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向世卫组织职员发表的讲话

陈冯富珍博士, 世卫组织总干事

日内瓦
2007年1月4日

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和世界各地的同事们,

今天是我担任总干事的第一天。按照传统,我荣幸地在开始任职时向职员发表讲话。

我的大多数前任者在7月就职。我相信,我是第一个能够在就职当天祝福全体职员新年好的总干事。祝愿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在新的一年幸福健康。

首先,我必须向Anders Nordstrom博士表示衷心感谢。在李钟郁博士不幸去世之后,他突然接手并维持了工作的顺利开展。他领导我们经历了八国集团会议、各区域委员会会议、若干重点政策文件的制定以及选举。他监督了即将召开的执行委员会会议准备工作。由于有这样关键性的参与,我很高兴地宣布,Anders和我在本月晚些时候都将向执行委员会作出报告。

我还要向世卫组织,向作为其职员的你们,以及向我的前任者表示感谢。我以充满骄傲的心情就职:为我们杰出技术专长的声誉而骄傲,为我们工作的价值和影响而骄傲,为我们业绩的效益而骄傲。

人们对我们的期望很高。从良好的基础出发,使我们能够有更大的雄心并以更严格的方式评估我们的影响。

我认为现在是卫生工作的乐观时期。我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的工作在政治议程上从未获得过如此高的地位。各基金会、资助机构和捐助政府提供的资金额是空前的。当然,未满足的需求仍然巨大,但卫生工作从未获得过如此大量的财富。我们从未有过如此多的各种有效工具在等待政治意愿和资金以便投入运用。

仅举一个例子。上个月,我前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出席白宫疟疾峰会。在那里,我亲眼看到为抗击一种非常古老的疾病重新焕发的积极性。在多数富裕国家,疟疾不再是国内的一种健康危害。但这些国家致力于帮助其它国家,确保向需要的人提供蚊帐、药物和杀虫剂等基本干预措施。因为在富裕世界之外,该病造成大量可预防的死亡并侵蚀着广大民众的活力。

我认为,对疟疾以及众多其它健康问题的这种重新承诺表达了全球在涉及卫生方面的团结一致。我也认为这种承诺承认健康不良和贫穷是密切相关的,而且改善健康与发展前景也是密切相关的。

在众多其它行动中,我们都能看到全球在卫生工作方面的团结一致。这也是乐观的一个理由。疾病暴发对国际安全造成的威胁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流感大流行的威胁尚未消退。我期盼着今年6月,届时修订的《国际卫生条例》将生效。《条例》的实施将加强现有的疫情预警和反应有效机制。

被忽视的热带病是我们团结一致的另一个例子。这些疾病在国际上不传播,不威胁富裕国家的健康或经济,也不成为头条新闻。但这些疾病造成成百万人的巨大痛苦和残疾,并使他们无法脱离贫穷。世界上现在正在注意这些疾病,已具备远大的目标、极好的干预措施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对健康的众多效益,并正在以空前的方式取得进展。重视长期被忽视的疾病是一种积极的征兆,说明卫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

卫生的至关重要性在千年发展目标中得到了明确的反映。这是国际团结的另一个例子。我们意识到对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的相应挑战,也知道我们的工作远远超出这些目标的实现。

荒谬的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管理所有这些对健康的大力关注以便确保持久的改进,而且也不对受援国家造成过重负担。公共卫生领域已成为一个复杂和拥挤的行动舞台。透过如此大量的乐观情绪和活动,我把协调作用视作为世卫组织最重大的责任之一。作为公共卫生界公认的领导机构,我们必须确保日益增多的卫生行动按照各国及其人民的重点以协调的方式满足全面的卫生需求。

特定疾病行动有其地位。我要强调这一点。但是,初级卫生保健措施对确保更好地整合各项活动是至关重要的。我们需要看到各规划之间紧密地互相作用以产生多重健康效益。如果一个国家仅在一些特定疾病目标方面取得进展,但在许多其它基本健康指标方面出现倒退,就没有净收益。一个值得欢迎的趋势是,我们正在看到一些行动,例如针对麻疹的行动,在提供一整套健康促进干预措施,除了麻疹免疫,还包括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驱虫药片、维生素A补充剂和脊灰疫苗。

我们的任务是制定国际卫生议程 — 制定的议程应使我们众多的所有合作伙伴感觉有令人信服的意义。《组织法》规定我们要充任卫生方面的指导和协调机关。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以承认我们众多伙伴重大贡献的方式履行这种责任。

我认为,我们的任务也包括经常评估我们活动的影响。我从以前的生活中学到的一件事是:得到衡量的得到执行。

同事们,

如我所说的,我将在5月卫生大会召开之时更充分地阐明我对世卫组织的前景展望。眼下,我将澄清我的一些初步承诺并概述今年的一些计划。

我致力于把综合初级卫生保健作为加强卫生系统的战略。在我所有的初步承诺中,这一项在本组织内外引起了最多的讨论。你们都知道,我们使初级卫生保健措施成为广泛协商的焦点。

在发展问题的更广泛前提下,我们可以看到作为该措施一部分的价值体系的重要性:注重公平性、按需普遍获取、提供全面和支付得起的医疗、地方自主决策和可持久性。由于卫生现在与减贫有直接的联系,而且由于我们致力于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我们在今年的国际发展议程中能够看到这些价值观的重要核心意义。

我说过我要用我们在妇女和非洲人民这两组人群的健康方面的工作影响来评判我的领导工作。这两方面的承诺并不一定意味着创建新的部门或特别规划,或者重新调拨资金。这种承诺涉及绩效、我们工作的相关性及其对需求最大者的影响。

世卫组织有对包括最脆弱人群在内的需求最大者作出承诺的悠久历史。鉴于她们所做的工作,她们提供照护的作用,她们在妊娠和分娩期间面临的风险,以及她们在有些社会中的低下地位,妇女是一组脆弱人群。但是,妇女也是改革的推动者。

我听有人说,我们需要少一些“能力建设”,多一些“能力释放”。真是令人耳目一新!我同意。个人、家庭和社区有力量,如果能够利用和引导,可改变社会。

我们的工作对非洲人民健康的影响是我们绩效的另一项至关重要的衡量标准。在这方面,我很高兴看到去年11月发表了第一份《非洲区域卫生报告》。在当前的乐观时期,这份报告提醒我们应清醒地看到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

问题并不是新的,但却变得更加清晰,而且变得更加紧迫,因为卫生现在被视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这些问题也并非局限于非洲大陆。在弱势群体居住的任何地方,我们都能发现这些问题。

让我们看看三项具体挑战。首先,非洲报告的结论是,卫生发展有限主要应归咎于传染病,尤其是三种疾病: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和疟疾。这些疾病是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三大杀手”,但在非洲尤其是这样。

其次,报告提请注意慢性病的额外负担。我们正在见证慢性病在世界范围内的增多。但在非洲,这些疾病的并发症,例如中风、心脏和肾脏衰竭以及某种类型的癌症,在更小的年龄和更广泛的人群中发生。

最后,在第三大结论中,报告指出薄弱的国家卫生系统是非洲大陆最大的公共卫生挑战。我完全同意并要补充说,加强卫生系统是本组织作为一个整体的最大挑战之一。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重振初级卫生保健措施的工作如此重要。我们开展这项工作时,不能忘记慢性病造成的新问题。卫生系统常常可以应对传染病的断续突发事件,但应对慢性病需求的能力要差得多。

虽然非洲的形势最为严重,但这些结论涉及全世界缺医少药的人群和贫穷地区 — 无论是在美洲区域、东地中海区域、欧洲区域、东南亚区域或西太平洋区域。

在我过去几周的旅行和交谈期间,我越来越相信我继承了一个强大的组织。在我以前的生活中,作为在香港工作的局外人,我就认为世卫组织是效益和效率最高的联合国机构之一。去年,在关于禽流感的头版消息中,一份主要的金融报刊把世卫组织描述为一个“物有所值”的联合国机构。我们必须努力维持这种高效率和高效益的声誉。

我还继承了一些重要的承诺。其中最重要的是根除脊髓灰质炎的运动。简单地说,我们必须成功。这不仅是要完成一项目标。这是向今后将出生的每一代儿童赠送的一份永久的礼物。今年我们将开始使用新的工具和战略,完成任务的能力比过去将提高一倍。我们还需要来自政治领导人和捐助社会的一波新的信心和承诺。

同事们,

领导层变换时,总要发生两件事。首先,世卫组织成为众人瞩目的中心;其次,将非常仔细地检查我们所做的事。

成为引人瞩目的中心不是一件坏事。这是进行评估的一次机会。世卫组织为什么重要?它为什么应当有优秀的领导层?从近期的新闻报道和社论来判断,我们一起开展的工作被视为至关重要。许多观察员进一步得出结论,认为我们应当获得更多的资金。这是一条好消息,是不是? — 尤其是在预算年。

监督是另一个方面。我知道我正在接受周密的检查。我知道我必须以身作则。我作为一名国际公务员的行为必须无可指摘。我把这种期望扩大到全体职员。让我举两个例子说明这意味着什么。首先,我不能容忍骚扰或任何其它形式的不正当行为。我将迅速和公平地予以处理。

其次,我不能容忍滥用我们与会员国的关系。我提醒你们,利用国家的良好意愿以图为个人利益或任何规划的利益影响本组织是不适当的。会员国对我们的信任基于我们对公平性和客观性的承诺。

我现在要讲到你们肯定最迫切地关注的问题。我今天将宣布大调整吗?不。我将遵守我的诺言。要改革,不要剧变。

在就职之前,总干事通常有6个月的准备时间。我只有6周。因此,我将实行分为三期的过渡阶段,延续到今年年底。第一期为聆听和准备,持续到1月底。第二期为改革,将从2月延续到7月。最后的巩固期将从8月延伸到年底。

在进行准备的第一期期间,我一直在聆听和学习,收集我作为决策基础所需的信息和观点。我在若干场合与每位区域主任交谈。我的过渡小组与每个区域办事处举办了视频会议。我正在个别会见总部的所有司长。已会见了其中多数人。

在周游各国竞选时,我听取了若干国家元首和卫生部长的意见并在此后又会见了更多的国家元首和卫生部长。

我还与尽可能多的伙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行政首长举行了个人会谈。至今,我已会见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抗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疫苗和免疫全球联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的首长以及卸任和新任命的联合国秘书长。将很快与其它机构举行会谈。

我会见了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联合国基金会、非洲联盟以及日本/世川基金会、布隆伯格基金会、Doris Duke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官员。在日内瓦,我与许多国家的大使举行了讨论。

所有这些机构和人士要么补充或便利我们的工作,要么表达人民的卫生需求。我工作的一部分是要确保在如此众多的行动者之间协调活动并以战略性的方式一起开展工作。

这些会见和交谈使我深深感到世卫组织极佳的声誉。我见证了对我们所做工作的由衷尊重和对我们技术权威的高度赞赏。我们当然可以使本组织变得更好:更精简,更灵便,并对极为复杂和迅速变化的需求更具反应能力。

在从2月开始进行过渡的第二期中,我将任命我的高级管理队伍。但是,我将按部就班。有一个例外。我需要即刻任命我的副总干事,并将在以后几天内作出任命。

我在高层需要的具备才能和经验的人才取决于本组织计划实现的目标以及如何最好地完成任务。这同样适用于我们需要作出某些调整的组织结构。我们的结构必须符合逻辑并鼓励有关规划之间的协调行动。这将扩大我们各项活动和资源的影响。

我看到一些机会,可以使有关活动更紧密地开展工作。我将建立一个专题小组,在未来数月中实施这些结构调整。这一变革管理专题小组将由副总干事领导。其成员将来自各区域和国家办事处以及总部。

我决心维持世卫组织作为卫生方面技术权威的领导作用。为此,我必须确保我们提供的指导是一致的并以最佳证据为基础。要使政策和战略正确发挥作用,我们就需要全组织范围内的一致性。我将定期会见各区域主任,在管理和规划方面交换意见并制定联合战略。我还将每周与各助理总干事召开会议。

优良的绩效,即具有影响的行动,需要来自世卫组织的明确和一致的指导。它还需要政治和技术方面的问责制。区域主任是选举产生的官员。在开展工作时,他们在政治和技术方面须对本区域内的国家负责。助理总干事是根据其技术领导作用任命的。他们要负责整个组织各规划的技术实施。

如我在前面所讲的,衡量我们有效性的真正标准在于我们对人,即各国人民的影响。在这方面,我们的国家办事处具有关键性的责任并需要发挥关键性的作用。在过去数周内,我反复地听人说到国家办事处工作的重要性以及世卫组织代表第一手经验的价值。

从3月20日至22日,我将召集各区域主任、助理总干事、总部和区域办事处的司长以及国家办事处的世卫组织代表和联络官员举行一次高级职员会议。这次会议将给我们一次机会以便与我们所有的高级职员一起讨论我对今后前景的展望,并将有助于使我们在整个组织的工作达成一致。

在3月,我还将请各职工协会的主席到日内瓦来,以便听取他们的意见。我有效地管理本组织的能力取决于了解所有人的意见。我很重视协商和沟通。交换信息和公平对待所有职员将是常规。

我在一开始时就说,我希望今年对职员是一个好的年度。我相信,在充满令人烦恼的新闻的世界上,卫生是一个亮点。我认为这是我们看到公共卫生吸引越来越多的行动者和行动的另一个原因。卫生工作使我们所有的人能够表示我们对人类的博爱。

世卫组织的绩效取决于其工作人员。在承担作为首席行政和技术长官的责任时,我将争取保护我们在杰出技术专长和相关性方面的声誉,并以此方式管理本组织。我可协助在各种相互竞争的利益之间正确地导航并避免不当的政治影响。这样,我就能帮助你们提高积极性,帮助你们热爱为世卫组织工作。

积极性也是一个个人问题。这是我的结论性建议。无论你出生何处,无论哪个国家把你抚养和教育成人,当你环顾你的文化和信仰时,我肯定你将发现在我们日常工作中支持的价值观。这就是文化多样性、我们普遍的价值观以及我们工作的人类价值的美妙之处。

同事们,

我再次感谢你们并祝你们和家人在这新的一年身体健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