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预警和应对(GAR)

安哥拉的马尔堡出血热 — 最新简报15

2005年4月22日

截至4月20日,安哥拉卫生部已报告266例马尔堡出血热。在这些病例中,有244例已经死亡。威热省仍然是此次暴发的中心,截至4月21日,该省报告了253例,其中233例已经死亡。

暴发评估

国际对安哥拉此次暴发的应对于一个月之前即3月22日开始。马尔堡出血热的特点以及安哥拉的状况一直是对国际控制新出现疾病的能力的极其严重考验。安哥拉此次暴发是这一罕见疾病有记录以来最大和最致命的一次暴发,目前显示病死率高于90%。相比之下,根据所涉毒株,密切相关的埃博拉出血热暴发已显示死亡率为53%至88%。只有1998年至2000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另一次马尔堡大暴发的病死率为83%。

两个因素使迅速发现马尔堡出血热暴发变得困难:该病的极端罕见性及其与在传染病死亡常见国家发生的其它疾病的相似性。目前尚不能肯定地确定在安哥拉的最初病例源和日期。

2月份病例数开始上升,然后在3月更为显著。3月21日,在送往亚特兰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美国)的患者样本中查出马尔堡病毒,并由安哥拉卫生部向世卫组织提出援助要求。第二天就开始了业务应对。从包括埃博拉在内的其它病毒性出血热暴发的广泛经验中已知,利用传统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可使马尔堡暴发得到控制。在理论上,终止安哥拉的暴发所需的措施不仅数量少,而且在性质上直截了当。迅速查出和隔离患者,追踪和管理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医院中的感染控制和工作人员的防护服装,都能有效阻断传播链并从而封锁进一步传播的机会。

由于该病的明显特点,使此类直截了当措施变得复杂。突然发病、显著症状、患者病情迅速恶化以及缺乏疫苗和有效治疗,常常引起受感染人群的巨大焦虑。这种焦虑反过来可干扰控制工作,尤其在社区因怀疑医院的安全性而开始隐瞒病例和隐藏尸体时。

在本次暴发中,此类疑虑是可以理解的。极少数经实验室确认的马尔堡出血热患者能幸存;大多数住院患者在入院后一至两天内死亡。对于受感染的社区而言,来自流动小组作好充分准备穿戴护具的工作人员被视为夺走他们可能永远再也见不到活着的亲属和家人。 虽然在已知发生最近病例和死亡的一个地区对流动小组的敌意仍然令人担忧,但是世卫组织在威热的工作人员今天已报告社区态度正在改善的进一步迹象。向受感染社区进行宣传的努力正在继续,地方志愿人员得到了来自巴西和莫桑比克讲葡萄牙语的专家的支持。

安哥拉 - 一个受到近30年内乱削弱的国家 - 的状况提出了额外的挑战。水电的供应断断续续,在卫生保健设施中也是如此。包括通讯和运输在内的受到削弱的基础设施是另一个问题。昨天,世卫组织在威热的办事处获悉在另一个市的一例死亡,但是由于恶劣的道路状况未能收集尸体以便安全埋葬。

幸运的是,除位于该国内地的威热省之外的疾病传播有限。在266例和244例死亡中,有197例和183例死亡发生在威热市。威热省的其它市占其它56例和50例死亡。 世卫组织认为国际传播的危险极低。外籍国民除参与直接医护患者的人之外无一人感染。没有证据表明在症状出现之前民众可传播该病毒。在症状出现之后不久,患者很快显著变得病重。

世卫组织表示乐观,如果具备充足的活力,目前的活动能继续下去,则暴发可以得到控制。在广泛的国际支持下,包括从全球暴发预警和应对网络各机构抽调的60多名国际工作人员,以及在国家当局和专家的合作下,正在应用所有基本控制措施。

在其它疾病暴发的国际应对期间开发的工具和方法均已对本次暴发产生影响,并且这一合作努力的成功已超出最初预期。涵盖从卫星电话和手提收音机到车辆、防护设备、消毒剂和专科工作人员等范围的需求得到迅速传递和立即满足。

虽然如此,世卫组织及其伙伴仍然作好准备和组织以便继续在需要时再进行几个月的暴发应对。一个重要的当前目标是将暴发应对的技能和责任转给国家工作人员,并且铭记这一目标,正在开展培训工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