2015年4月3日 -- Rob Fowler博士是一位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危重病医生。他于2013年8月受聘于世卫组织组织的大流行和流行疾病临床团队。2014年3月埃博拉疫情得到确认时,Rob加入首个临床响应团队前往几内亚。之后的几个月,Rob在一家埃博拉治疗中心工作,主要任务是治疗脱水、器官功能障碍和休克,以降低死亡率。

在日记中,Rob描述了刚到科纳克里的日子最具挑战性,因为缺乏资源:缺床位,缺药物,缺人员。

WHO/M.A. Heine

回顾埃博拉疫情一年的应对

2015年3月25日 -- 自西非疫情始于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国交界地的森林几内亚,并最终蔓延到了九个国家。在为期一年的控制工作中,世卫组织采取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应急行动。现在世卫组织在三个疫情最重国家的77个现场点驻有710多名工作人员,同时在马里派有人员。这份简略概述就是这一应对工作内容:为遏制病例数上升并将病例数几乎降到零而需要提供的人员、设备、研究和技术建议及信息。

世卫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职员到利比里亚一处偏远村庄访问,提高人们对埃博拉的认识。

谈论埃博拉:与社区接触的实用信息

2015年3月12日 -- 尽管埃博拉使西非数千人染病并丧命,但许多人和社区依然对采取简便实用措施,对自己和社区形成保护,从而远离病毒的重要性感到疑惑,或简直一无所知。

将清晰实用信息用于与个人、家庭和社区主要利益攸关方真正开展对话和动员他们参与过程时,可利于消除人们向监测小组提供埃博拉可能病例警报的恐惧和迟疑心理。

世卫组织/R. Sorensen
世卫组织工作队伸出援手,确保用来焚烧医疗废物的专用焚烧炉安全运行。

利比里亚:安全焚烧埃博拉废物

2015年3月2日 -- 进到埃博拉治疗单位对病人实施医护,对院区开展清洁,甚至仅仅前来探视等,都要求每一个人配戴个体防护装备,当人们离开时会脱掉装备并将其加以处置。将这些堆积如山的污染废物做出安全处置就成为一项重大挑战。一些埃博拉治疗单位不得不在室外将这些成堆废物烧掉,这使临近社区产生了忧虑。

世卫组织与合作伙伴携手工作,采用专用焚烧炉之后就使这一问题迎刃而解。这些焚烧炉可以在温度极高条件下安全地对个体防护装备和其它污染用品进行焚烧。

世卫组织/R. Sørensen

针对普通公众

关于埃博拉


国家防范措施

卫生系统

新闻稿、声明及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