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预警和应对(GAR)

福田敬二博士代表世卫组织在欧洲委员会流感大流行听证会上的声明


2010年1月26日

世卫组织很高兴参加这次听证会,并感谢欧洲委员会采取这一行动。H1N1流感大流行对各国以及国际社会提出了极为复杂的挑战。同时,为应对这一挑战形成了各国之间史无前例的全球合作与协调以便在日益密切关联和全球化的世界中应对发展迅速的威胁。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如何才能更好地处理此类事件,而且需要区分事实与说教。我们再次表示欢迎这次机会。

我希望将当前的经历置于历史和科学的背景中。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的一个专门机构,有193个会员国。世卫组织执行由这些国家决定的全球卫生政策并向各国提供技术支持。世卫组织非常严肃地看待自己在协助所有国家保护和改善其人口健康方面的作用。对H1N1流感大流行的反应仅仅是其中一个例子。

在1946年讨论成立世卫组织的计划时,商定的首要行动之一是创建世界范围内的一个实验室网络以监测流感病毒。在世卫组织本身开始其工作的两年之前,该网络开始运行。

这种优先重视和紧迫感有充分的理由。首先,流感病毒不断发生突变,其不可预见性是众所周知的。其次,已知道流感可引起季节性疫情,偶而还可引起更大规模的全球性疾病暴发,称为大流行。当一种新的流感病毒出现并在世界各地以前未曾接触过这种病毒的人群中传播,就可发生流感大流行。历史表明流感大流行在其影响方面可有巨大差异,但不可能在一开始就精确地预见最终的影响。早期所见的情况可能与最终经历的情况非常不同。在全球范围内估计造成5000万人死亡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在开始时仅呈现为相对温和的疾病,然后演变成历史上最严重的流感大流行。

防范

在几十年中,世卫组织与会员国及合作伙伴一起开展工作,加强针对流感及其它重大健康威胁的全球防御措施。这方面的努力包括加强实验室、流行病学调查、临床医疗和信息通报,以及发展新的能力,例如《国际卫生条例》。我以后还将谈到这一点。一项成果是显著地加强了对发现、评估和应对众多健康威胁(不仅是流感)必不可少的广泛的全球和国家基础。

最初在1946年产生的世卫组织流感实验室网络现在包括101个国家的139个国家实验室,在世卫组织的协调之下共同开展工作。这一网络提供快速预警和经验丰富的科学评估以及使流感疫苗适合最新情况所必须的信息。

在1957年和1968年的流感大流行最初开始时,这一系统没有发现疫情,但很快确认在亚洲急剧暴发呼吸道疾病的这两次疫情是由新型流感病毒引起的。这使世卫组织在这两次事件中能够警告世界防范疾病大流行的国际传播。

在1918年,还没有疫苗。在1957年和1968年发生疫情时,昼夜生产疫苗,但为时过晚。在世界范围内,1957年的疫情造成200多万人死亡,1968年的疫情造成约100万人死亡。这两次疫情都没有1918年的疫情那么严重,但无论从任何其它方面衡量,可预防的死亡人数之多是不能被接受的。当涉及疾病大流行时,“严重”和“温和”的说法是相对的。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出现严重的H5N1禽流感暴发两年之后的1999年,世卫组织发表了其第一份流感大流行防范计划。该文件是协助各国防范未来流感大流行的强化工作的一部分,在2005年和2009年反复进行了修订。这些公开文件基于世界各地公共卫生和科学专家的集体意见,构成了历史记录并向各国提供了建议。这些文件的核心思路是分级,包括流感大流行阶段,并根据真实的世界形势就各国和世卫组织应采取的行动提供建议。

2009年的版本是一个例子,显示为这些计划作出的努力。在2007年开始工作,涉及来自48个国家的超过135名公共卫生科学家的意见。邀请各国对文件草案提供更多的评论意见,结果获得了600多份答复。这项工作在2009年2月完成,并在该年4月发表了修订版。

H1N1流感大流行

在2009年4月,世卫组织了解到一种新的H1N1病毒引起的人间感染。这一报告立刻引起关注,因为该病毒所含的基因来自动物流感病毒,从而肯定地确定这种病毒与通常的季节性人类流感病毒非常不同。进一步的实验室检测确认针对目前人类H1N1病毒的现有抗体对新的H1N1病毒没有反应,因此进一步着重说明这种新病毒有潜力引起流感大流行。但最重要的信息是调查显示这种新病毒正在引起人际传播的社区疫情。在墨西哥,早期的疫情包括在原本健康的年轻人中出现死亡和需要使用呼吸器的严重呼吸道疾病。

世卫组织根据《国际卫生条例》采取了决断的行动,但在2009年6月11日达到流感大流行最新标准之前没有宣布开始发生流感大流行。新病毒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在大约8周内传播到120个国家和地区,现在几乎所有国家都有报告。

H1N1流感大流行不同于季节性流感,有若干主要方面的差别。大规模疫情发生在通常的流感季节之外。该病毒在较年轻的人群中引起明显和不同寻常的严重疾病与死亡模式,许多例死亡由病毒性肺炎引起,这是一种特别严重的肺炎。在季节性流感期间通常没有这种规律。

流感大流行尚未结束,但迄今已报告了14 000多例经实验室确认的死亡。我们经常看到有人与季节性流感的死亡人数进行比较。这好比拿苹果与柑橘相比。季节性流感死亡人数是根据统计模型得出的。流感大流行的死亡人数是通过实验室检测一个一个确认的,毫无疑问会比真实数目低很多。通常要在一次疾病大流行结束之后的约一年至两年才能使用统计模型得出更实际的估计死亡人数。

《国际卫生条例》及其突发事件委员会

现在我要着重谈谈《国际卫生条例》,即通常所谓的IHR,以及突发事件委员会。在2005年修订的IHR为世界提供有条理的、以规则为基础的框架以便发现、评估、报告、宣布和应对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条例》还为世界提供检查和平衡的系统以确保没有人,包括世卫组织总干事,在决策方面有不受约束的权力。

当出现国际关注的可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IHR要求成立突发事件委员会,向世卫组织总干事提出意见。委员会的成员来自根据IHR确立的人数众多的名册,这些人是根据其个人技术专长从世界各地选出的。

突发事件委员会召集了多次会议以便就级别的变动以及临时建议向世卫组织总干事提出意见。当突发事件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是否采取行动宣布出现流感大流行时,突发事件委员会的会议额外包括了代表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日本、墨西哥、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的成员。这八个国家在当时出现了广泛传播的疫情。这些国家代表出席会议是为了确保充分考虑到预计最初将首当其冲承受经济和社会影响的国家的观点和可能保留意见。

在2009年6月11日,该委员会及所有国家代表向总干事提出,已达到宣布出现流感大流行所需的所有标准。该决定得到一致同意。

制药业

最近,指控世卫组织的政策和建议受到制药业的影响。向会员国提供独立意见是世卫组织的一项非常重要的职能,世卫组织对此持严肃态度。世卫组织对任何不适当利益的影响进行防范。

让我明确作出声明并请记录在案。世卫组织建议和采取的流感大流行政策与反应没有受到制药业的不当影响。

世卫组织认识到,与包括私立部门在内的一系列伙伴开展全球合作,对最佳应对今天和明天的公共卫生挑战是至关重要的。安排了许多保障措施以管理世卫组织各咨询小组和专家委员会成员的利益冲突或疑似利益冲突。各位专家顾问向世卫组织提供经签署的利益声明,详细申报可影响其意见公正性的任何职业或经济利益。世卫组织严肃对待关于利益冲突的指控,对其在这次流感大流行期间决策的廉正性和科学有效性具有信心。2009年12月3日在世卫组织网站上公开发表了关于世卫组织如何使用咨询机构应对流感大流行的解释说明。

结束语

在结束时,我希望重申最基本的要点。当前这次流感大流行是有充分科学记录的一次事件,一种新流感病毒的出现和传播在世界各地引起了不同寻常的流行病学模式。这不是随心所欲地编造词汇、下定义或争辩。把这次流感大流行称为“假疫情”是无视近期历史和科学并轻视14 000多名死亡者的生命以及其他人遭受的许多其它严重疾病。

随着我们的步伐,世界将继续面临众多难以应对的卫生挑战。应对挑战的资源有限,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所以探索办法更好地开展工作是各会员国及各组织,例如欧洲委员会议会以及世卫组织的共同责任。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