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在第六十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讲话

陈冯富珍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日内瓦
2007年5月15日

主席女士,尊敬的部长们,高贵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在今年年初就任时,认为目前是公共卫生乐观的时期。四个月以后的今天,在有了许多体验之后,我仍然坚持这一观点。

不到十年以前,公共卫生曾力争在国家和国际发展议程中占据显著地位。在重点和预算均已锁定的情况下,卫生问题奋力要引起人们的关注。

而今,卫生得到来自许多伙伴关系、基金会和实施机构的支持。新型筹资机制的数量,与它们所支配的资源数量一样,在继续增加。

现在,已将卫生视为对外政策方面一个重要活动领域。卫生已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共同社会责任焦点。

将始终会有未满足的需要,但是卫生从未获得过如此大的关注或享有过如此多的资源。

我非常乐观,但就任以来的这四个月也令我对各种挑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主席女士,去年11 月,我曾谈到六个问题,使我们能够以简单的方式来考虑我们面前的复杂任务。我与高级别同事讨论了这个框架,他们表示完全同意。我们对照中期战略性计划中所载明的目标详细筹划了这些项目。两者完全吻合。

下面便是我们的六项目议程。

首先的两个项目涉及基本卫生需要:旨在促进卫生发展和卫生安全。

接下来两个是战略性项目:要加强卫生系统和根据证据来制定战略并衡量成果。

最后两个是业务方面的项目:要管理伙伴关系以便在各国取得最佳效果,并要改善世界卫生组织的绩效。

卫生发展对于世卫组织来说是个熟悉的领域,也是我们开展活动的最广泛领域。

1948 年,第一届卫生大会就国际行动的六个重点达成了共识。其中三个重点涉及到以下疾病:性传播疾病、疟疾和结核。其余三个重点关系到妇幼卫生、环境卫生和营养。 如果以艾滋病毒/艾滋病来替代性传播疾病,这些便是现在的卫生相关千年发展目标。

毫不奇怪,世卫组织有针对每项目标的强大和经验丰富的规划。

作出这样的对比,我并不是想说过去几十年以来的形势一直保持不变。变化是巨大的。

疾病负担变了。我们针对许多疾病取得了进展。但社会上从未经历过像艾滋病毒/艾滋病一样致命和具有破坏力的疾病。

疾病负担的分布变了。

今天,非洲人民承担了疾病负担的绝大部分。我们决不能让非洲成为被发展抛在后面的大陆。

此外,我们决不能忽视具有沉重疾病负担的小岛屿国家、经济转型期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面临的特别挑战。

卫生规划运行的环境已变得比仅十年之前要复杂得多。

环境很拥挤。与任何其它部门相比,从事卫生工作的国际行动者更多。在许多情况下,工作重叠,成果不连贯,而且活动与国家重点和能力不相符。

慢性病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富裕社会的产物,现在却由中低收入国家承担最重的负担。

劳动力市场的全球化促使卫生工作者从投资于其培训的国家大批出走。

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卫生问题不再存在绝对的区别。

许多富裕国家有日益扩大的城市贫民区,耗尽了卫生资源并对社会福利制度造成压力。更多的发展中国家现在有零星的富裕地区,吸引了大部分的卫生开支。

在许多地方,快速的城市化超越了政府提供基本服务的能力。

在没有安全的水、环境卫生、电、道路并常常没有法律实施的众多城市棚户区,我们看到这种情况。这些是水土污染引起的疾病盛行的理想条件。对暴力和造成痛苦的精神疾患流行也是理想的。

在道路上,我们看到快速现代化的结果。道路撞车每年造成120 万人死亡,其中90% 现在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

这些国家已经承担了传染病和慢性病的双重负担。它们不需要因撞车、事故、伤害 和暴力造成高度发病率和死亡率的第三种负担。

主席女士,

问题很大,但解决问题的决心同样很大。

这种决心部分来自卫生可推动社会经济进展的证据。使卫生在减贫战略中承担核心作用的千年发展目标承认这一点。

卫生发展包括慢性病和被忽视的热带病。这两种病都与贫穷有很密切的联系。它们会加深贫穷并阻碍经济发展。

我们现在有成套的干预措施用于治疗慢性病,在世界上所有地方都很有效并且在经济上可负担得起。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获得了140多个国家的支持,成为联合国历史上受到最广泛接受 的条约之一。这真正是最佳状况下的初级预防。

为了减少烟草使用,我们现在正在从倡导走向加强干预措施。

因此,我感谢布隆伯格基金会为去年宣布的一个新的停止吸烟行动提供的财政支持。这项捐赠大大增加了专用于在多数吸烟者生活的发展中世界抵制烟草使用的资源。

正像你们昨天听说的,这是在无烟环境中召开的第一届卫生大会。希望这会成为联合国系统其它组织的榜样。

上个月,被忽视的热带病全球伙伴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这是一个转折点。为至少10亿人减轻致残疾病负担的前景从未显得更加光明。

根除一种疾病是对可持续的卫生发展的最高贡献。我们正在开展这样的两项行动:针对脊髓灰质炎和麦地那龙线虫病。

两个星期以前,我出访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即尚未阻断野生脊灰病毒本地传播的剩余四个国家中的两个。我与阿富汗总统和巴基斯坦总理举行了会谈,并获得了他们的完全承诺。

在2月与各利益攸关者紧急磋商之后,我们为完成脊灰根除工作形成了新的论据。完成任务是最合算的。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会为未来世世代代的儿童留下一份永久的礼物。麦地那龙线虫病出现了急剧的减少。病例从1985年的350万例减少到今天的仅25000例。与脊灰一样,我们必须完成任务。

主席女士,

卫生安全在本议程中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是在个人和社区层面上,另一个是在国际层面上。明年的《世界卫生报告》将涉及个人和社区级的卫生安全。报告将注重于初级 卫生保健在提供机会获取卫生基本先决条件方面的作用。

今年的《世界卫生报告》涉及国际卫生安全,现在正在印刷中。

在国际级,若干严重的风险和危险可危及卫生安全,有时甚至在全球范围内。

有些严重的健康打击源自国家及其人口相互作用的方式。新疾病的出现和传播是一个例子。另一个例子是接触有毒物质,无论是在非法倾卸或出现事故之后。

其它的健康打击涉及国际问题,因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这些卫生安全威胁源自冲 突和自然灾害。

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说明推动自然灾害和热浪的气候变化是另一项威胁。

所有这些情况都造成不稳定、破坏和昂贵的代价。在国际上都可直接或间接地感受到其影响。所有这些情况都显示我们共有的脆弱性,并需要采取集体行动。

今年6月15日,经修订的《国际卫生条例》将生效。《条例》背后的战略是积极主 动的风险管理。《条例》的目的是在有机会成为国际威胁之前,从根源制止事件的发生。

这是我们最佳的保险单。

世卫组织有强大的、久经考验的疾病暴发应对机制。在过去数年中,我们的工作队在出现警报之后不足24 小时就赶到现场。这证明了世卫组织和我们伙伴的机动性。

在此,我希望对我的前任和导师李钟郁博士表示纪念,他高瞻远瞩地建立了战略卫生行动中心。你们许多人已参观了该中心。为了纪念他,现在以他的名字命名。

主席女士,

我们必须增加支持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的实验室数量。我们需要在整个世界更广泛地分布这种技术专长。在疾病暴发时,每一小时都是至关重要的。这将帮助我们更快地动起来。

为防备流感大流行开展的众多活动正在改进我们对其它疾病暴发的集体抵御能力。这些改进是一种永久的力量,无论H5N1 病毒是否引起下一次疾病大流行。

流感大流行是全球性大事。我亲自参与了若干项努力以确保所有国家都能获得疫苗。

已签署了向发展中国家疫苗生产厂商转让技术的第一批协定。我们已开始了关于建立H5N1 疫苗储备的工作。正在制定大流行性疫苗的预购机制。

我与发展伙伴以及各大流感疫苗公司的行政主管人员进行了对话。我为他们所作出的承诺而深受鼓舞。

冲突地区人民的健康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挑战。我们的活动包括应急准备、提供基本服务、防止疫情和康复。

我要向所有在这些极端困难境况下工作的人们致以敬意。你们所作的奉献令人鼓舞。你们所付出的牺牲名副其实。

就在十天前,David Dofara 博士遇难于喀麦隆肯尼亚航空公司飞机失事事件。作为 世卫组织达尔富尔南部分办事处的负责人,他当时正要返回他在那里繁忙的工作岗位。 他曾全力以赴地工作,我们将深深地怀念他。我相信,你们大家也希望同我一起向他的 家人以及他的同事表达我们的哀悼和慰问。

主席女士,

加强卫生系统是两个战略项目中的第一个项目。

我们现在面临着根本性的两难选择。形成了多重倡议以提供特定的卫生成果。提供这些成果的能力取决于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然而加强卫生系统并不总是这些倡议的核心目标。

结果是,我们有针对目标人口的平行提供系统,而我们需要的是针对所有处于困难 中的人们的综合系统。

卫生发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如何使用现有干预措施逐步扩大人口覆盖率。如果我们打算使卫生发展起到一种减贫战略的作用,我们就必须建立针对穷人的卫生系统。

孕产妇死亡人数不会降低,除非有更多的孕妇可获得熟练接生员的服务和产科急诊护理。

为进一步减少儿童疾病和死亡人数,必须使更多患有急性呼吸道感染的新生儿和儿童享受到急诊护理。

工作人员人手不足和基础设施薄弱已被确认为实现全面覆盖的唯一最大的障碍,无论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疟疾还是生殖卫生来说,情况都是如此。

无需再提醒大家:这就是与卫生有关的发展目标所针对的状况。

我利用一切与伙伴谈话的机会,说明必须将加强卫生系统作为疾病战略和资助金的一项明确内容。

出于这种种原因,我们再次强调初级卫生保健是加强卫生系统的一种措施。

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综合服务提供是实现普遍获取的最佳途径。它是为缺医少药的人群提供基本和可持续护理的最好方法。

我们不是从零做起。

我并非要重新开始有关横向和纵向规划的辩论。两者我们都需要,但必须将它们更好地结合在一起。

例如,河盲症控制规划一开始是纵向规划,但最后发展成为以社区为方向的药物分配办法。

我们也必须着眼于现有的系统和服务现状。我们不能忽视传统医学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所发挥的作用。它可成为增进健康的重要资源。

明年是世卫组织成立六十周年和《阿拉木图宣言》三十周年。

我说过,初级卫生保健将是明年《世界卫生报告》的主题,也是世界卫生日的主题。许多国家在初级卫生保健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作为对周年事件的一种贡献,一些国家将主持召开国际和区域会议,以便分享这些经验。

我为这一热情而深受鼓舞。

对公平的承诺是初级卫生保健价值系统的核心要素。不得以任何理由否定人们获得拯救生命和健康促进干预措施的权利。

然而,今天全世界人口中还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不能获得基本干预。

此外,我们还急需新的药物、诊断法和疫苗,尤其用于医治穷人所患疾病。

面临的挑战是取得适当平衡:在急需公平获得优质服务、可负担得起的药物与长期需要激励创新这两者之间取得适当平衡。

这是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政府间工作小组正在应对的挑战,该工作小组将于11月举行其第二次会议。

主席女士,

证据是第二个战略项目。

可靠的卫生数据和统计数字是卫生政策、战略和评价与监测的基础。国家与国际捐助者有无信心,取决于我们能否拿出可衡量的成果。

证据也是为公众提供合理卫生信息的基础。为公众提供有关健康促进行为的建议,本身就是一种干预。它起到极大的预防作用。

制定规范和标准是世卫组织的一项传统职能,我们做得不错。我讲的是,比如,有关饮水质量、食物安全以及医药和疫苗质量的标准。

我认为产生和使用卫生信息是最为紧迫的工作。

在许多情况下,基本卫生信息都无从获取。这并不令人感到吃惊。在卫生系统薄弱或事实上不存在的地区,是不会收集基本数据的。

许多国家没有能力产生重要的统计数字。在其他情况下,有大量的数据产生,但从未用于决策过程。

为改善这一状况,现已发展了实现标准化收集和使用卫生统计数字的创新方法,并已付诸实施。由世卫组织主办的卫生计量系统网络为各国提供直接技术和财政支持。

我希望世卫组织帮助各国最大限度地利用信息技术方面的进步。

我们必须探讨各种创新办法,使信息技术革命为卫生服务,但是,我们也必须协调现有的各项活动。比如,利用统一信息技术和计算平台,将会简化卫生地区内的工作。

主席女士,

协调还适用于余留的两个业务性项目。

伙伴的多项活动,如果与国家重点相适应,并由政府来主导,就能增进在各国之内的绩效。世卫组织可利用证据的战略力量,促进更为协调的方针。

我的一项工作是说服我们的伙伴根据国家重点和能力,同时根据世卫组织建议的战略和最佳技术做法调整其活动。

为加强协调,世卫组织全力参与了八项“联合国一体化”试点项目。

我就职四个月以来,与我们各方面的伙伴进行了讨论。其中包括联合国姊妹机构、双边机构、开发银行、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和学术界。

我们期待参与和协同,但首先是加强协调与凝聚。

今年7 月,我将与各主要卫生相关国际机构的首脑会晤,这是又一次类似的整合努力。

我还要与各个行业的管理层对话,但只有一个行业除外 — 烟草业。我们之间无话可谈,永远如此。

最后一个项目涉及联世卫组织在各个层面的绩效。

主席女士,

作为技术和行政首脑,我的责任是有效管理本组织。

我们建立了制衡制度,确保透明和负责任的管理。在一些情况下,这些制度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我将采取矫正措施。

我们正在着手合同改革。这一改革将使工作人员的服务条件更加公平。它将调整一些行政程序,改进人力资源计划。

明年推行的全球管理制度将进一步促进行政工作的合理化。

大家已经看到2008 和2009 年规划预算方案和中期战略性计划草案。二者都显示了以成果为基础的方针。你们中许多人告诉我,世卫组织在这一领域处于联合国系统中的领先地位,我感谢大家。

为加强效率和一致性,世卫组织总部、其区域办事处和国家办事处必须以协调一致的方式开展工作。过去四个月来,各区域主任与我曾三次会晤,讨论本组织的战略和政策。

我访问了四个区域办事处和六个国家办事处。我与工作人员进行了交谈。我很高兴表示:我们合作得很好。

主席女士,

正如我说过的,能衡量,始能执行。我们绩效的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即是卫生成果的影响。 我以两类人群的健康作为我们整体绩效的指标:非洲人民和妇女。

上个月,非洲各国的卫生部长在非洲联盟领导下,批准了非洲大陆第一个整体卫生战略。该战略是全面的,富有远见的,涵盖2007 至2015 年。

大家昨天从离任主席那里获悉了这一战略。请允许我强调一下其中一些要点。

第一,该战略承认除非减轻传染病的负担,否则,非洲将无经济增长可言。

第二,该战略的主要焦点是迫切需要加强卫生系统。据认为,向有需要者提供基本干预措施的能力是非洲卫生保健面临的最大挑战。

该战略进一步强调需要激活初级卫生保健方针,并要求向所有人提供最低限度的一整套核心干预措施。

这一战略与世卫组织的六项目议程之间有很明显的一致性。我希望告知这些尊贵的非洲部长:我将全力支持你们。

主席女士,

妇女面临的挑战有所不同。出于三个主要理由,需要在卫生议程中对妇女给予特别关注。

第一,她们作为抚养者的作用使她们成为重要资源。

第二,她们易受特定卫生问题和高死亡风险的影响。

第三,最重要的是,妇女是变化的动原。她们可带动家庭和社区摆脱贫困。

但除非给予妇女机会,否则她们无法实现其潜力,并成为变化的动原。更具体而言,所谓机会,就是提高其经济地位的机会。

对妇女来说,经济资本即社会资本。它能赢得尊重。

只要提供这些机会,健康促进行为即伴随而来。

如果妇女能够挣取收入,这些额外所得即会用于学费、营养改善、日常卫生保健,以及促进健康的其它投资。

最成功和可持续的项目都以最关涉妇女的问题为切入点。

在巴基斯坦,本月早些时候,我有机会亲自耳闻目睹自来水如何促使贫穷的农村妇女的生活发生了革命性变化。一旦没了采水和运水的负担,健康促进行为即伴随而来。

世卫组织需要为妇女做更多事情,保护她们的健康,实现她们的巨大潜力。

作为第一步,我们正在搜集小额信贷计划对妇女健康的影响的证据。我所看到的结果表明,这对健康产生了深刻和迅速的影响。还有一些出乎意料的结果,例如家庭暴力 减少。

我很高兴看到即将召开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将考虑把小额信贷作为一项非洲减贫战略,尤其是对妇女而言。

第二,我已要求整理一份清单,载明影响女童和妇女毕生健康的行动。我们正在审查在保健方面的差距,以及通过何种方式来寻求有效协同。我们需要一项方针,贯穿从水供应到基本手术技能等各个领域。

第三,我们要求各项规划在搜集和报告数据时都应按性别分类。这是找出问题,发现未满足需要的又一个途径。

新的性别战略将使我们能够将性别意识纳入本组织整体工作的主流。

最后,我期待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明年将会拿出的研究成果和建议。该报告将使我们更清楚地了解需要做哪些事情以便促进人人平等享有卫生服务,无论其性别或社会和经济背景如何。

主席女士,

这就是我对今天公共卫生工作环境的看法。这一环境非常复杂,但也蕴涵着极大的机会。

这是一个分担风险,集体负责,相互支持和全球团结的环境。

近几十年来我们在全球卫生方面的进展并非侥幸达成。

之所以取得进展,是因为我们的前辈敢于梦想,敢于质疑现状。他们不仅憧憬更美好和更光明的未来,他们还满怀激情地推动实现这一未来。

我要承认在坐的马勒博士即是我的前辈之一。

我们同样也有机会。全球化的力量将世界前所未有地聚拢在一起。

我们有手段,有承诺并有决心为全世界创造一份健康的遗产。

让这一点成为我们的目标,我们将满怀热情和乐观,戮力同心去实现这一目标。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