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卫生与外交政策

陈冯富珍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在外交与全球卫生部长级会议上的讲话
2007年9月27日

秘书长、尊敬的各位部长、来宾们,

我很高兴能够在我们设法使卫生成为外交政策的一个更核心问题之时有此机会提出一些想法。我尤其想在我们考虑卫生在全球化世界中的位置时反省一下共同的价值观和相互利益。

我认为卫生是一个富有成效和充满善意的外交领域。卫生是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卫生有助于稳定并且是繁荣的基础。努力使全球更加稳定和繁荣可以让每个国家都受益。

然而,在卫生方面,我们这个世界极端失衡。富国与穷国之间期望寿命的差异可高达40年。

世界在治疗疾病和延长寿命方面从未拥有过如此众多的先进手段。然而,每年仍有1000多万儿童和孕妇死于可以通过廉价和低技术手段得到治疗或预防的疾病。

为什么这种不平衡应当引起外交政策的关注?

决定卫生发展方向和确定卫生结果的差距的力量越来越具有国际性。疾病在国际上传播。一些新出现和有流行倾向的疾病直接威胁到国家和国际安全。我谨提及其中一些:艾滋病、大流行性流感、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这样的新疾病,或者利用天花等病毒的生物恐怖主义。

水和空气污染在蔓延。我们已经能感到气候变化的后果。全球化使生活方式的变化广为传播,而这些变化导致慢性病迅速增多。

贫富之间的差距很可能越来越大。我们都知道,全球化能创造财富,但却没有任何规则来保证这种财富的公平分配。

我认为没有部门比卫生部门更能够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要求实现公平和社会公正。

不得以不公正的理由,包括基于经济或社会原因的理由而否定任何人获得拯救生命和促进健康的干预措施的权利。就健康而言,不公平确实是一个生死问题。

千年宣言提出了一个能够指导对外关系的原则框架:即公平、社会公正,尤其是分担责任。我们看到指导公共卫生领域国际工作的是相同的原则:保证卫生结果的公平性并为实现这种公平共同承担责任。

有时动力来自对某种威胁,如某种新出现的疾病的共同脆弱性。对自身利益的明智考虑也是一种激励因素。正如千年发展目标如此明确阐明的,增进健康是一种减贫战略。我认为,一个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现象较少的世界是一个政治上更健康的世界。

这是我最后的意见。在我任职的九个月中,印象最深的是世界政治领导人往往为了其境内影响并不大的疾病而参与国际公共卫生工作。

我认为,这是最好的证据,表明卫生作为一种外交政策手段的确至关重要,卫生确实是富有成效和充满善意的外交领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