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在东南亚区域委员会第六十二届会议上的讲话

陈冯富珍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尼泊尔,加德满都
2009年9月8日

主席先生,尊贵的部长们,区域办事处主任Samlee博士,联合国系统各机构的同僚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对本委员会编写的文件中显示的坚定决心表示赞赏。加紧控制麻疹战略已取得显著成效。你们正再接再厉,继续往前迈进。

你们正审视如何密切地将私立部门的医疗服务更好地纳入国家战略重点、政府监管和质量控制范畴,以便政府为本国的卫生保健服务承担充分责任。这样做还有助于推动实现全民医疗保健,而全民医疗保健是初级卫生保健的一大支柱。

你们正在处理需要适当和平衡分布充满活力的合格卫生人员问题。这将有助于实现根据初级卫生保健原则确保人们公平获得卫生服务的更高目标。

在本区域各合作中心的支持下,你们正培训护士和社区卫生人员处理许多健康问题,包括对付急性呼吸道疾病。这是在适当时刻作出的明智之举。

显示你们坚定决心的另一标志是,本区域目前即将成功根除脊髓灰质炎。只有印度两个邦(即北方邦和比哈尔邦)的局部地方仍在流行此病。在以前消除了脊髓灰质炎的国家中暴发的疫情已获得遏制,今年没有出现任何新的再感染病例。

印度北方邦的西部地区是全世界脊髓灰质炎最顽固的堡垒,在那里,最危险的1型脊髓灰质炎已开始得到控制。大规模接种疫苗活动极为出色,该地还为克服独特的技术挑战采用了新的工具。

在仍残存1型脊髓灰质炎的比哈尔邦,必须在十分艰难的科西河谷更好地开展活动。在每次接种疫苗活动期间,必须为所有5岁以下儿童接种。此外,必须充分实施对移民家庭中儿童接种疫苗的专门战略。

我要借此机会感谢印度政府就消除脊髓灰质炎作出的坚定承诺。我还感谢印度总理最近决定为克服这些剩余挑战调拨大量资金。

在委员会编写的文件中还可明显看出,本区域大力承诺重振初级卫生保健。这一承诺不仅体现了初级卫生保健主张,而且重申了一整套社会价值观和伦理准则。

在全球经济衰退、气候环境每况愈下、大流行性流感现已变得势不可挡之际,决心和承诺十分可贵。

女士们,先生们:

新的H1N1大流行性病毒迅速传播,现已成为最主要的流感。大流行疫情将持续相当长时间。

与其它地区相比,该病毒侵入本区域稍晚些。目前,只有印度、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少数几个国家受到大流行疫情严重冲击。但我可以有把握地告诉大家,大流行病毒将踏上各国的国门,而且这一流感不同于季节性流感。

大流行疫情中,世界将在公平问题上受到严峻考验。我认为,大流行将以可衡量的惨痛方式暴露出几十年来基础卫生系统和基础设施缺乏适当投资的恶果,并将显示在国际政策中不重视公平问题实际上事关生死存亡。

大流行性流感病毒在富裕国家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但在发展中国家,由于缺乏诊断和化验能力,医疗设施和医疗人员紧缺,重症加护设施很少,基本药物经常售罄,卫生设施中感染控制能力较差,缺乏个人卫生所需的安全用水和基础环境卫生设施,并且无法禁止向陷入绝境的人出售毫无用处的药品等问题,这些国家可能会受到大流行性流感病毒毁灭性影响。

对所有这些人来说,只是发出忠告,要求“洗手”,“给医生打电话”或“赶紧到医院急救”,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我不是在吓唬大家。世卫组织继续将这次大流行的严重程度定为温和。绝大多数的病人症状温和,即使不采取任何治疗措施,一周内也会痊愈。

但这一病毒可以致命,而且确实在较年轻年龄组致人死命。90%以上的季节性流感死亡病例发生在老人中。而本次大流行疫情中,多数死者不到50岁。各国必须做好准备,应付卫生部门更沉重的负担。

从临床看,这是一个极端的病毒,似乎没有中间地带。一边是我刚刚提到的温和病例,而另一边则是少数患者迅速严重患病。

虽然这些患者人数不多,但对卫生部门却造成了极大压力。为拯救这些患者的生命,必须提供高度专业化重症看护,拥有高度专业化设备和训练有素的医疗人员。我们将看到,不同国家不同的卫生服务能力举足轻重,可能会决定患者的生死存亡。

目前,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不明白为何一些患者会出现极为严重的临床症状,他们正对此进行研究。其中一些患者很年轻,原本身体很好,并无任何已知的风险因素。

但我们知道,毫无疑问,孕妇在本次大流行疫情中面临较高的死亡风险。考虑到这一病毒容易感染年纪较轻的人,必须重视孕妇较高的死亡风险。另外,鉴于本区域孕产妇死亡率本已很高,更不能等闲视之。

我曾说过,在本次大流行疫情中,我们必须同舟共济,共度难关。请放心,世卫组织以及广泛的人道主义界将提供支持。

女士们,先生们:

我要问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多个领域正面临多重全球危机之际,我们如何开展公共卫生工作呢?

在影响力远远超过公共卫生部门的一些领域,越来越多的专家和分析人员发现,当今国际体系存在一些重大失误。

情况确实严重。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冲击了最要害的货币领域。贪婪为金融危机提供了温床,在全系统各级,企业治理和风险管理失灵,金融危机失控。

在气候变化领域,我们今后一定会为短视的政策付出代价。一味追求财富忽视了对地球生态环境的保护。

许多国际政策向富人倾斜。金融市场、经济、贸易、商业和外交领域的国际体系并未将公平作为一项明确目标。这些体系带来了好处,但并无任何规则保障人们公平分享这些好处。

世界各地领导人现在认识到,盲目相信市场机制能够解决所有问题是错误的想法。许多发展模式的基本假定是,随着国家实施现代化、放开贸易和改善经济,将会水涨船高,穷人的生活环境和健康状况定会有所改善。但事实并非如此。

长期以来,有人相信,提高市场效益,就会增进卫生公平。但现实恰恰相反,尤其在本区域,我们发现,公立卫生服务质量与私立部门提供的卫生服务质量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富人越来越健康。

金融危机深刻暴露出,旧的思维和立论已不合时宜。令人欣慰的是,情况已开始有所改变。在4月份于伦敦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会议上,全球领导人呼吁彻底变革国际体系。

他们表示需要重视社会的真正价值和关切。他们还重申了极为欠缺的集体、公正和社会正义等观念。

这也许体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新思维,但公共卫生界对这些术语其实毫不陌生,这可追溯至《阿拉木图宣言》。

历史演变再度证实了我们的正确主张。30年前,由于石油危机、经济衰退以及结构调整计划,通过实行初级卫生保健彻底改变卫生保健服务提供方式受阻,潜力未能发挥出来。

目前的金融危机和严重经济衰退激励世界各国领导人追求初级卫生保健所代表的价值体系。也许我们现在终于苦尽甘来,在全世界多个领域面临多重危机之际,我们的主张将产生更大反响。

最后,我对本区域再度重申初级卫生保健表示赞赏。这是切实促进公正和有效卫生保健的必由之路,有助于我们增强能力,抵御在不完美世界上注定会发生的下次全球危机。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