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推动非洲卫生变革

在非洲区域委员会第五十九届会议上的讲话
2009年8月31日

各位贵宾、卡加梅总统、Sambo博士、尊贵的部长们、尊敬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我感谢卢旺达共和国政府作为东道国为本次非洲区域委员会会议提供了会场。出于多项原因,我对有缘造访千山之国深感荣幸。

1994年,这里发生了惨剧。而令人惊讶的是,卢旺达已成为公认位居非洲最稳定和最有序的国家之列。这是了不起的巨变,令我们对前途充满了希望。

非洲的卫生发展也需要巨变,从而为人们带来巨大希望。

从本次委员会会议文件来看,非洲卫生官员确知影响非洲区域卫生工作的阻碍因素。你们还很准确地认识到,往往需要在整个区域开展活动,针对具体问题采取必要行动。

但同时也需正视同样明显的现实。根据目前趋势,非洲将无法实现与卫生领域有关的任何一项千年发展目标。进展过于零碎,过于缓慢,或完全受阻。孕产妇死亡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需要面对的明显问题是,需要做些什么才能使非洲迈过这一难关呢?在世卫组织以及非洲众多发展伙伴支持下,非洲领导人如何可以克服这些广为人知、且已十分明确的阻碍呢?

资金很重要,但仅有资金并不能根本改善非洲的卫生前景。政策必须得当,另外,资金必须得到有效和合理使用。在全球陷入经济衰退,气候环境每况愈下,大流行性流感四处肆虐之际,更应如此。

女士们、先生们:

本月早些时候,在飞回日内瓦途中,我有机会认真阅读了8月期《新非洲人》杂志。里面文章审视问题的角度不同于我通常在办公室中看到的卫生发展文件。

有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特别注意,令我至今难以忘记。这篇文章深刻并热忱地表达了非洲以及非洲领导人对国际交流的看法。文章题为“时代对话”,由保罗•卡加梅总统阁下撰写。我要向他表示感谢。

他就良好援助和不良援助、尊严、自决以及非洲儿童的前景发表了众多真知灼见。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迫切需要调整非洲发展对话。

他认为,过去的思维和逻辑陈旧不堪,现已不合时宜。陈旧的假设、立论、教条和语汇已不符合当今现实。

两周前,我访问了坦桑尼亚和乌干达,亲眼目睹了非洲一些新情况,看到了在控制疟疾方面取得的可观进展和显著成果。

尚未发表的世卫组织最新数据显示,由于非洲国家普遍采用所推荐的干预措施,各种原因的儿童死亡率和儿童疟疾死亡率大幅下降。这说明你们采取的战略已奏效。

但统计数据本身并不能完全反映所取得的成绩。我看到,非洲区域的研究机构已具备良好的研究能力,分布全区各地的11所研究中心正对可能带来巨大变化的疟疾疫苗进行第三期试验。

我还看到,疟疾控制工作还带来了其它好处。随着疟疾诊断试剂日益普遍,儿童肺炎病例发现较早并获得良好治疗,结果,肺炎死亡率也在下降。

我看到了许多创新之举,例如利用手机实时监测和通报疾病,一些工厂大量生产用于研究项目的蚊子。

非洲具有能力,富有创新精神和聪明才智,并有果断的领导。非洲尽管存在许多老问题,但也充满了希望。

我认为不应对非洲一概而论。非洲区域也许无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但在许多国家的许多卫生领域,情况大有改善,出现了许多亮点。

非洲面临严重的贫困问题。它在许多领域缺乏基础设施和能力。不过也有个别国家正在克服这些问题并取得了进展。我认为,这应是非洲区域卫生发展对话的焦点。

成功的经验为根本性变革提供了动力,也为看待所有这些现有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这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

女士们、先生们:

需要调整非洲卫生对话还有另一个很好的理由。许多国际政策过于倾斜,富人从中得利。

金融市场、商业、经济、贸易和外交领域国际制度的运作并未将公平作为一项明确目标。这些制度带来了益处,但并无任何规则保障这些益处的公平分配。结果,目前国与国之间以及一国内部收入水平、机会和健康差异近些年来越来越大。

卡加梅总统的一个最显著论点是,呼吁建立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为实现社会公正进行投资,并将其作为一项明确的政策目标。我认为,这是通向非洲卫生变革的一条必由之路。

我大力强调了非洲的成绩、潜力和希望。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正视现实。受全球多重危机的影响,全世界遇到了挫折。在本世纪,今后越来越多的危机可能具有全球性,有全球根源,并造成全球后果,而最无力应对的国家和人口将首当其冲,蒙受重大损失。

我深信,大流行性流感将暴露出几十年来各地尤其是非洲区域基本卫生系统和基础设施投资不足的后果。

经我个人努力,有关方面已答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5亿剂大流行性流感疫苗。捐助的抗病毒药物现已运到非洲区域。

上周,世卫组织及其国际人道主义伙伴呼吁采取行动,要求在大流行期间调集资源和供应,支持发展中国家开展工作。除了促进医治急性呼吸道疾病和肺炎外,行动内容还包括建立基本药物库存,确保能为治疗腹泻、疟疾、艾滋病毒、结核病以及营养不良等重点疾患提供持续不断的医疗服务。

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想发出一项忠告。请非洲各国根据《瓦加杜古宣言》,继续大力重视初级卫生保健。

初级卫生保健行之有效,可以促进公正和有效的卫生保健,并增强对下一次不可避免的全球危机的抵御能力。

初级卫生保健可以提供公认在众多国际制度和政策决定中缺乏的价值体系,并促进重视社会公正。

贵国第一夫人卡加梅女士有时会引用一句非洲谚语,“与愿意听你讲话的人交谈,你会受益无穷”。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使全世界领导人认识到,过去的思维和理论已不合时宜。

我认为,世界现在愿意开展更符合非洲区域现实和潜力的对话,愿意倾听,并愿意从不同的角度讨论非洲卫生发展问题。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