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公共卫生的力量源于强有力的卫生系统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第六十二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的闭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09年5月22日

主席先生、尊敬的各位部长、阁下、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同意,这是一届格外紧凑的卫生大会。

在预算年,在缩短了一半的时限内,大家处理了许多问题,作出了一些关键决定,通过了一些重大决议。

你们讨论的项目涉及大流行性流感的防范和《国际卫生条例》的实施。在此过程中,世界正在紧张地关注,一种变幻莫测的新病毒是否会带来更多意外。

大家向世界发出了强烈讯号,表明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日常和紧急情况中需要的卫生规划和国家能力。

一些项目,例如关于盲症和耐药性结核的项目,提醒我们注意公共卫生,以及伙伴关系对预防、治疗和治愈工作的影响。

但这些项目也凸显了我们都很明了的一个现实。如果卫生系统薄弱,公共卫生以及我们所有最好的干预措施都会落空。

正如一些代表指出的,在流感大流行时期,国家卫生系统的能力大小,将在病况和生存方面造成极大不同。

我要祝贺大家完成了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项目下的工作。多年之后,经过长时间紧张谈判,建立共识和妥协,大家找到了一些很好的办法来推动进展。

共享流感病毒以及获得疫苗和其它利益政府间会议的情况也是如此。大家已经找到一些很好的办法来推动进展,我感谢大家。

许多讨论涉及的项目,侧重于与卫生相关的千年发展目标、初级卫生保健和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的成果。大家的讨论表明了对加强公正性的这三大工具的相互联系和相辅相成的深刻理解。

大家认为,这三大工具,配合在一起,辅以适当政策,将使各国和各社区具备必要弹性,应对全球三大危机:金融危机、大流行性流感前景和气候变化。

虽然慢性病不在千年发展目标之列,大家显然也非常关注。预防和治疗可通过初级卫生保健方面得到妥善处理。正如委员会所提倡的,政府的一体化卫生方针,是自上而下处理此类疾病根源的最佳方式。

政府显然意在努力实现公平——机会的公平,享有卫生保健的公平,社会保护的公平的一体化政策,有助于增强社会凝聚力和稳定性。这些不是为了与全球化作对。相反,它们是要拯救全球化。

女士们,先生们,

在关于大流行性流感的高级别磋商中,一些代表团要求世卫组织在评估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时,考虑采取不同于地理扩散的其它标准。

我认真听取了你们的关注。就其所触发的行动而言,第五级和第六级实际上是一样的。人们,还包括医药行业,已在全力强化防范措施。

在将警戒级别提升到第五级时,我曾请所有国家启动其大流行防范计划,大多数国家这样做了。

但在新的病毒出现,开始改变规则时,再周密的计划也需要有其弹性和灵活性。我们预期,也担心高度致死性H5N1禽流感病毒将触发下一次大流行。如埃及代表团提醒我们的,禽流感病毒仍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

但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新的H1N1病毒。

历史上第一次,我们目睹了有助于引发大流行的种种条件在我们面前一一展现。一方面,这给了我们一次前所未有的机会。世界从没有向现在这样保持警惕和戒备。

另一方面,这让我们陷入两难困境。科学家、医生和流行病学家捕捉到了大量信号。但我们不掌握确切解释这些信号的科学知识。我们有线索,许多线索,但可靠的结论却很少。

正如我说过的,已经在多个层面实施防范措施。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不能走得更远。

让我根据现有的知识,说明一下在今后数周和数月,我们可能看到的那些事情。

首先,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我们预计它将继续传播到其它国家,并继续在已经受感染国家传播。我们对这一点很少怀疑。

第二,这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来去无踪的病毒。它不会宣示它的存在或来到一个新的国家,我们只会看到需要就医或入院治疗的患者激增。事实上,大多数国家需要突然扩增化验室测试,以检测病毒的存在,追踪其轨迹。

这就造成了另一个困境。我们所有人都很感谢有很多国家积极参与了检测和调查工作,并研究临床病例,尤其是需要住院的病例。

这些努力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一病毒,其传播模式,以及它可能导致的疾病范围。但这些努力也是干扰性的,需要大量资源。这些努力可能持续多久?在高级别磋商中,大家一定听到了一些代表团提出这一问题。

答案取决于每一国家,甚至一国之内不同地区的局面、能力和面临的风险。此时此刻,世卫组织无法通过一般性指导来化解这一困境。各国应当根据疾病模式的变化调整其对策。

我们仍处在问题的早期,没有足够的了解来提出决定性建议。

第三,迄今为止,新的病毒主要是在北半球传播,这里,季节性流感的流行将会逐渐平息。

我们需要非常认真地观察H1N1的行为,看它在遭遇南半球冬季传播的其它流感病毒时将会如何。此一冬季使流感病毒有机会混合,并有可能以难以预测的方式交换其遗传物质。

第四,如果H1N1病毒在普遍社区广泛传播和流行,各国必须准备看到更多严重和致死性感染病例。目前,我们还不认为这是引发重症和死亡的突然和重大变化。

但各国,尤其是人口处于最脆弱状态的发展中国家,应当准备看到比现在多些的少量重症出现,在现有最佳检测条件下已经检测到这些病例。

女士们,先生们,

宣布流感大流行的决定是一种责任,一种义务,我对此持非常严肃的态度。

我将考虑现有的所有科学信息。根据《国际卫生条例》设立的紧急情况委员会将向我提供咨询意见。

但我还将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科学是在为民众服务的过程中显示它的用途和价值。为民众服务,就要得到民众的信任、理解和拥护。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