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病毒病

应对埃博拉的工作人员,几内亚

世卫组织关于埃博拉中期评估小组报告的声明

2015年7月7日 -- 世卫组织对埃博拉中期评估小组的报告表示欢迎,并感谢评估小组成员辛勤工作,迅速进行了审查、分析和提出了各项建议。

评估小组成员在以下三个领域中进行了审查和提出了建议:《国际卫生条例》;世卫组织应对突发卫生事件的能力;世卫组织的作用以及与广大卫生和人道主义系统的合作。

世卫组织/P. Haughton
患者们在埃博拉诊所外等候(利比里亚)

利比里亚再现埃博拉传播

2015年7月3日 -- 利比里亚于2015年5月9日宣布埃博拉传播结束。虽然病毒传播在当时已经停止,但利比里亚仍然处于再次发生埃博拉的高度危险之中。因此,当时利比里亚进入一个90天警戒期,这涉及对带有埃博拉病毒病特征的所有人实施检测,并对尸体拭子开展埃博拉病毒检测。

2015年6月29日,在90天警戒期内从一位17岁男性死者身上获取的尸体拭子经检测呈埃博拉病毒病阳性。该国政府已经告知利比里亚人民正在发生的情况并提醒他们采取为确保自身和其社区的安全而需要采取的重要措施。

世卫组织/ C. Black
几内亚埃博拉患儿的父母在与埃博拉团队交谈

埃博拉:对小女孩过于遥远的化验地点

2015年6月25日 -- 在几内亚,埃博拉疫情还在继续,需要投入资源以终止疾病流行。检验和治疗地点太远时,人们就不那么愿意合作。玛丽亚姆*的情况就是如此。在世卫组织团队讨论她的病情时,她平静地倾听。但当被告知她得去科纳克里(路上需要3个小时)时,她开始抽泣,家人也拒绝送她去。

世卫组织/P. Haughton
塞拉利昂埃博拉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

埃博拉应对:被感染的卫生工作者

2015年6月15日 -- 卫生工作者在西非埃博拉疫情面前首当其冲,不仅孜孜不倦地努力治疗病患,而且每次去工作都冒着生命危险。

世卫组织关于感染情况的一份新报告发现,与一般人群相比,卫生工作者感染埃博拉的可能性要高21-32倍。报告还显示,这类感染可以避免——随着感染预防措施得到改进,卫生工作者的感染率已大幅下降。

世卫组织/W. Romeril
实验室人员正在将埃博拉样本中的埃博拉病毒灭活

埃博拉日记:规模空前的疾病检测

2015年5月19日 -- 2014年6月,来自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实验室的科学家Jim Strong和Allen Grolla通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被部署到几内亚和塞拉利昂,与世卫组织协同工作。他们以往有在安哥拉、刚果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肯尼亚出血热疫情中的工作经验。

随着样本的接收和检测,他们意识到,他们面对的事情,要比此前曾经见到任何疫情都更加严重。

世卫组织/C. Salvi
塞拉利昂哈曼国王公路医院护士Adiatu Pujeh

埃博拉病愈后回报社会

2015年5月12日 -- 在埃博拉病毒传到塞拉利昂弗里敦之前,哈曼国王医院的护士Adiatu Pujeh和她的同事认为疟疾就是他们面临的最有挑战性的疾病了。但是,去年9月到来的埃博拉感染了Adiatu,造成她的许多同事死亡,也改变了他们过去的想法。

在从埃博拉康复后,她接受了有关埃博拉患者护理的培训,继续投入到抗击埃博拉的斗争中。

世卫组织/S. Gborie

埃博拉日记:打一场硬仗

2015年4月3日 -- Rob Fowler博士是一位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危重病医生。他于2013年8月受聘于世卫组织组织的大流行和流行疾病临床团队。2014年3月埃博拉疫情得到确认时,Rob加入首个临床响应团队前往几内亚。之后的几个月,Rob在一家埃博拉治疗中心工作,主要任务是治疗脱水、器官功能障碍和休克,以降低死亡率。

在日记中,Rob描述了刚到科纳克里的日子最具挑战性,因为缺乏资源:缺床位,缺药物,缺人员。

WHO/M.A. Heine

针对普通公众

关于埃博拉


国家防范措施

卫生系统

新闻稿、声明及讲话

  • 利比里亚埃博拉新发病例:基因序列分析
    2015年7月10日 -- 利比里亚于2015年6月29日确认出现了一例埃博拉病毒病新发病例。从该病人身上获取的标本进行的基因序列分析显示,该病毒的基因与6个多月前在马吉比县造成多人感染的病毒相似。
  • 世卫组织关于埃博拉中期评估小组报告的声明
    2015年7月7日 -- 世卫组织对埃博拉中期评估小组的报告表示欢迎,并感谢评估小组成员辛勤工作,迅速进行了审查、分析和提出了各项建议。
  • 利比里亚再现埃博拉传播
    2015年7月3日 -- 在埃博拉传播结束后的90天警戒期内,利比里亚于2015年6月29日从一位17岁男性死者身上获取的尸体拭子经检测呈埃博拉病毒病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