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南南合作催生更多解决方案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全球南南发展博览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瑞士日内瓦

2010年11月26日

诸位阁下、各位尊敬的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南南发展博览会再次取得成功,我向各位和博览会的组织者表示祝贺,向主办本次活动的国际劳工组织及其总干事表示感谢。

三十多年前,《布宜诺斯艾利斯行动计划》就认识到南南合作是一种很有前途的促进发展的办法。面对本世纪独特的卫生挑战,这一方法也就越发重要和充满活力。

我讲三点来说明南南合作在整体发展战略中的地位。

这些观点源于与卫生有关千年发展目标在许多国家陷入停滞这一越来越明显的严酷现实,也涉及到过去曾帮助国际社会采取纠正性战略的经验教训。

更重要的是,这些观点反映了对发展中国家作用的更大尊重,他们不仅仅是发展进程中的平等伙伴,而且是真正的领导者和最有资格的批评者。

首先,虽然初衷良好,但很多发展援助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长期以来,人们认为这是由于援助接受国的能力差、领导力弱。自《援助实效问题巴黎宣言》以来,捐助者已经意识到他们自己的政策也可能有问题。

让我举例说明。仅2009年一年,越南就接待了四百多批卫生项目捐助者考察团。卢旺达每年要向各类捐助者报告890项卫生指标,其中近600项与艾滋病毒和疟疾有关。

第二,最佳援助应当以能够加强当地能力和基础设施的方式提供。在药物采购和提供或者数据收集和报告方面建立并行系统并非解决之道。

最佳援助应该以消除对援助的需求为目的。要实现这一目标,就要使各国建立起自力更生的能力。各国要的是能力,而非慈善。

第三,发展倡议必须为本国所有。援助提供的方式应当支持各国卫生规划和战略,并且与各国优先目标相一致。

如果我们关注一下卫生发展以外的更大的国际政策,我们还可以观察到:发展中国家已经开始怀疑将全世界金融、经济、商业和贸易联系在一起的国际体系所制定的政策了。

他们怀疑规则被操纵。看到本就富裕的国家拿到好处,他们感到怨愤。结果,气候和贸易谈判都未能达成一致。

南南合作可以避免本世纪头十年所遇到的诸多问题。其强调的重点是能力建设、自力更生和可持续发展。这是相互援助,这将建立信任。

女士们、先生们,

重点在于解决方案。这次博览会就精彩地展示了解决方案,分享了成功案例,发人深思。

通过南南合作,巧妙的本土解决方案可以蓬勃发展并得到推广。有时,南方的经验表明,简单的低技术解决方案可以对普遍问题产生重大影响。

例如,大家都听说过哥伦比亚的袋鼠式护理。这种护理在没有婴儿保育箱和重症监护病房的情况下能够挽救早产儿和低出生体重婴儿的生命。

这类经验最好来自一个有着相似历史和文化遗产、同样问题和共同愿望的姐妹国家。

当然,南南合作或三方合作都还可以带来高科技创新型的针对发展中国家特定需求的解决方案,可以给发展中国家带来最好的技术。

我这里也想给大家介绍一个解决方案,并且谈一谈它为什么能够取得成功。

12月初,我将到布基纳法索发布一种新疫苗,该疫苗可能最终消除非洲脑膜炎地带的这种致命流行病。

世卫组织和卫生适宜技术规划(PATH)共同赞助了这一开发新型脑膜炎疫苗的项目。最初是非洲卫生官员表达了相关需求。

他们要求一种新疫苗,描述了其理想特征和价格。对于每剂五十美分的目标价格,没有一个大制药公司感兴趣。这就需要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创新模式。

资金来源于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美国向一家印度制造厂转让了技术。非洲临床医务人员设计并进行了临床试验。加拿大在监管审批方面予以协助。世卫组织对疫苗进行了资格预审。还有一批合作伙伴将开展监测以发现不良事件。

这就是最好的发展援助。它将使人们免于一种长期存在的可怕疾病,这种疾病不仅可能致命,而且使很多儿童患上永久精神障碍或听力障碍。

这是对非洲人类安全的贡献。把全世界合作所能产生的最佳成果提供给发展中国家,才有这样的成就。

谢谢。

分享