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事件防范和应对

吉兰-巴雷综合征—法国—法属波利尼西亚

疾病暴发新闻
2016年3月7日

2015年11月24日,法属波利尼西亚卫生当局在寨卡和登革热(血清1型和3型)病毒疫情同时暴发的情况下报告了一些原因不明和不确定的发病和死亡病例。这份情况更新提供了关于这些病例的临床调查结果以及流行病学和实验室调查方面的更多信息。

2013年10月至2014年4月期间,法属波利尼西亚经历了其有史以来最大一次寨卡病毒疫情。在这段时期内,32000名患者(占人口的11.5%)接受了感染评估,国家监测系统报告了8750例疑似病例。在这些疑似病例中,383例后经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获得实验室确诊。

在这次寨卡病毒疫情期间,42名患者因吉兰–巴雷综合征住院。这比此前四年中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吉兰–巴雷综合征发病率增加了20倍。在这42名患者中,16名(38%)需要入住重症监护病房,12名(29%)接受了机械通气治疗。未入住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住院时间为7-20天不等(中位数=11天)。入住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住院时间为16-70天不等(中位数=51天)。未报告死亡病例。这些病例绝大多数(88%)报告说在出现神经系统症状之前的若干天里(中位数=6天)有过寨卡病毒感染症状。

已经开展进一步调查,旨在查明先前已知与吉兰–巴雷综合征有关或可能有关的感染的潜在作用。法属波利尼西亚卫生署卫生监测局进行的调查显示,42例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中41例(98%)具有寨卡病毒IgM或IgG抗体,而且,所有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100%)在针对寨卡病毒的血清中和试验中均呈阳性。而在匹配的非发热性疾病对照组中结果大不相同:98名对照组患者中35名(36%)的IgM或IgG抗体升高;此外,在54名(56%)对照组患者中发现了寨卡病毒中和抗体。

登革热血清学分析(免疫荧光法、微球免疫测定和血清中和试验)并未证实最近的登革热感染,因为大多数病例(95%)预先已具有抗登革热的免疫力。此外,调查并排除了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其它已知原因,包括空肠弯曲杆菌、巨细胞病毒、艾滋病毒、爱泼斯坦 - 巴尔病毒和单纯疱疹病毒。

世卫组织风险评估

这是首次报告大量患者在感染寨卡病毒后出现吉兰–巴雷综合征。相关研究提供了有力证据表明寨卡病毒感染与吉兰–巴雷综合征之间可能存在因果关系。因为所有42起病例的血清学检测都表明相继有登革热和寨卡病毒感染,这种关联可能是罹患吉兰–巴雷综合征的诱发因素。有必要开展进一步调查来了解预先存在的登革热感染以及最近的寨卡病毒感染在吉兰–巴雷综合征发病机制中的影响。

与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情况相同,目前报告存在寨卡病毒本土传播的国家在未来几个月中将出现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数上升趋势。拉丁美洲一些国家已经在寨卡病毒感染病例增加的同时开始报告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发病率出现上升。尽管如此,必须确保在所有这些国家中,报告的吉兰–巴雷综合征发病率升高现象是真的有所变化而不是加强监测的结果。世卫组织继续监测流行病学状况并根据现有最新信息开展风险评估。

世卫组织建议

世卫组织建议遭受或易遭受寨卡病毒疫情影响的会员国:

  • 监测神经疾患,特别是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发病率和趋势,以对照其预期基线值确定变化情况;
  • 制定和实施充足的病人管理方案以管理吉兰–巴雷综合征患者突然增加给卫生保健设施造成的额外负担;
  • 在卫生保健工作者中提高认识并在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公共卫生服务与临床医生之间建立和/或加强联系。

蚊媒孳生地和人们的住所距离接近是导致寨卡病毒感染的重大危险因素。预防和控制病媒需要通过减少来源(消灭或改变孳生地)减少蚊子孳生,并减少蚊子和人之间的接触。通过采取以下措施可以做到预防和控制病媒:减少自然或人为造成的有利于蚊子幼虫生长的积水环境,减少面临风险社区周边的成年蚊子种群数量,利用防虫纱网、关闭门窗、长衣长裤和驱蚊剂等障碍措施。鉴于(主要传播媒介)伊蚊在白天叮咬,建议白天睡觉的人,特别是幼儿、病人或老人,应使用(药浸或非药浸)蚊帐保护自己。

疫情期间,可根据世卫组织提供的有关消灭飞蚊的技术指导喷洒杀虫剂。如果技术上合适,也可使用(世卫组织杀虫剂评价方案建议的)合适杀虫剂作为杀幼虫剂,以处理相对较大的水容器。

到高风险地区旅行者应采取基本的预防蚊虫叮咬措施,特别是孕妇。这些措施包括使用驱虫剂,穿浅色长袖上衣和长裤,并保证房间安装防止蚊虫进入的防虫网

据目前获得的信息,世卫组织不建议对法国及其海外各省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