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在第六十一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讲话

陈冯富珍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瑞士日内瓦
2008年5月19日

主席先生,尊敬的各位部长,阁下,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在发生灾难的时刻相会。我要对最近在缅甸发生的热带风暴和在中国发生的地震中失去亲人、丧失家园和生计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在中国,我特别为倒塌的学校和医院画面,以及在这些地方采取的一些令人惊叹的救援行动所触动。每一例死亡都是灾难,但是,最特别令我痛楚的,是学生和病人的死亡。

在缅甸,世卫组织现有17 个监测队,在三角洲地区分发医疗供给品。现在,遇到的最紧迫问题是腹泻病、痢疾、急性呼吸道感染、疟疾和登革热。已经建立了一个疫情监测体系。在季风季节到来之时,敏感的监测活动,同时具有快速的预警和反应,就显得极为重要。

这类危机显示了国际社会超乎寻常的慷慨行为,也展示出早期警报系统以及为减少风险事先做出防备的至关重要性。

在开展的不同活动中,世卫组织鼓励建设能够抵抗自然灾害影响的医院和卫生机构,这些灾害包括高强度地震和热带风暴。多数情况下,增加很少一点建设费用,就足以使得卫生机构在最需要提供服务和人员支持的时候,具备这种幸存能力。特别提及的是,美洲区域办事处已经实行了这种方式。

遗憾的是,在我们展望未来时,我们都必须在最近和不久的将来,做好防范更多的人道主义危机的准备。

女士们,先生们,

三种全球危机正在逼近。所有三种危机都具有国际安全威胁。其中的两个危机在卫生部门的直接控制之外。但对所有三种危机而言,首当其冲的是人类健康。

粮食保障陷入了危机。正如专家所述,这场危机是由于汇合因素带来的所谓“完美风暴”造成的。已经生产了足够的粮食供世界人口食用。事实上,有太多的人摄食过多。然而,我们突然面临了粮食价格飞涨的危机。这一危机给穷人带来的打击最大,也影响到了他们的政府。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存在幻想。这场灾难突然降临,然而,起因是复杂的,形成的过程是长久的。在今后很长时间里,我们要面对灾难带来的后果。

在整个生命过程中,足够的营养是健康的最根本基础。由于营养不足,这个世界每年已遭遇大约350 万人死亡。贫困的家庭平均要把可用收入的50-75%用于食品。食品支出越高,意味着可用于健康保健的钱越少,特别是那些亿万个贫困家庭,一旦生病,要自己负担费用。

联合国系统做出极其迅速的反应。在秘书长领导下,组成全球食品安全危机高层特别工作组,世卫组织是其中一部分。为对优先行动提供指导,世卫组织确认了全球21个“热点”,这些地区已经历着严重的紧急和长期营养不足。

本次大会讨论第二个全球性危机:气候变化。在本世纪的整个过程中,这个星球的变暖将是渐进的。但是极端天气事件的影响将是突发的,让人感受强烈的。

同样,贫困人口最先、最重受害。一些地区本已脆弱,一旦打击到来,生计艰难,存活渺茫;而气候变化已经为这些地区添加了更多的压力。

这些意味着什么是很清楚的。更多干旱、洪水和热带风暴,意味更多的人道主义援助。而且,这些增加的需求正值所有国家,或多或少,自身经历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压力。

环境因素造成难民数目不断增长,这是国际社会也要面对的。一旦土地变成焦土,或者盐碱地,一旦沿海和地势低的地区长期被水覆盖,这些人群不可能回到家园。所以环境难民成为一新定居者浪潮,很可能加重国际紧张局势。

在各位面前有一份气候变化决议草案,它明确定义了世卫组织的责任。我们一定竭尽全力不负你们在这个关键领域对我们的期望。

大流行性流感是正在逼近的第三个全球性危机。这个危机决没有消退,所以我们放松警惕或应对措施是非常不明智的。如同气候变化,所有国家将受到影响,然而是以更快、更广泛的形式。

在今后几天,你们将讨论这些问题的其中一些。有幸的是,这是一个全球性危机,我们卫生部门可以直接形成应对和反应的政策。

你们各自具有提供保护的力量,关键是公共卫生各领域形成一条团结一致的战线。我督促各位,在讨论有关分享流感病毒和获得疫苗及其它益处的决议草案时,记着这个团结一致战线的必要性。

这三大危机,这些对国际安全的清晰可见的威胁,具有潜力颠覆公共卫生领域艰苦奋斗才取得的诸多成果。在所有情况中,那些具备坚固卫生基础设施和有效覆盖脆弱人群机制的国家处在最佳地位。

一方面,这些问题会阻碍减少贫穷和饥饿方面的进展以及阻碍我们达到卫生相关千年发展目标。另一方面,我们为达到千年发展目标的所作所为,将极大提高这个世界应对国际上这些威胁的能力。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已进入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第二阶段。各种目标其实集中在一个中心挑战:保证全球化带来的益处要平衡和公正的分布。正如千年宣言中提到的,这是一个呼吁,呼吁在平等和社会公正的原则下,全球团结一致。30 年前签订《阿拉木图宣言》时,它的价值观体系引起世界的关注,这些原则重复了这些价值观。

各位面前有一个关于监测成就的报告。在衡量我们的工作时,正如各位所知,我把非洲人民的健康和妇女健康作为最为首先要考察的。我的想法是对的。非洲的进展最小。妇女的问题最难。

我讲讲总体的进展。

去年底,更好的数据和统计方法使世卫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可以更准确描绘出艾滋病毒和艾滋病流行的进展情况。90 年代晚期,艾滋病毒感染达到高峰。2001 年以后感染率一直平稳。一个重要趋势是,在过去两年里,因艾滋病死亡人数在下降。

现有证据使我们有信心做出结论,死亡率的下降,与最近大幅度提高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获得有关。至少妇女在获得治疗上,与男性是同样的。全球范围内,在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人中,有近四分之三在非洲,流行病在那里极为严重。

这表明,像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这样复杂的事情,都确实可以在资源短缺的地方使用。当然,我们还落后于这个毁灭性的无情流行病,没有赶上它。数字是惊人的:估计有3320 万人携带艾滋病病毒生存,仅2007 年新感染人数就达到250 万。很明显,我们必须抓住每个机会进行预防。这是我们赶上并最终超过这个流行病的惟一途径。

对结核病,已有良好的诊断和治疗战略,而且我们有足够证据显示,这个方法是有效的。在稳步取得进步,尽管当前病例发现率比较最近几年要慢。

造成抗药性的不良医疗行为,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世卫组织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个报告表明,耐多药结核病发病率已达到记录新高。

更令人担忧的是广泛抗药结核病持续发生,该病几乎无法治疗。如果这种形式的结核病广泛传播,就将是一个极大规模的挫折。对于这类患者,我们的治疗选择实际上回到了抗生素出现以前的时期。

下个月,我将与联合国秘书长一起参加首次全球领导人论坛,讨论加强应对艾滋病毒和结核病这两个共存流行病的问题。这也是世界领导人现在越来越多参与卫生事务的另一例证。

现在,很多负担沉重的国家,正在努力使更多人口获得艾滋病/结核病综合医护服务。此次论坛正好在此时召开。领导人可以把这个动力再往前推动一下,与会的还有联合国秘书长控制结核特使、葡萄牙前总统Jorge Sampaio 先生。

对于疟疾,我们终于看到坚实的进展。非洲部分地区死亡率快速下降,这表明所建议的战略产生了明显的效果。今年,我们庆祝了第一个世界疟疾日,它是全球战胜这个疾病决心的标志。

当时,秘书长和他的特使Ray Chambers 先生要求国际社会执行一个到2010 年底降低疟疾死亡率的宏伟计划。如果我们能这样做,就会极大促进非洲健康更好的未来。

去年,全球幼儿死亡率是近年来首次下降到低于1000 万。你们将讨论一个关于全球疫苗接种战略的报告,它是公共卫生领域最成功的经验之一。我要对所有合作伙伴表示感谢;对于麻疹行动,我特别要感谢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疫苗和免疫全球联盟。

同时,我们清楚地看到儿童期疾病综合管理战略的广泛影响,它现在已经100 个国家采纳,成为主要的儿童生存战略,其中有49 个国家将其涵盖范围扩展到半数以上地区。短短两年间,达到这一涵盖水平的国家的数目翻了一番。我祝贺这些国家作出的巨大努力。

研究工作向我们展示了在实现降低儿童死亡率目标方面的新进展。配合口服补液盐配方,使用锌来治疗腹泻,将有助于拯救千百万儿童的生命。

今年早些时候,由世卫组织协调的研究工作表明,在家治疗婴幼儿的头号致死因素肺炎,与医院治疗同样有效,甚至可能更安全。我一直致力于初级卫生保健,因此,支持以社区和家庭为基础的治疗的证据尤其让我高兴。

然而,正如公共卫生中常见的情况,当一个方面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开始下降,就会暴露出更加令人震惊的另一个方面的重大问题。新生儿死亡率即是如此,这是我们需要处理的又一个重大问题。研究工作也再度表明,一些简单的方式,例如与母亲的肌肤之亲,即所谓的“袋鼠式”母亲护理法,可以拯救早产儿生命。

我们还需要拯救母亲的生命。如大家面前的报告所指出的,改善妇女健康进展缓慢,令人感到失望。在孕产妇健康方面,情况尤其如此,经过20 多年的努力,死亡率仍然居高不下。我个人认为,这一缺乏进展的局面令人难以容忍。社会难道如此看轻妇女的价值, 以至她们的生命被视为可有可无?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我们绝对有必要加倍努力,确保妇女的健康受到保护。

我知道社会和文化改革需要时间。但我还看到了一些研究报告,表明妇女小额信贷计划极大地提高了她们的社会地位,加强了她们对家庭决定的控制权,增加了她们的家庭健康费用。在一些研究中,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是家庭暴力减少了。

我坚信,我们需要探讨每一种选择,只要它有可能提高妇女的地位,保护她们的健康,释放她们的人的潜能,开发她们作为变革动力的巨大能力。

主席先生,我同意你的看法:任何关于卫生发展的讨论都必须将慢性非传染病纳入其中。心脏病和癌症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是主要的致死因素,无论一个国家的收入高低。糖尿病和哮喘随处都在增加。即使是低收入国家,肥胖症也有惊人增长,尤其是在城市地区,而且往往始于童年。

大家将要讨论的行动计划值得我们立即加以关注。幸运的是,这些疾病共同涉及与可以改变的行为相关联的一些为数有限的风险因素:烟草使用、不恰当饮食、缺乏运动和酒精的有害使用。对预防应当给予高度优先考虑。

世卫组织在布伦博格基金会支持下,作为朝着这一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2 月份首次发表了关于全球烟草流行问题的报告。该报告载明了烟草使用方面的国别数据,也提出了如何采取经过证明的控制措施。

其中,烟草税尤其具有巨大效力。烟草业因此强烈抵制烟草税也就不足为奇。烟草业早已将世卫组织视为其最大敌人。每一次有机会来加强这一名声都令我高兴。

女士们,先生们,

我已谈到地平线上正在酝酿至少一场“雷霆风险”。我相信,控制被忽视的热带病代表了它的反面:一道“亮丽彩虹”。

我们现在看到,各种的机会正在以极其协调的方式凑集。人们捐赠或以极低的价格销售安全和有效的药物。制定了综合方针,同时治疗若干种疾病。

旨在令所有面临风险者受益的大规模预防性化学疗法战略,可以与免疫接种的预防效果相媲美。研究不断表明,在这些疾病得到控制时,减贫和经济生产力即有所改善。这道亮丽彩虹完全可以化为一只聚宝盆。

使用相对省时省力的财政手段。许多此类疾病都可以到2015 年得到控制。届时有些疾病甚至可以得到根除。在这一方面,我要感谢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诺出资控制被忽视的热带病。我希望其它许多国家也能作出类似承诺。如果我们控制了这些疾病,就将在真正的意义上为减贫作出巨大贡献。

大家知道,我们正接近根除麦地那龙虫线病,确保实现这一目标的资金已经有保证。

当然,我们必定也将根除脊髓灰质炎。在我们的全球努力中,我们看到经我去年初召集全球利益相关者紧急磋商之后,国际社会再度采取行动。我访问了亚洲和非洲仍然流行脊髓灰质炎的四个国家,以亲眼观察正在作出的巨大努力,而这些努力往往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作出的。我要感谢一线部队的全力投入。

在亚洲,最危险的病毒毒株 — I 型脊髓灰质炎目前即将得到根除。但正当我们看到亚洲发病率处于空前低水平的同时,在非洲的尼日利亚北部省份,这一毒株却猖獗蔓延,非洲大陆以往无脊髓灰质炎的国家正在全力遏制两年前重新出现的这一病毒。正如我以前说过的,我们必须善始善终。我们已经如此接近成功,不能听任它从指缝中溜走。

女士们,先生们,

我曾提到,我们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努力已进入第二阶段。对卫生来说,第二阶段不仅被定义为进入倒计时的中点,而且是我们工作方法的一个转变。

进程有所延误,但我们目前已找到一个原因。对技术和干预措施的投入自己不会自动“换来”更好的卫生成果。我们仍必须增加对人力和机构能力、卫生信息及服务系统的投入。

幸运的是,目前不仅各方面承认这一需求,诸如去年发起的国际卫生伙伴关系,而且主要供资机构的各项政策也承认这一需求,包括全球基金以及疫苗和免疫全球联盟、众多捐助者和联合国从事卫生工作的各机构。

我在去年年初上任时,呼吁重新回到初级卫生保健,以此作为加强卫生系统的一项方式。我已加深了我的承诺。如果我们意图实现与卫生相关的目标,我们必须重新回到初级卫生保健的价值、原则和方法。

幸运的是,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报告。报告研究结果将有助于我们以更准确的方式解决不平等问题的深层原因。

在这方面,我想向大家表扬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政府间工作组历次会议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这是罕见的机遇之一,公共卫生界可以发挥前瞻性的作用,至少可以形成一定力量,影响卫生平等。

大家的磋商首先要审议近200 段的磋商主文本。该文件现已送至大会,其中只有18 段有待达成一致意见。我恳求大家继续发扬“日内瓦精神”以及众多国家所表现出的灵活性。在如此行动的同时,你们正在帮助这世界上的贫困人民。

今年,世界卫生报告致力于初级卫生保健。报告将于10 月中推出,恰逢《阿拉木图宣言》30 周年纪念日。该报告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各区域顶级专家的同行审查,是1995年首次发布《世界卫生报告》以来最深入的一次协商过程。我相信,该报告有助于具体表达我对初级卫生保健的承诺,而且有助于政策决策者们对可实现目标及其工作方式进行现实的评估。

女士们,先生们,

世界卫生组织建立已有60 周年。《组织法》赋予世卫组织引导和协调国际卫生工作的使命。当时,本组织还面临令人畏惧的任务:在战后满目疮痍的世界中重建基本卫生服务。

如今公共卫生景象已是截然迥异。世卫组织不仅仅只是推动增进健康。领导作用并不是委派的,而是努力争取所得。这是前所未有的时代,全球都在关注卫生并进行投资。但这也是面临前所未有挑战的时代。

我们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地只有通过良好引导与协调的全球合作,才可有效地得以解决。而这赋予世卫组织一个明确的定位。

在整个世界,卫生正越来越多地受到同样的强大力量的影响。世界任何一地的事件越来越迅速地在整个国际系统引起反响,影响到我们每个人。世界电子透明度越来越多地扩大灾后社会问题以及疫病暴发对社会与经济的破坏。

上任伊始,我在卫生大会进行第一次发言,即表明我并没有计划开展所有方面的工作。作为技术首长,我有责任领导本组织在我们的领导作用可发挥独特优势的领域,以可形成明确并可衡量的影响的方式开展工作。

鉴于面临的挑战,作为行政首长,我有责任监督管理和行政改革,令世卫组织成为胜任目标的组织。我们必须迅速,必须灵活,减少官僚作风,本组织所有三级部门应紧密配合共同开展工作。我希望感谢各区域主任对此项共同目标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在目前正在推行的改革中,全球管理系统将在提高效率和透明度方面为我们带来巨大进步。在取得每一项重大成功的同时,必然会遭遇一些挫折,对此我将予以密切关注。

以上是关于世卫组织努力实现国际社会制定的目标和各会员国向我们提出的优先事项,我个人所做出的一些承诺。

大家的指导意见至关重要,不仅是为了卫生事业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良好的健康是繁荣的基础,也是稳定的促进因素,而繁荣稳定正是每个国家的财富。在卫生问题上失去平衡的世界,不是稳定的世界,也并非安全的世界。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