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总干事致词

世界艾滋病日
2005年12月1日

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我要再次介绍你们可能在此之前已见过的两位年轻妇女。她们的经历说明了艾滋病毒感染者生活的痛苦和希望。

我在2003年8月前往安哥拉并与艾滋病毒感染者见面时遇到第一位Carolina Pinto。当时Carolina 20岁,并且尽管存在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极端歧视,她勇敢地向非洲媒体坦率讲述自己的想法。她的目的是教人们预防疾病并向我们提出挑战,要求开展更多工作以便遏制死亡人数。

她是幸运者中的一员 - 她能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那时在安哥拉全国只有一个中心提供一些治疗,但就连这都不能确保。她告诉我,她对未来感到恐惧,她不知道从哪里可获得不间断的治疗。她充满热情地向往一种生活,能成为一个母亲并且学习和当一名医生。我在那次访问中从Carolina和其他人那里明白的事理指引我决心解决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障碍。

两年前,世卫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启动了“三五”战略 - 到2005年底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300万人提供艾滋病毒治疗。

迄今已取得显著成就。在仅仅18个月内,非洲和亚洲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人数已增至3倍。现在发展中世界超过100万人能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本周我们再次与Carolina交谈,并且她再次直截了当讲到关键问题。

她告诉我们,虽然已取得一些进展,但是在她的国家获得治疗仍然是一个实际问题。Carolina说,省里的大多数人负担不起到罗安达治疗的费用,并且他们的家属拒绝给他们房子居住。

在过去两年内,Carolina的一些希望已得到实现 - 她有一个年幼的儿子。她仍然在接受治疗 - 虽然目前是从巴西购买的,并且由朋友们支付费用,因为她对第一线药物产生耐药性。

但是仍需作出多方面的努力。她说:“所有这些不安全感使我不能平静下来。我想学习,但是带着所有这些忧虑我不知道怎么能够学习。大多数这些忧虑甚至于不是关于我自己。”Carolina不仅渴望维持生命, 而且希望继续过日子。她希望能够把她的儿子抚养成人并能与丈夫共享长寿。但是她不打算呆在家里。她有很多话要说,她正是这样做了,与其他人共同促进信息和教育、通过与媒体合作改变心态、利用电视、亲身经历和个体陈述来传播信息。

她也希望每一个有所需求的人均能获得治疗。我也是如此。八国集团和今年在纽约参加世界首脑会议的所有国家均怀着这种希望。这是“三五行动”的起始点。这是我们必须实现的目标。

今天在莱索托开始了一项运动,目标是在2007年底前向所有的家庭提供艾滋病毒检测和咨询。这一大型的增强服务也在诸如博茨瓦纳和斯威士兰等其它高负担的国家中进行。在这些国家以及其它发展中国家,日益增强的可支付得起的艾滋病治疗的可得性正在转变着防治艾滋病的斗争。

我的第二个故事是一个妇女两年前在世界卫生大会上对我们所做的陈述。她的名字叫Anastasia Kamylk。这是她在2004年5月要求我们采取行动时说的话:

“还要举行多少会议和大会,才能使每个国家中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开始获得适当治疗,并开始无恐惧地生活,不再惧怕明天会如何,或者担心自己的未来?我们何时才能停止计算丧生人数?世界卫生组织的“三五行动”是开始计算被拯救人数和降低艾滋病死亡率的真正途径……”

由于“三五行动”以及像Carolina和Anastasia这样的人不知疲倦的工作,我认为我们现在能够开始计算已拯救的生命数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对所取得的进展心安理得。进展仍微不足道。而且对很多人来说已为时过晚。这是我们所有人面临的压力,那就是发现最迅速和最有效的方法消除获得治疗的障碍,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共同携手使治疗和预防规划发挥作用。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对所取得的进展心安理得。进展仍微不足道。而且对很多人来说已为时过晚。这是我们所有人面临的压力,那就是发现最迅速和最有效的方法消除获得治疗的障碍,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共同携手使治疗和预防规划发挥作用。

其中的一种方法是利用由艾滋病毒阳性患者领导的基层组织,他们能够向其他人传授有关预防、治疗和护理的知识。这种做法一定是一条向前推进的重要道路。社区参与已经在向最边远、资源匮乏的地区提供治疗。莱索托开展的运动将采取广泛的社区调动和教育,在地方、地区和国家级建立“人民委员会”。

过去两年以来,原籍白俄罗斯的Anastasia作为一个此类合作组织的区域协调员在俄罗斯联邦工作。她仍然感觉良好,并开始上大学。尽管感染了艾滋病毒,并且像她以前那么难以忘怀地说,尽管知道有一天她的生命将依赖于药物的力量使自己和她年轻的家庭抵挡死亡,但她已找到了积极生活的方式。

“现在我才知道感染艾滋病毒的人也可以充实地生活。在过去七年中遇到那么多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艾滋病毒阳性患者之后,现在我才意识到药物确实能把一个人从坟墓拉回来。我知道我可以去爱,养家糊口并生出一名健康的婴儿。但直到今天,我也受到恐惧的折磨,害怕在今后我需要的时刻,我也许不能获得可拯救我生命或我孩子生命的东西。”

这种意识给了她为获得治疗的权利进行斗争的动力以及作为领袖与能够最有成效地教育和帮助他人者一起开展工作的紧迫感。与所有感染艾滋病毒的人一样,她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死。在延缓死亡的情况下生活,更突出了尽可能利用自己的技能和剩余时间的紧迫性。

上一周,Anastasia又一次进行了联系。她说:

“很重要的是要了解你在生活中真正想要什么并永远不要停止向目标前进。
有时候应停一停。
到你的孩子、朋友、家人、爱人身边,告诉他们你多么爱他们。告诉他们。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他们知道。”

Anastasia提醒我们,充分利用我们已有的东西是多么重要。她给我们的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启示。但这也有更广泛意义上的作用,让我们不要忘记在我们为支持像Carolina一样的人,像Anastasia一样的人开展工作时必须努力达到的其它目标。她两年以前的启示在现在与在当年一样清晰和有效。完成她的理想是对我们的一项挑战。这是我们共有的理想,即尊重每个人的尊严以及他们获取医疗的权利。

她说,每个人在需要时都值得给予医疗护理,而且每个人有权接受医疗护理,无论他是患艾滋病毒/艾滋病或某种其它疾病。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