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总干事在第五十八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讲话

瑞士日内瓦

总干事以法文开始发言。

马尔代夫共和国总统先生,比尔•盖茨先生,主席女士,各位部长女士和先生,各位代表女士和先生,女士们,先生们,

60年之前,各国领导人就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如何确保人类福祉展开了激烈辩论。他们认识到有机会将他们通过以往历年斗争以极其惨重代价获得的知识付诸实践。他们努力的部分结果即是联合国系统。

现在轮到我们本周在这里聚会,向过去学习并将这一知识付诸实践。世界在持续变化,我们的体制在继续演变以便作出应对。本次第五十八届世界卫生大会的议程反映了这一变化过程,但是它也反映了控制疾病和改善健康对于一个可维持的全球社会的持续极端重要性。

总干事以英文继续发言。

我愿感谢维也纳爱乐乐团今天上午成为我们的亲善大使。通过今天上午为我们演奏,他们已向全世界提供世卫组织信息的杰出概要。如同我们的创建者们所正确地表述的那样,正是这种有效的卫生工作构成“各民族幸福,和睦,与安全之基础”。

本届卫生大会向我们提供独特机会以确保我们的行动消息灵通,并且我们的知识得到充分利用。卫生工作及其严格地教育我们,正象没有行动的知识是浪费资源一样,没有知识的行动是徒劳无功的。

千年发展目标是最近世界各国政府意志的最具包容性的表达,并且它们将卫生置于这些目标的核心。然而,将这些目标转变为现实还远远没有完成,并且朝着这些目标的进展尚不可靠。除非我们在不久的将来成功地实现我们为之奋斗的重要变革,否则到2015年将不能实现降低儿童死亡率的目标。这是一个基本和清楚的事实。虽然某些卫生干预措施的覆盖率已按计划增加,但是我们尚未看到卫生指标方面的必要改善。在某些地区,由于极端贫困和流行病,死亡率实际上已经上升。存在着实现必要全球卫生目标的技术和实际知识,但是我们尚未找到以足够大的规模应用这些知识的途径。

迄今十分令人鼓舞的趋势是为卫生发展提供资金方面的增加。虽然它仍然仅是所需资金的一小部分,但已急剧增加。这意味着我们至少已开始克服朝着千年目标进展的最大障碍之一,即缺乏资源。这就增强了尽可能最佳利用我们确实拥有的资金的必要性。

你们将在本周初讨论2006-2007年规划预算方案。该方案旨在各国改善结果从而加强积极趋势。为此,在流行病预警和反应、妇女和儿童卫生、非传染病、烟草控制以及突发事件应对方面预算有所增加。这表明了我们的承诺,要通过以结果为基础的预算编制提高我们的行动效率,并要在提供卫生保健时加强责任。

谈判是确保以知识带动行动的有力手段。从《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这个鲜明的例子可以看到当建设性的对话与诸多伙伴的努力结合起来时会出现什么情况。该公约现已生效并已有64个缔约方。我们的目标是争取使尽可能多的会员国成为缔约方从而使公约产生最大影响并发挥其拯救生命的潜力。

在这方面能成功地达成共识并毫不延迟地进入批准阶段证明耐心地谈判可以取得成果。明天我们将审议可能对全球卫生具有更深远意义的讨论结果。最近几个月中,以及如在场的许多人都可证明的,在最近几天几夜中,对《国际卫生条例》修订稿给予了认真关注。如能就这些条例达成共识,将标志着公共卫生方面的一个里程碑。但是,只有在这些条例到位并得到遵守和执行时,其意义才能得到充分实现。

实施工作将需要国家在查明、核实和应对疾病暴发以及其他事件方面具备很强的能力。近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做到这一点。

全球协调工作由于去年建立并投入使用的战略卫生活动中心而获得了一份宝贵资产。这是一个神经中心,为应对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汇集必要的后勤服务和卫生信息。连同总部、区域和国家在内,现已有60多个办事处被纳入应急网络。它提供了一个环境,使会员国与技术伙伴之间能立即沟通。亚洲发生海啸后,我们的危机中卫生行动处最大限度地利用该中心来协调应对行动。目前该中心正协助地方、国家和国际卫生工作者控制安哥拉马尔堡出血热的暴发。

在本月初于泰国举行的海啸问题会议上,记者们向我询问有关遭受破坏后的最初几天中世卫组织所关注的卫生危害。我们曾对霍乱、营养不良和可能由于卫生条件差而引起的流行病发出严重警报,而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是否是错误警报。我的回答是:当然不是。我们及我们的伙伴采取了迅速的行动以确保提供安全的水、充分的营养以及可靠的疾病监测。正是如此才避免了灾害的扩大。各种类型的组织——政府、非政府和私立部门—都参与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合作努力。这向我们很好地证明了什么是可能的。

上述情况中行动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以知识为基础。但与会者们也突出强调了许多领域由于缺乏知识和协调而使行动无效或甚至产生反作用。在紧急情况中,特别明确的是,无知识的行动正如无行动的知识一样是无用的。我们正与我们的伙伴们一起努力争取在今后的危机中实现更好的平衡。

总之,能够迅速有效地应对海啸要感谢受灾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同事们的杰出努力。成功的预防工作很可能被忽视。因此,我想借此机会感谢众多卫生和救援工作者所作的巨大努力,他们为限制此次灾害的破坏性影响不分昼夜地工作了许多个星期。

在二十一世纪中,以协调良好的行动迅速应对卫生威胁的能力对于公共卫生是必不可少的。这个能力正在迅速增长。世卫组织于五年前开始运行全球疾病暴发预警和应对网络。这个网络与各会员国的技术机构和世卫组织合作中心一起,已经应对了50多起重大疾病暴发。该网络中现有130个机构,且越来越多地来自发展中国家。对该网络提出的重大要求包括禽流感、埃博拉热、马尔堡热、脑膜炎、心肌炎和鼠疫方面的要求。该网络还参与海啸灾害后正在进行的预警系统建立工作。

我们维持和加强安全的全球努力的成功取决于是否能向所有有需要的人提供可靠和明确的信息。我们必须能够清楚准确地认清我们所面对的卫生需要以及可用于满足这些需要的手段。

卫生计量系统网络将为这项努力提供极其宝贵的支持。这是旨在加强国家卫生信息系统的一个新伙伴关系,它得到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慷慨支持并由世卫组织主持。今年的一份新出版物《世界卫生统计》也突出了这项促进我们所有活动的核心信息职能方面的进展。它提供关于50个卫生指标的国家、区域和全球信息。

明确传达信息、相互理解和取得共识在疾病控制的各个领域也非常重要。行动理由不明很可能会失败。这已在控制安哥拉马尔堡出血热的早期阶段得到惨痛证明,当时村民们对卫生工作者比对他们前来控制的疾病更加害怕。我们不仅要加强和使用可利用的专门知识,而且要让人们理解其目的和价值。

研究一直是优先重点,对于我们现在的工作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目前急需新的诊断法、疫苗和疗法,以及利用现有技术的新方法。去年11月在墨西哥举行的卫生研究部长级高层会议强调了这一需要。该会议呼吁使研究政策成为加强国家卫生系统努力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继一系列建立共识会议之后,我们现在准备推行国际临床试验登记系统。这将在加强研究工作及其赢得公众信任的能力方面发挥很大作用。

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着巨大的期望于3月份在智利圣地亚哥创建了卫生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来自本组织所有六个区域的重要执业者正在为此贡献他们卓越的才干。他们当前的任务是制定行动使卫生系统公正有效地开展工作。他们在这样做的同时,还确定并对付二十一世纪中健康不良的主要根源。

与此同时,知识产权委员会将汇集其调查结果并从现在起一年后提交给卫生大会。他们的工作将促使在药品和疫苗这两个对疾病预防与控制至关重要的领域以更有效的方式进行合作。

伙伴关系是我们所有重要活动的标志。这在今年特别明确,我们今年《世界卫生报告》和世界卫生日的焦点是母亲、新生儿和儿童卫生。关注这些卫生领域的所有组织必须同心协力。而母亲、新生儿和儿童各自的保健领域本身也必须结合起来。许多国家和组织中有很多人一直在努力工作,力求使今年,即2005年产生决定性变化,降低母亲和儿童的死亡率。

我们在这项努力中的重要伙伴是儿童基金会。作为我们两个机构之间团结的标志,我向大家介绍儿童基金会的新执行主任,Ann Veneman。她于两周前就任。我今天请她来向我们简单讲讲她对儿童基金会以及我们共同任务的计划。主席女士,如您允许,我愿请她现在发言。

[Ann Veneman发表讲话]

总干事继续发言。

谢谢。我们两个组织之间的合作从一开始就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巨大的推动。我相信在未来的共同任务中,它将成为更大的推动力。

在为健康而参与斗争的所有人之间的创新团结是实现我们目标的关键,而且本身就是八项千年发展目标之一。使我们的专门技术和资源联合起来的有效模式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需求,也是希望的最可靠基础。在抵御重大传染病、根除脊髓灰质炎以及预防和治疗慢性病方面有了我们的各位伙伴,就能实现世卫组织关于普遍获取有效卫生保健的定义目标。

我们目前的运动,即到今年年底使300万HIV/艾滋病患者获得治疗,引人注目地显示了这一点。这是一项全球性努力,涉及数百个伙伴组织,势头越来越大。已超越了去年12月的里程碑,即使70万人获得治疗。下一份进展报告应在6月份提交。

世卫组织的资格预审项目正在为提供必要药物和诊断试剂的工作给予至关重要的支持。我们正在与我们的伙伴一起努力加强这一项目的力量和能力。

迅速强化的努力正在使原来毫无希望的家庭和个人得到护理。“三五”目标是向普遍获取迈出的第一步。正在为2006年及之后计划以后的步骤。有效的预防对战胜HIV大流行是必不可少的,而提供治疗是这项更大工作的一个有机部分。世卫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加强了疫苗研制工作方面的联合努力。

这些活动也在推动加强卫生系统及扩大慢性病预防和护理服务的更大范围公共卫生议程。

在实现全球结核控制目标方面继续取得了进展。治疗成功率已达到82%,但病例检出率仍然落后,仅为45%。非洲的需求最大,HIV流行在那里推动结核卷土重来。我们必须接受和治愈更多的病人。这意味着采用世卫组织针对与HIV相关的结核和具有抗药性疾病的政策并提高服务质量。对结核的斗争需要我们大家有不屈不挠的决心。

疟疾每年仍造成100多万人死亡,并使更多的人贫穷。对疟疾控制投资不足加快了耐药性并使众多人群完全得不到对这种疾病的适当保护。以青蒿素为基础的新型联合疗法以及经长效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已知很有效。需要强化的努力以便使这些及其它现有资源得到供资、能够获取并以必要的规模予以使用。我们正在制定一项重大战略行动以实现这一点。

国家和全球卫生系统中每个薄弱领域背后的原因都是缺少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只有通过卫生工作者,知识才能成为赋予生命的行动。《2006年世界卫生报告》将涉及卫生人力资源,而且这也将是世界卫生日的主题。筹备工作涉及大批支持者。《报告》将发起卫生人力资源十年,并为应对世界范围内的这一重大挑战规定方向。

2006至2015年工作总规划的准备工作也已取得很大进展,将在明年向卫生大会提交。工作总规划将涉及通过获取保健促进人类福祉、控制流行病和提高生活质量。疾病模式会变化,但在今天和明天与在起草世卫组织《组织法》时一样清楚的是,健康“为各民族幸福,和睦,与安全之基础”。

根除脊髓灰质炎又一次登上头版头条,因为在也门和印度尼西亚等10年来已无脊髓灰质炎的国家中,脊髓灰质炎正在造成儿童瘫痪。这突出了我们在完成这项工作时面临的紧急挑战。在所有地方根除脊髓灰质炎之前,我们的儿童都无安全保障。最大的危险不是这些输入性病例,而是可继续传播病毒的国家。

但这方面有好消息。尼日利亚重新开始免疫接种,自去年以来已使病例减少50%。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在取得进展,并且已处在完成根除工作的边缘。我们在这些国家中见到的倒退正在迅速得到处理。现在对根除脊髓灰质炎造成最大危险的是供资方面的空白,我们必须同样迅速地予以处理,以便确保非洲之角及其它高危地区的儿童得到保护。

主席女士,我结束讲话时希望提请注意当今世界面临的已知最严重的健康威胁,即禽流感。无法预见发生的时间,但一旦大流行病毒出现,迅速的国际传播是肯定无疑的。这对所有国家的所有人民都是一种巨大的危险。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造成2000万至5000万人死亡,这可使我们对禽流感的规模有一定的了解。

当时,公共卫生和医学科学家对发生的事情了解很少,后来就太晚了。幸运的是,我们已有时间而且还有时间为下一次全球疾病大流行做准备,因为在疾病暴发之前已可看到它所需的条件。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尽可能做好准备。当这次事件发生时,我们的反应必须是即刻、全面和有效的。

对我们面前现在的所有重大卫生问题,都有解决办法,但我们必须将其付诸实践。本周和下周我们在这里的任务是决定如何做到这一点。当今世界上现有的力量和良好意愿对应付我们面前的挑战已足足有余,但需要充分的知情。已存在知识和技能,但必须将其付诸实践。让我们充分利用我们现在具有的历史性机遇以满足这种双重需求。

谢谢。

分享

讲话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