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利益攸关方关于阻断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传播的紧急协商会

陈冯富珍博士
世卫组织总干事

瑞士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

各位阁下,朋友,同仁,女士和先生们。这是我作为总干事第一次有机会在利益攸关方会议上发言。从名单上获悉,你们确实是一群杰出的人:著名的科学家、忠诚的伙伴、尊敬的部长。

首先,让我感谢你们在接到通知后这么快就来到日内瓦。我亲自提出召开这次会议。我要求紧急召集会议。

这是一次高层协商会,是对完成根除脊髓灰质炎工作的关键性审评。

今天的会议可能会成为一个转折点。在我们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中,我们已达到一个临界点。我们处在脊髓灰质炎(脊灰)病毒传播的淡季。而且,我不妨告诉你们:我们的现金流转也处在最低水平。事实上,到今年四月,我们的现金流转将出现赤字。现实情况就是如此。

如果我们不能以即刻高涨的承诺应对这种病毒,病毒可能会获胜。我们正面临着根除脊髓灰质炎的最佳机会,也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我说这是我们的最佳机会。在一个层面上,我们面前的任务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希望。我们只需要在四个国家的有限地区以及重新被感染的其它少数地区阻断野生脊灰病毒的地方性传播。在这层意义上,我们已经前所未有地把该病毒逼到了绝境。

我们开展了极为敏感的监测--很可能是公共卫生领域内的最佳监测。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说,我们现在能够找到每条病毒传播链。我们知道我们所处的位置。

我们已经根除了三种野生脊灰病毒菌株之一。我们有经改进的单价疫苗用于有针对性的免疫。我们有专门适合四个剩余国家各自的流行病学情况和业务挑战的新措施。我们知道如何向前挺进。

但是,我们面临严重的问题,需要很坦率的讨论和评估。我们已经延误了我们原定的最后期限。怀疑论者已经有礼貌地发表了他们的观点。

对疫苗的效率、可及性、安全性、贫穷、资金供应和互相竞争的卫生规划提出了问题。我们已多次看到,谣言可危及我们集体取得的进展。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所处的位置,以及如何前进。事关重大的是我们以不同于以往的方式向前进展的能力。

我在与受到影响的国家对话。我很高兴看到各国总统和总理派出了高级别的代表,即可影响决策的人。要取得的成功,我们就必须覆盖最后剩余地区中的每位儿童。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获得政府最高层的承诺。

我在与充当先锋的其它伙伴对话:国际扶轮社、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本次会议上你们也有代表。你们的承诺不能动摇。

我在与世卫组织各区域主任对话。在世卫组织内部,我们已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开展工作。我们把根除脊髓灰质炎作为本组织跨区域的首要重点之一。由各区域主任在场,巩固了我们得到加强的内部合作。这是在世卫组织开展工作的不同方法。

我也在与国际捐助社会对话。你们的承诺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你们今天将看到新的数据,表明为什么提出的每项控制脊髓灰质炎方案在20年期间造成的人类痛苦和金钱方面的代价将高于完成根除工作所需的费用。换言之,着手完成工作是最合算的。

女士们,先生们,

至今为止,在公共卫生方面只根除了一种疾病--天花。自那时以来,时代已经变了。在人口超过60亿的世界中,要在全球根除一种病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被反复告知,没有阻碍根除脊髓灰质炎的重大科学或技术障碍。我们面临的问题主要是业务和财政方面的。

国家疲惫了。工作人员疲惫了。捐助者疲惫了。但是,我要对你们说:我们已接近胜利。参加这次会议的人具备领导作用和权力,能够使我们获得又一次极大的公共卫生胜利。这确实是一个转折点。

利益攸关的是什么?让我与你们交换一些重要的数据。我们在这项工作中已花费了18年以上的时间,而且我们已投资了近50亿美元。如果我们浪费这些投资,历史将对我们作什么样的评判?能够原谅我们未利用各方的承诺、资金和决心来完成任务吗?

我们知道根除工作在减少麻痹性脊髓灰质炎病例方面产生了巨大的效益。病例数从1988年估计的35万例急剧减少到去年不足2000例。这是给人深刻印象的绩效记录,但我们尚未完成任务。

我们知道,在根除工作中已确立了基础设施和战略,对其它规划产生了巨大的效益。我仅举一个例子。最近不但已达到其雄心勃勃的目标、而且超额完成了目标的麻疹行动,主要是通过脊髓灰质炎的基础设施实施的。

脊灰运动表明,尽管存在薄弱的卫生基础设施和高水平的贫穷,也有可能实现很高的人口覆盖率。对其它行动,包括旨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行动,这是一则鼓舞人心的消息。

脊灰证明,可以加强干预措施以覆盖需求最大的人们。之所以有可能,是因为地方社区自身处在实施工作的中心。它们也是自身利益攸关的合作伙伴。

我们可以列举各种重要和鼓舞人心的成就,而且例子很多。但是,我们在这么接近我们最终目标的地方就至此为止吗?这些成就够了吗?

让我对你们说。事实上,涉及的利害关系更多。从一开始,根除脊髓灰质炎的运动就体现出公共卫生伙伴关系有力量产生巨大和长久的效益。我们多数人仍然对脊灰的影响记忆犹新。我们没有忘掉铁肺。我们有过使用拐杖或下肢支具和支体残废的朋友及同学。

作为国际社会,我们很少有机会做对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毫无疑问有益的事。我要再次强调全世界脆弱性的概念。如果我们不完成任务,世界上其它人就不能免除脊髓灰质炎的威胁。

我们永久性地把世界变得更好的机会不多。这是团结一致的举动,标志着我们共同承担卫生的责任。

根除脊髓灰质炎将是我们以及该领域内所有人对未来将出生的每一代儿童的一份永久性礼物。

女士们,先生们,

我召集了这次会议,而且我将亲自对其结果作出承诺。这是我的义务。

正如我所说的,我们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开展工作,而且我们在世卫组织内正在这样做。

在我上任后不久,我在与各区域主任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讨论了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前景。大家的观点是一致和坚定的:我们必须完成任务。

上周,非洲区域主任召集了来自世卫组织所有其它区域的代表,以便制定联合战略,使根除工作成为世卫组织跨区域的首要重点之一。

在1988年通过的一项决议中,世卫组织会员国对根除脊髓灰质炎作出了公开承诺。自此以后,该承诺多次得到重申。我们有根除脊髓灰质炎的明确职权。而且,我有义务履行会员国赋予我们的这项职权。

我们将在五月向卫生大会报告本次会议的结论和建议。

正如我所说的,要完成任务,我们就需要利用各方的承诺、资金和决心。让我重复国际扶轮社在一月执行委员会会议期间的一项声明,解释决心意味着什么。“根除脊髓灰质炎是可以做到的,是必须做到的,而且是将会做到的。”

我再次感谢你们所有人前来参加会议,我也期待会议的结果。事关重大-对我个人,对世卫组织及其众多伙伴,对全世界,当然也对今后各代的儿童,都是这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