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对西太平洋区域委员会的讲话

陈冯富珍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委员会第五十八届会议

主席先生、尊敬的各位部长、各位代表、我们的区域主任尾身茂博士、女士们、先生们,

我知道自己正站在世卫组织最大和最多样化的区域的卫生部长及其他卫生领导人面前。

我来自这区域。

卫生结果的差距往往以贫困线为分界,在此显而易见。

富裕国家与世界一些最不发达国家是近邻。

而且还可以说它们是睦邻。一些岛屿国家的总人口大约只相当于东京一个城区的规模。 一些国家在努力克服贫困的沉重负担。

另一些国家享有世界最长的预期寿命。

还有一些国家正在迅速现代化和加强经济实力。

但是这里与世界其它地方一样,日益上升的收入水平并不总能直接转化为更好的卫生结果。

其实,在这里,在西太平洋区域可以看到世卫组织在全球面临的所有挑战。

在这里,也可以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许多办法。

这些解决办法是一些宝贵的范例,特别是,如我所想的,它们受到你们最大政策优势的推动:即在卫生方面分担责任并在履行责任时团结一致。

这很有道理。身体健康有助于稳定,并且是繁荣的基础。一个稳定繁荣的区域符合每个国家的利益。

在世界这个地区,尤其可以说:没有国家是孤岛。

传染病在传播,水和空气污染在传播。

广告和行销的全球影响在传播,生活方式在改变,这些都使慢性病更迅速地增多。 作为一个国家和地区组成的团体,你们面前现在摆着各种卫生问题。

既有营养不良,又有高比率肥胖症,既有被忽视的热带病,也有慢性病,还有新出现和有流行倾向的疾病疫情。

除了传染病和慢性病的双重负担外,该区域还面临由道路交通碰撞导致的死亡与残疾、伤害、暴力以及高自杀率造成的第三种负担。

然而,你们仍设法领导世界去实现许多全球目标。

在世卫组织所有区域中,西太平洋区域的结核病例发现率和治愈率最高,治愈率超过90%。

该区域已经有十年无脊髓灰质炎。你们已具备监测和应对系统来维持这种状况。

将近7年以前,该区域多数国家将麻风病作为公共卫生问题加以消灭。

这种由来已久的疾病被击退,现仅在六个国家的少数地区流行。

你们曾全速前进以实现消灭淋巴丝虫病的全球目标,该疾病是世界第二大致残原因。

我知道为开展这些大规模药物治疗运动所需要的承诺和决心。

我也知道要对付那些影响几乎没有政治发言权、生活在最难以抵达地区的最贫困的人的疾病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照护这些人对整个卫生政策意味着什么。

我赞赏该区域各国团结力量的方式,由较富裕的国家为旨在改善穷人卫生结果的行动提供资金。

这样分担责任是最好的。

你们有各种各样的经验,而且你们自由地交换这些经验,效果良好。

澳大利亚、日本和新西兰等国数十年前就经历过如今在那么多国家和地区所看到的慢性病增多现象。

该区域知道慢性病意味着什么,何时应当发出警报,以及最重要的,知道该怎么做,要优先重视健康促进和预防。

我还想赞扬该区域能合理并有条理地着手处理问题,并能有效使用证据。

监测能够发现问题所在。试点项目能够检验什么有效。将负担沉重国家挑出来集中努力对付。在慢性病方面,该区域使用阶梯式方法,查明风险因素存在极其普遍的问题地区。

再一次,这是一个预警系统,使你们能够集中努力在最有需要的地区进行预防和治疗。

通过以一种综合方法提供一揽子基本干预措施实现了实施效率。

一个主要例证是区域儿童生存战略,它再一次着重于儿童期死亡率负担最重的国家。

除了全球和区域战略外,西太平洋国家还有效使用了网络,或用以进行知识管理,或用于应对精神疾病和防止暴力与自杀。

你们使用于解决一个问题的办法对其它相关问题也有效,从而提高了效率。

正如健康市场措施,目的是减少人类与禽流感的接触,但也将有助于预防其它食源性疾病。这是加强整体能力的一个理想办法。

该区域的卫生政策利用成功的成果尽量发挥优势。

一个国家的成功会传到其它国家。全区域范围的成功能通向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

免疫覆盖率方面的巨大进步鼓励该区域制定消灭麻疹和控制乙肝的新目标。

这也很有道理。

这也是着手改善人民健康的合理方式。

当一个区域有如此繁多的问题时,最好能以这种方式来处理,将某些问题永远甩掉。 如果我必须从你们的大量成就以及协力处理问题的方式中汲取两条具有全球意义的经验教训,这将是:

第一,即使资源匮乏的国家也能取得巨大进展。

第二,对于当今卫生领导层来说,分担责任、团结一致,以及保证公平和社会公正是最重要的一些品质。

你们在卫生方面是近邻,而且是睦邻。

女士们、先生们,

在该区域,与在全世界正日益出现的情况一样,造成卫生问题的是一些相同的强力因素。 我在职的这八个月中,对各种卫生挑战的共性,以及世界各地所见的卫生领导人的共同抱负映像很深。

我们所有这些工作在公共卫生领域的人参与了基本相同的三方面努力。当然,这些努力有些区域上的细微差别,但基本上是相同的。

第一,我们努力控制不断变化的微生物世界。

第二,我们努力改变人类的行为以保护健康并减少风险和威胁。

第三,我们努力引起关注和获得资源。

当然,这毫不新鲜。从一开始这就是公共卫生的本质。但是,在十年多一点的时间里,这三个方面每一方面的挑战都大大增加了。

人类占据这个星球的方式发生改变,打破了微生物世界的自然平衡。

不断变异和适应是病原体的生存机理。

这些有机物已准备好利用我们给予的一切机会演变、侵袭和规避。

这些机会很多,而且越来越多。

人口增长、城市化、密集型农耕措施、滥用抗生素、环境退化,以及侵入过去无人居住的地区给微生物世界施加了巨大压力。

因此,新疾病正在以空前速度出现。老疾病则正在复苏,或向新地区传播。

主要抗菌素耐药性的出现速度超过了研制替代药物的速度。

与此同时,在我们这个高度流动、相互依赖和相互连接的社会环境中,新出现和有流行倾向的疾病已成为一种更大的威胁。

该区域对后果,尤其是对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和目前禽流感疫情造成的后果有直接了解。

四年来,我们一直处于一场流感大流行的隐约威胁之下。

在资源匮乏而又重点繁多的情况下,既要关注一种不可预测但可能是灾难性的事件,又必须处理那么多实际和紧迫的问题,很难进行权衡。

常有人问我,对大流行防范投入的人力物力是不是在浪费资源。公共卫生喊“狼来了”是不是喊得太频繁、太响亮?

一点不是。大流行是反复出现的事件。我们不知道H5N1病毒是否会引起下一次大流行。 但我们确实知道:世界迟早要经历另一次流感大流行。

最近的担忧激发了大量研究,我们现在比四年前更加了解流感病毒和大流行问题。而且,公共卫生必须密切关注任何像H5N1禽流感这样的严重新疾病。

我们对该疾病所知甚少,它给曾经健康的儿童和青年成人造成危害,并导致将近64%的感染者死亡。

最重要的是,防范大流行从根本上加强了国家和国际能力。

我们都欢迎今年6月生效的,得到大大加强的《国际卫生条例》。

经修订的条例改变过去注重在国家边界进行被动防范的方针,转而采取积极的风险管理战略。

这一战略旨在及早发现事件并在它有机会成为国际威胁之前,在源头加以遏制。

这一战略大大加强了我们的集体安全,并将条例的预防力量提到新的高度。

我们再也不能允许艾滋病毒/艾滋病这样的疾病从我们的监测和控制网络中溜掉。

上个月在乌干达发生的马尔堡出血热疫情当即得到完全控制,尚未来得及变成国家和国际威胁。

该国卫生部长告诉我,由于启动了大流行性流感防范计划,所以疫情得到了迅速控制。所有程序全部到位并准确无误地运行。

在这方面,得到东南亚区域委员会和西太平洋区域委员会支持的关于新出现疾病的亚太战略是实施条例方面的一项重大进展。

我们努力改变人类行为的工作也变得更复杂了。

人口和流行病学方面的转变现与营养和行为方面的转变结合起来,产生不祥的新趋势。

食品供应全球化,以及营销和销售的全球影响正促使许多发展中国家丧失两个天然优势:健康的饮食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仅需Omi博士年度报告中的一项统计便可非常鲜明地说明这一点。

在柬埔寨这个仍在努力防治传染病的国家中,现在每10名成人中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每4名成人中就有1人患有高血压。

但是,同样在这个方面,我们现具有一项强有力的国际文书。

烟草控制框公约已成为联合国历史上得到最普遍支持的条约之一。

这是全球规模最有效的预防医学。

明年,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将公布其报告。这将是我们力图处理影响健康的复杂社会因素时的另一个有力工具。

在第三个方面 - 努力引起关注和获得资源 - 情况似乎要乐观得多,特别是在国际方面。

女士们、先生们,

就在过去十年中,卫生得到了越来越多伙伴关系、实施机构、基金会和供资机制的空前支持。

始终会有未满足的需求,但卫生过去从未得到如此大的关注或享有过如此多的财富。

《千年宣言》及其目标是国际社会迄今所作的最雄心勃勃的承诺。

它们将卫生置于发展议程的核心地位,并将之视为社会经济进步的主要推动力。

这样,它们提高了卫生的地位。卫生不再只是消耗资源,它也能创造经济收益。

第一次,卫生拥有了政治承诺、决心、新来源提供的资金,有力的干预措施以及得到证明的实施战略。

有这么多有利因素,我们可以看到是什么在阻止我们。

如果我们想将健康作为减贫战略,就必须覆盖穷人。但卫生系统做不到这一点。

我们在接近2015年倒计时的中点,但却根本不可能实现与卫生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这些目标最直接地影响到好几百万人的生与死。这些目标拥有最有力的工具 - 一流的药物和疫苗 - 以帮助实现它们。

我们怎会失败?

这就是问题,是国际上正日益认识到的问题。

卫生系统的力量比不上现有干预措施的力量,无法在适当规模上及时向最有需要的人提供基本保健。

在该区域,与在其它地方一样,要求降低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的目标是一项主要挑战。

如本委员会面前文件中所恰当指出的,要求防止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的呼声很高、很恳切,但却不总能得到与之相当的承诺的呼应。

而且,要防止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绝对要有一个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

蚊帐、药片或疫苗这类干预措施不足以降低这种死亡率。

只有当更多的分娩能够得到熟练接生人员的协助,以及更多的妇女能够获得紧急产科医护时,才能降低持高不下的孕产妇死亡率。

幸运的是,依赖初级卫生保健加强卫生系统的必要性现开始得到高层人士应有的关注。

上周,我同英国首相戈登•布朗以及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一起参加了在伦敦举行的国际卫生伙伴关系启动仪式。

这项新行动力求尽可能立即处理实现与卫生相关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两个关键障碍:即援助效率低,和不能对卫生系统投资。

这才是对真正承诺的考验。当进展陷入僵局时,退一步,审视理由,改变方向,然后加速行动。

毫无疑问,卫生现在得到的关注和资源远比不久前要多。但是这方面的挑战也增加了。

随着行动加快步伐,卫生部门的责任也在增加。

我们的一项重要责任是,要明智地利用这些空前的资源和这种势头,要能对卫生结果产生最大影响。

我刚才提到三项共同努力。我们现正着手开始具有深远的全球影响的第四项努力。

这最终也许是所有努力中前景最黯淡的。

我指的是气候变化。

女士们、先生们,

本世纪初,一群记者举办了一次竞赛,竞选能够假设21世纪前景的最佳新闻。

这里是获奖新闻中的一则。

“国家元首们今日在瑞士这个热带岛屿举行会议,达成了共识。关于全球变暖的预言没有科学依据。”

事实上,科学证据现已势不可挡,国家元首们正日益感到担忧。

瑞士可能不是一个热带岛屿,但这个区域却有许多岛屿受到直接威胁。

世界最优秀的科学家告诉我们:人类活动已将这个星球置于气候变化的影响之下。

我们已经开始感到其影响。

即便今天就停止排放温室气体,我们已经看到的变化仍将继续贯穿整个这个世纪。 现在要强调的是人类对这些已经不可避免的变化的适应能力。

这些变化的性质超出了人类以往的经验。

地球变暖将是逐步的,但日益频繁和严重的极端天气事件 - 强风暴、热浪、干旱和洪水 - 将会突然而至,而且后果将会很严重。

海平面不断上升,潜水层日益盐化,以及与空气污染有关的热应力只是这个区域极令人担忧的一部分后果。卫生部门也必须参与这种日益增强的关注,大声清楚地表明其忧虑。

正如我们曾力争了很久才使卫生在发展议程中占据了重要位置一样,我们现在必须力争将卫生问题置于气候变化议程的核心地位。

我们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这样做。

气候变化将深深危害到一些最基本的健康决定因素:食物、空气和水。

发展中国家将最先而且最严重地受到打击。自给农业受害将最严重。卫生基础设施薄弱地区将最无应对能力。

想一想,在那些食物供应已经朝不保夕,农村到处是自给农民,而且应对紧急情况的能力已脆弱不堪的地区,卫生会遭受怎样的影响。

再想一想城市的情况,那里由于缺水,加上热应力和空气污染,会损害数百万人的健康,从而加重已经疲惫的卫生服务机构的负担。

正如科学家告诉我们的:本世纪气候变化的性质将超出人类的经验。

但公共卫生拥有丰富的经验可以作为其关注的基础。

我们现在仍在非常努力地试图缩小疟疾的范围,因此我们清楚如果气候变化导致一系列地域范围更广的媒介传播疾病将意味着什么。

这个区域尤其了解登革热和日本脑炎暴发所造成的费用和破坏。

公共卫生明白人群大规模流离失所意味着什么。我们知道营养不良的后果,也知道儿童期感染导致较高死亡率的后果。

我们知道缺水怎样转变成由水土污染引起的疾病。

这是目前最大的一些负担。

如果我们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而付出的巨大努力被气候变化造成的健康后果所抵消,这将意味着什么?

在这方面,公共卫生也有经验。只要想想艾滋病毒/艾滋病曾如何阻碍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发展就会知道。

但反过来说,卫生不断向前发展也将加强对付气候变化的能力。

我就举一个例子,它与这区域有关。

如果各国继续坚持开展运动阻断淋巴丝虫病的传播,就可以使我们在各种条件越来越有利于蚊子和其它病媒繁殖时,少掉一个威胁。

我个人认为,既然气候变化不可避免,我们就更要立即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在我们表示关注时,这也必须是一条理由。

已经在适当卫生基础设施支持下达到基本生活水准的国家将最有能力适应。

它们将最能够对付已经开始的剧烈变化。

女士们、先生们,

我想最后说明一点。

《国际卫生条例》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等文书以及千年发展目标等承诺中都要求全球团结一致。

两份文书都涉及到共同的脆弱性,以及集体保护方面的共同责任。

两者都将预防这个公共卫生最有力的措施提到新的高度。

千年发展目标处处关系到公平问题。

《千年宣言》中这样说道:“遭受不利影响或得益最少的人有权得到得益最多者的帮助。”

新出现的和有流行倾向的疾病、不健康的行为、贫困以及卫生结果方面的差距都需要团结一致,并且要通过协调一致的集体行动才能得到最有效地处理。

提出这种团结的必要性,部分上是因为我们共同的脆弱性,但也是因为我们共同的人性。 在争取社会公正方面,没有部门比卫生部门的地位更有利。

你们是一个能体现全球进程的区域的卫生领导人。

如我开始所说的,对于当今卫生领导层来说,分担责任、团结一致,以及保证公平和社会公正是最重要的一些品质。

这是该区域的最大政策优势,而且无疑也说明了为什么你们能够在管理复杂繁多的卫生问题方面给予我们那么多宝贵的范例。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