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回归《阿拉木图宣言》之路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2008年9月15日

30年前,《阿拉木图宣言》从促进卫生发展的指导性价值观,开展卫生服务的原则,以及解决重点卫生需要和基本的健康决定因素的系列办法等不同角度,阐明了初级卫生保健的概念。

发起人人享有卫生保健运动,显示出勇气与胆识。这一远大目标的假定是,实行开明的政策,可提高贫困人口的健康水平,继而推动整体发展。《宣言》拓展了医疗模式,考虑到种种社会和经济因素,承认许多部门,包括民间社会组织开展的各种活动带来了改善健康的前景。公平获得医疗和高效率提供卫生服务是压倒一切的首要目标。

初级卫生保健以地方所有权为重点,承认人的复原力和人的精神智慧,为由社区发起、所有和维持解决办法提供了活动空间。尤其是,初级卫生保健采取预防与治疗并重的方针,对不同层次的医疗合理使用资源,为开展全方位卫生保健,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医院,开辟了一条途径。

这一办法几乎一出台即引来种种误解。它是对医疗体制的激烈批评;它是凭空妄想;它被误解为仅注重初级医护。在一些鼓吹发展的人来看,这种服务模式似乎很廉价:穷人穷办法——是发展中国家不得已而采用的等而下之的解决办法。

在1978年,即便远见卓识的思想家也无法预见到以后发生的世界大事:石油危机、全球经济衰退,开发银行实施结构调整方案,使国家预算重心从社会服务,包括卫生领域向其他方向转移。由于卫生资源减少,人们不再热衷于彻底改变卫生保健模式,使用一揽子干预措施的选择性办法则受到人们的青睐。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出现,与之有关的结核病死灰复燃,以及疟疾病例增多,促使国际公共卫生重点发生转移,从实施具有广泛基础的规划转向紧急管理高死亡率突发事件。

1994年,在世卫组织关于《阿拉木图宣言》发表以来世界卫生发展变化的一份审查报告中,得出了消极的结论:到2000年之前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目标将无法实现。

一场未能如期达到预期目标的运动,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教益呢?很显然,有不少的经验教训值得借鉴和汲取。今天,人们对于初级卫生保健的误解不再那样根深蒂固。事实上,一些趋势和事件已从30年前所无法想象的角度澄清了它所具有的重大意义。初级卫生保健看起来愈发像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它可促使卫生发展步入正轨。

《千年宣言》及其发展目标为公平和社会公正的价值观注入了新的活力,现在是要确保全球经济一体化带来的好处在国家之间分布更均匀。艾滋病流行表明,公平和普遍获得治疗意义重大。随着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的出现,对于千百万民众而言,能够获得药品与服务,就等于获得生存的机会。

在实现与卫生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进展缓慢,人们不得不认真审视几十年来未能投资于基本的卫生基础设施、医疗服务和卫生人力资源所产生的种种后果。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没有高效率的服务提供系统,即便具备高效的干预措施和购置这些干预措施的资金,也不会换来更好的健康结果。

慢性病的增多还暴露出其他问题:长期医护加大卫生系统和预算的负担;费用高昂致使民众沦为贫困人口;在多数风险因素超出卫生部门直接掌控范围的情况下需要加强预防。换句话说,就是:公平、高效和多部门行动。

2008年8月,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公布了委员会的最后报告。报告强烈呼吁密切关注各个部门中与卫生相关的所有政府政策。健康结果方面存在差距,这并非必然的结果,而是政策失败的信号。报告将初级卫生保健作为卫生系统的样板大加推崇,这并不奇怪,因为它可作用于导致健康状况不良的潜在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根源。

2008年10月,世卫组织将公布其有关初级卫生保健的《世界卫生报告》。在《阿拉木图宣言》发表周年之际,报告为可加强卫生系统的改革提供切实可行的技术指导,使之能够应对空前复杂的卫生挑战。报告不是以发起另一场社会运动为目标,但是它要求政治领导人密切关注对卫生保健越来越高的社会期望,即卫生保健应当公平、高效并体现30年前所精辟阐述的许多价值观。

(经《柳叶刀》准许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